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夏朝之音】关于香港的思考(上)香港何以沦为“一国三制”

夏朝之音 2020-07-31 13:11:19


冷静观察 独立思考 中庸正论

中国立场 民族情怀 国际视野

追求原创 转载名家 鼓励新秀



关于香港问题的思考,篇幅较长,分为上下两篇,上篇题目为《香港何以沦为“一国三制”》,下篇为《香港的出路在一国一制》,今天先发上篇,以下为正文。




一国两制本就是为了尽快完成祖国统一而提出的伟大构想,随着香港澳门的相继回归,构想变为现实,也应为台湾回归树立一个好榜样,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塑造香港一国两制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所在,总想让台湾人民觉得这个模式可以复制,从而早日完成祖国统一。

此模式下,两岸三地人民各自的社会制度、生活习惯、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等方方面面,甚至法律法制等都无需任何改变,港澳甚至无需对中央政府交税,中央政府还不时有好处给他们,中央政府是特区政府坚强的后盾,特区有困难,中央政府可以提供帮助。
因此,可以说统一对港澳而言,是百利而无一害,一点不利影响都没有,只有好处,所以台湾人民完全可以效法,早日完成统一目标,齐心协力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共同奋斗。


这个设想是非常好的,本来也算成功了一半,但遗憾的是,随着大陆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增强,台湾人民的独立倾向却越来越厉害了,而所谓“一国两制”成功典范的香港,因最近香港法院真相的大曝光,其成功的画皮也已经撕破了,从而让一国两制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


近年来香港的社会经济发展几近停滞,
共识难以形成,社会撕裂加剧,特别是占中事件和港独肆虐,更是造成严重的社会分裂,乃至于港独分子居然还能当选议员,还堂而皇之把议员宣誓的庄严场所变成借机辱华宣扬港独的好机会,港独分子公然跑到英国议会叫嚣南京条约有效,请求英国收回香港;港独台独分子已经公开合流,各种精英媒体也推波助澜,对此香港的司法体系俨然是乐观其成,放任社会进一步撕裂,导致香港警察无功而返,毫无作为,甚至还有嫌陆客购物太疯狂,实行限购政策,买多了还要遭受法律制裁这样鼠目寸光的法规出台,如此一件又一件奇葩事件接连上演,不断刷新人们对香港的美好认识的厌恶感指数。





港独分子、占中分子及占中期间的打砸违法分子无一受到严惩,倒是最近因占中期间,面对袭警者合法执法的七名警察竟被法院严惩,被判入狱刑两年一事,终于彻底引爆陆港两地人民的怒火,再加上前特首曾荫权,香港地方法院居然以其任职期间的小过失判处重刑(香港难道不应该回避,不应该异地审理),一幅藐视和挑战中央权威的“您能奈我几何”的轻佻架势,依香港法律曾荫权居然不可以上诉北京,中国古代的草民有冤尚可进京告御状,可怜前特首曾荫权却进京无路,上诉无门,别忘了他是中央任命的特首哦,算是封疆大吏,只是如此一来,后来特首谁还敢效忠中央人民政府!

而当年的港督,那一个没在香港搜刮民脂民膏,甚至双手还沾满了港人的鲜血,就别说什么小过失了,可香港精英阶层也好,英国主子也好,对港督可曾有个半点的怨言和责罚,相反纷纷以可以在英国进爵授勋为无上荣光。

 

 
 
 


上世纪60年代,港英当局疯狂镇压香港民主运动 


所以,很多人认为
香港回归20年来,一国两制成功实践原来并不成功,但夏朝之音认为,从香港为台湾树立一国两制成功样板来看,统一台湾再也不能采取所谓的一国两制的方式来看,这是香港一国两制难得的成功之处了,这大概就是事情的两面性。


普通吃瓜群众之所以认为,一国两制在香港并不成功,根源在于此次七警因执法却获刑入狱撕开了香港的司法主权并不在我的真实面纱,这一反面案例终于让人民觉醒了,也终于明白香港的司法主权依然把持在前殖民者英国人手中,怪不得违法占中和港独分子可以逍遥法外,而尽忠职守的7名警察却被重判,原来是英国法官在判决中国警察有罪,这不是和1997年前的香港一样吗,这不也是和1949年前中国大陆的租界法庭一样吗?这真的好像不能说一国两制成功呢!


慢、慢、慢!这好像哪里不对?

不对?香港就是一国两制!哪里有不对了?

对,就是不对!这哪里是“一国两制”,这分明是“一国三制”!

我们都知道,一国两制,指的是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这三制,又从何说起?

原来这第三制就是殖民主义制度!

从97回归前香港法院高坐的英国法官大人的事实中,从前租界法庭里洋人法官高坐审判席的历史中,我们知道洋人法官大人充满法院,这是殖民地的显著特征之一。今天在中国香港,即中国的土地上,从依然有英国的法官大人高居审判席,判决中国籍公民有罪这个残酷事实上,我们看到了租界换了一幅马甲依然存在的事实,也就看到了殖民主义制度在中国的土地--香港地界上依然存在着。

在中国的土地上,
这不是除了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同时存在外,明显还有第三个制度---殖民主义制度也同时并存吗?


虽然大英帝国早已不是当年的日不落帝国了,北爱尔兰多年来一直在闹独立,本土的苏格兰也面临公投独立的风险,真正像样的殖民地好像也几乎没有了,可以说曾经高傲的大英帝国已经自顾不暇了,过去的殖民地或者自治领,目前还勉强通过一个英联邦的模式在维系着松散联系,就是印度、巴基斯坦、缅甸、马来西亚等国这样曾经的殖民地,现在的英联邦成员国,也早已民族独立了,实现了本民族的民族自决和主权在我了,曾经的殖民地人民早就以殖民为耻,以独立为荣了,也早就将殖民主义的一切印记随着殖民者灰溜溜的撤退而扫进了历史的垃圾桶,殖民主义制度已经不复存在了。


2017年公布的2015年全球各国GDP占比,数据来源:世界银行报告

世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随着中国国力的越来越强盛,经济势力跃居全球第二,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强国,甩出英国都好几条大街了,可香港回归20年后,香港的殖民主义制度不仅没有随着香港主权的回归被涤荡干净,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反而随着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中国国势的强盛越来越严重,根更深叶更茂了,殖民主义制度在香港已经长成参天大树,成为港独在香港发展壮大的保护伞,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进步的毒瘤,这一趋势与世界各地人民追求民族独立,彻底摆脱殖民控制的世界潮流完全背道而驰,人们本以为早就进了历史棺材中的殖民主义制度,却竟然在21世纪的中国香港找到了肥沃的生长土壤,形成了中国一国之内,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和殖民主义制度同时并存的世界奇观!


一国三制!

放眼全球,再也没有第二个这样的国家,而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完全不相符!

香港的上层精英用一国两制为其殖民主义制度的辩护,其实根本不值得一驳,因为资本主义制度不等同于殖民主义制度,说维护资本主义制度就必须同时维护殖民主义制度,这比郭德纲的相声还逗,可是居然有人说,也有人信。

事实上,香港的殖民化对人民生活及思想的影响和殖民制度在社会各个方面的深入程度远远超出人们正常的认知和想象。



由于长期的外国殖民统治,殖民地人民获得独立后,或者殖民地被主权国家收复后,众所周知,主权国一定要对殖民地去殖民化,树立本民族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重新确立以本民族人民利益为根本利益的政治、经济、文化、司法等的一系列社会制度,这是世界的通例。因为长期的外国殖民统治,殖民地的社会制度,本质是上为殖民者利益服务,同时社会上也积累了很多外国殖民者的的买办,跟班,资本家甚至走狗、特务等,这些人往往就是殖民时期的既得利益者,是殖民体制的既得利益者是和维护者,是殖民主义者培养和扶植出的所谓精英阶层,是殖民者在新形势下的利益代理人。殖民地的民族独立后,他们的政治能量依然还很大,如不及时对他们进行去殖民化的改造甚至打击、不彻底消除殖民思想的影响,不坚决打碎殖民主义体制桎梏的话,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思想意识将会长期影响着人民,阻碍当地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甚至造成巨大的社会灾难,香港回归20年的发展停滞和社会分裂动荡也证明了这一点,我国解放初期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就包含有很多的去殖民化的成分,毕竟中国曾经是世界上面积最大、时间最长的帝国主义国家的半殖民地,我们的去殖民化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铸就了中国大陆人超强的民族尊心和自信心,也为大陆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思想动力和智慧源泉。


但香港回归之后,不仅一切殖民主义的观念体制等在“一国两制”的大旗之下,丝毫没有改变,反而出现人为变本加厉加重殖民制度固化的情况。比如,在港英殖民时期,香港的司法终审权属于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香港的法院是没有终审权的。但是,香港回归之后,香港的司法终审权没有自然而然地从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转移到中国的最高法院、或者全国人大的法制委员会,或者其它中央政府成立的司法机构,而是于1997年7月1日另起炉灶成立了香港自己的终审法院,而包括终审法院在内的所有香港法院的法官,居然可以部分或者全部是外国人,等于拱手让出了司法主权的同时,固化和深化了香港殖民化的司法体系。以香港终审法院现任法官为例,从首席大法官到常任大法官再到非常任大法官,全部拥有英国籍或英联邦国家国籍,无一人是纯粹的中国香港籍!先前报道只有两人是香港籍,其实这两人还同时拥有英国籍或英联邦成员国国籍,并非纯粹的中国籍。


可见香港回归后的殖民体制不仅没有任何削弱,更别提根除了,反而在“一国两制”的合法外衣下,得到了强化和巩固。


今天在香港闹事的民主派和港独分子,大部分都是英国殖民者在离开前扶植起来的所谓精英人物及深受其影响的无知青年,他们以讲英语、出生或者留学英国或英联邦成员国为荣,以反中反共继续获得旧日主子的青睐为政治抱负,并借着殖民主义制度占据着大量的社会和行政资源,左右着香港的政局,所以他们的能量相比港英时期的无权无势无保障变为有钱有权有势又有保障,而且能量越来越大,大到甚至对抗中央的程度。他们整个价值观完全扭曲,国家民族意识沦丧,自甘奴才的被殖民者意识是从上层精英到普通市民甚至学生,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忽然民主”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就是最好的典型,她被人讥为"港英余孽”(陈回归前任港英政府布政司,为回归后权位计,曾一直拒绝英廷赐予她女爵士头衔,而她退休后却在2002年11月7日欣然接受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颁授荣誉圣米迦勒及圣乔治爵级大十字勋章,以答谢她在港英时期的贡献,而该勋衔以往通常都是授予香港总督,对港英的贡献就是港人利益的侵害呀!)。香港这些年经济的停滞不前,街头运动蓬勃兴起,港独反华势力有恃无恐等怪象,就是没有去殖民化,没有打碎殖民主义体制的恶果显现。


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我们不妨看看不同类别的殖民地独立后的去殖民化做法,如英殖民地印度独立后,新德里、孟买、加尔各答等城市,全部将名称由原先的英式拼法改为印式拼法;蒋介石败退到日本殖民地我国台湾后,立即进行大规模的“去殖民化”工作,取消日语教育,停用日式教材,禁止使用日本名字,原来街道的日本名字也更改为中国名字。李登辉原来就有一个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蒋介石到台湾后不让他叫了,只好又叫回李登辉了。 今天的“台独”分子,不管是陈水扁,还是蔡英文,都讲一口流利的国语,谁让他们讲的?蒋介石!台湾的学生从小接受的都是国语教育(香港中小学到现在都没有全部坚持粤语,更别说国语教学了)。这就是蒋介石当年强制推行“去殖民化”工作的成果之一,就从这一点上说,台湾人民今天就应该感谢蒋介石。我们近邻的朝鲜和韩国,尽管两国社会制度等多方面都是针锋相对格格不入,但独立后在去殖民化问题上二者却又高度一致,成果也都非常明显。


而反观香港,回归后,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动作。本来当初很多殖民精英担心共产党去殖民化的社会改造,回归前纷纷移民海外,但是几年后,发现香港不仅没有任何变化,反而比港英时期更自由了更殖民化了,精英阶层的特权也更多更固化了,于是纷纷回港,回港后果然发现当初离开时的“维多利亚湾”,今天还叫“维多利亚湾”;“麦理浩道”,今天还叫“麦理浩道”;“皇后大道”也并没有改名为“中山路”或者“解放大道”;法庭上依然是洋人法官高高在上,香港的行政体制、司法体制、教育体制、学校教材等中大量殖民主义内容的东西,居然一项都未触及,连最基本的“一国”也未进入学校教育中,至少有100所中学没有实行母语教学,待回归15年后的2012年,发现香港似乎不是中国的香港的时候,想稍微在教材中加入国歌国旗国徽的爱国主义教育的内容,居然被以洗脑为名的街头运动给反对掉了,中国教育部似乎也管不了香港的教育部门,发生在香港这样严重的坚持殖民主义教学制度的反智反华行为,居然进行得理直气壮,我们的表现也非常淡然,也好像与我们没一点关系。果然,当初那些离港观望后又回来的殖民精英们,更得得寸进尺,有恃无恐了,凭借掌控媒体资源和不断接受海外资金的有时,肆意反共反华,扶持鼓吹港独,搞乱年轻人的思想,策划的违法占中一搞就是数月,明明组织者大量接受了外国资本进行违法占中活动,但这些资金及人员竟然都安然无恙,有人对此提出质疑,不仅港人精英们以“一国两制”为由为自己辩护,我们自己也在反复强调,没有一国两制,香港不可能保持繁荣稳定,可这哪里是“一国两制”,明明是“一国三制”!保持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难道英国殖民者遗留下来的殖民主义制度也要完全保留吗?

所以,香港的当务之急是就像当年印度、韩国和台湾等一样,必须强行进行“去殖民化”,有人说,这样恐怕违背中英联合声明,说这话的人,简直迂腐透顶。


中英联合声明是中英双方就香港问题共同发表的一份声明,这份声明对香港主权的过渡及回归后香港的某些安排所了一些宏观说明,其核心是确保香港主权移交平稳过渡。这份声明是不是应该双方遵守,按理是这样的,但是声明签署后不久,末代港督彭定康就公开严重破坏这份声明,不断突破声明的原则精神,要说违反,也是英国违反在先。彭定康的最后施政行为,特别是其所谓民主化的“政改方案”,严重严重违背中英联合声明精神,大大突破联合声明的界限。本来帝国主义一贯这样,擅长玩弄阴谋诡计,自己随时可以食言,这本是帝国主义的本性,当时中国政府就强烈坚决反对,但是,我们毕竟还没有恢复主权,暂时还管不了人家彭定康,他对我们的反对自然充耳不闻,依然我行我素,继续破坏着那份联合声明。我们自己到时有趣的很,居然称他为“千古罪人”,好像他是汉奸一样,忘了他其实是英国的“盖世英雄”吗。


原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钱其琛在《外交十记》一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

“(英方)‘代议政制改革’的目标,说穿了就是要把行政主导改为立法主导,通过提高立法机构的权力和地位来制约行政机构,并最终把回归中国后的香港演变成一个‘独立实体’,与祖国隔离开来,以利长期维护英国在香港的政治和经济利益”。

而当时英殖香港的布政司夏鼎基更毫不掩饰地说:英方的目的就是用“立根于当地社会”的政制,来“减低主权国不时干预的危险”。 
 

夏朝之音非常不理解的是,对早已被彭定康破坏殆尽的声明,当时中国政府强烈反对彭定康的政改方案,怎么回归后又全盘接受了呢?甚至到了今天还不敢越雷池一步,食古不化的怕什么违反联合声明,究竟谁是千古罪人!

非常遗憾的是,钱其琛当年的担心,今天正在朝现实演变,而
夏鼎基的目的,显然已经超额实现了。本来政权过渡是非常平稳的,但是平稳过渡之后,背靠大陆的飞速发展,香港应该比回归前发展的更好,但是,却恰恰相反,香港陷入一团死水的僵化状态,几次频临危亡,靠着中央政府的鼎力支持,得以昙花一现再现了几次,香港的精英居然认为是自己殖民制度优势的功劳!

况且,如果如果我们操作的好,任何变革都是香港特区政府进行的,与中央政府无关,地方政府的改革难道还要英国的批准吗?当然这些都是技术层面的操作问题,如果我们想做的话,不存在什么不可克服的障碍。现在主权平稳移交都20年了,香港想怎弄,都是我们的内政,如果这个声明要管一万年的话,不如说《中英南京条约》还有效呢。联合声明不是我们的紧箍咒,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拿来念一下的。


有人说这个平稳过渡时期是50年,再不好暂时也不能动,只能忍耐,这完全是胡扯,是曲解,不要说政权平稳过渡期指的是自中英联合声明签署生效后的1984年至1997年的13年间,而非是恢复主权后的50年,就是所谓50年不变,也是我们承诺的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保持50年不变,而不是殖民主义制度可以保持50年不变,更不是殖民主义制度的过渡要用50年。


本来首任特首第一个任期内就应该进行去殖民化,这个任期就是殖民主义制度的过渡时期,当时董建华也似乎想进行这方面的工作,但我们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要求和期望,只希望维持和气的稳定,打破所谓中国人治理不好香港的国际观感,为此一虚名,董特首内外上下也都没有多少支持,最后也就不了了之。现在过渡了20年了,香港更平稳了吗?显然没有,这是因为这个殖民主义制度过渡的时间太长了,倘若回归后5年内彻底去殖民化,香港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不平稳,看看相邻的深圳珠海就知道了。


有人说今天香港的现状,都怪千古罪人末代港督彭定康,就是他当年使坏,设下的陷阱,这话同样迂腐透顶,彭定康有错吗?他代表英国,这样做连我都要敬佩,我敬佩爱国者,彭定康显然是一个爱国者,一个有着高超政治智慧和超强能力的英国爱国者,他并不是我们的汉奸,我宁可敬佩这样的人,也不会佩服那些自甘殖民黄皮白心的所谓精英们,他们才可能是汉奸,才可能是千古罪人,我看不起他们,不是因为他们英语比我讲的好,也不是因为他们口袋的钱比我多,而是他们的脊梁比狗还弯,舌头比狗舌头还长,弯着腰舔起殖民制度起来总是津津有味,不忍松口。
 

如果说彭定康在香港主权移交前设了很多陷阱,当时我们不知道,或者说不知道在这个陷阱的厉害,再或者说,当时没办法,不想节外生枝,先平稳收回香港主权,其它的秋后再说,这些都可以理解和接受。但是回归后,那么多陷阱我们为什么还要钻?甚至还嫌不够,自己主动给自己设陷阱,不知道厉害,当时就钻了,那么现在总算知道厉害了,为什么还不出来?都20年了,为什么不将彭定康设定所有陷阱全部填平,我们重新来修路砌墙! 

有人说,如果这样去殖民化,就是改变制度了,是对一国两制的破坏,这更是扯淡,彭定康是我们的太上皇吗?一句顶一万年,难道我们还有义务和责任遵守他破坏联合声明原则精神而为我们划定的殖民圈圈吗?好一副孝子贤孙的模样!特朗普都能把奥巴马的政策推倒重来一个遍,你们怎么不说特朗普改变制度了?不说特朗普改变美国宪法了,他和奥巴马还是同一个国家前后相连的两任总统呢。一个离开香港20年了前殖民地的末代总督,竟有如此大威力,管的堂堂世界第二大强国不敢越雷池一步,是何道理,成何体统!如果可以这样,我们今天是不是要把末代皇帝溥仪给供起来,把他的圣旨找出来对照检查我们的工作?

大陆几十年来天天在喊改革开放,也天天在进行着改革开放,大陆的发展也在改革开放中日新月异,高速前进着,香港回归10年后的2008年,中国GDP总量开始超过日本,从而打破自1972年开始的“美国第一,日本第二”的GDP排位格局,美国和中国是全球经济体中仅有的两个GDP总量超过10万亿美元的国家,而中国2014年GDP总量就首度超过10万亿元美元。而香港呢?2014年深圳综合经济竞争力首超香港排第一,2017年深圳经济总量有望超过香港,而此前的北京上海广州均已先后超过香港了。

 







2017年公布的2015年全球各国GDP占比,数据图片来源:世界银行报告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