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玩表达人机械表 - 自产机心重要吗?

亨达利钟表 2020-11-20 16:53:01
点击上方
“亨达利钟表”
可以订阅哦!

最近,自产机心风行一时。自从斯沃琪集团/ETA开始讨论限量供应以来,很多腕表生产商开始自主研发,自产机心。机心研发的投资费用高,产量小,价格不菲。不过,在价格上升的情况下,自产机心还那么重要吗?问题的答案取决于回答问题者。



Frédéric Wenger,Arnold & Son首席执行官

“自产机心当然很重要,特别是对于高端腕表而言。原因是这种机心的独家性,而且自产机心也能成为腕表设计和特色内在的一部分。因此,从一开始就设计机心,以完美匹配创造机心之前就已完成的腕表的设计。这就是Arnold&Son的工作方式,使之与众不同。”

“最终,一款优秀的腕表不仅是因为每个组件都为自产,而且其整体的美学、功能以及质量都非同一般。因此,关于自产还是使用供应商的机心的讨论常常都有些肤浅,忽略了重点。”

“我们不应忘记,在上个世纪70年代很多品牌破产时,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拥有自产机心和昂贵的成本。如果做决定的人们忽略了一些简单的产业考虑,对于某些品牌来说,历史就可能重演。产业考虑中最重要的两点就是寻求临界量和达到经济规模。”


Guillaume Tetu,Hautlence合伙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

“有些客户和收藏者需要自产机心来作为能力的证明。对我们来说,这是关乎创造力的问题-在供应商的目录中无法找到我们设计的一些展示和想法,我们拥有制造的自主知识。这是有关透明度的问题,我们对要做的事情和做事的原因十分坦诚。”


Sylvain Dolla,Hamilton全球总裁

“当你看到我们所做的,我们是为消费者着想。之前,我们并没有为了独营而开发新的机心;我们想要动力存储能维持一个周末的机心。这是消费者的简单愿望,我们就将其付诸实施于独一无二的Hamilton机心。”

“Jazzmaster镂空表也一样-我们想要1000欧元以下的镂空表,但当时的机心无法实现这个价格,”他补充说,“于是我们自己开发了Jazzmaster Automatic的机心。对我们来说,数量很大,利用的是ETA及其工业背景。”


Eric Loth,Graham SA创始人

“只要瑞士有独立机心制造商,他们就代表Graham这类独立品牌的最佳选择,来用完整的生产能力满足其特定项目的要求。正因能利用多种生产资源,Graham才得以实现Orrey Planetarium陀飞轮,Silverstone RS Skeleton或Endurance计时码表等雄心勃勃的机心理念。”


Serge Michel,Armin Strom首席执行官

“对我们来说,制造自己的机心是核心任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会披露部分机心来展现艺术的美感、设计和机械制表的热情。我们总在被挑战,却又满怀热情地从头开始设计新的机心,并不断重塑自我。


例子之一就是有微型转子的Tourbillon Gravity Fire自动机心。它是我们设计了首个陀飞轮Calibre ATC11机心之后很自然的下一步,这项杰作是一款手动上链机心。我们发现可以用微型转子代替双条轮,这样就能让机心的大部分及其纹饰和手工雕饰展现出来。”


Manuel Emch,Romain Jerome总裁

“我认为对提供生产机心的公司还是有空间,因为对任何品牌来说,这都是很大的投资。机心供应商有专业知识、经验和能力制造适合某种品牌的高端机心。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对于每家公司来说,把手工性的业务外包给专业技师很正常,这是否就意味着机心供应商应被视为与有经验的手工艺者不同,或者应区别对待呢?透明度对任何一家公司的未来都至关重要。今天,每个人都很容易从杂志,互联网,博客或社交平台上获取信息。我们需要与终端客户联系,培养一种建立在透明世界中,信任之上的关心。”


Larry Boland,Piaget伯爵表北美区总裁

“自产机心对于更精明的腕表消费者,就是那些寻求真实性,质量和工艺传承的消费者来说来说更为重要。如果你在计时器的高品质上投资,机心就是设计中的重要因素,自产就有所谓。在伯爵,我们发现越来越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客户开始了解到我们所有的机械机心均为自产。”

进入制造领域的壁垒也很重要 - 不仅要求投资水平,技术工人的数量也有限。刚才说到,您一定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公司想要提高自己的制造能力,我想这一趋势还将继续。”


Christophe Claret,Christophe Claret Manufacture所有人

“很自然,一些企业没有生产自己所需机心的能力。尽管如此,我认为清楚地就这一主题进行沟通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看起来合乎逻辑和清楚明了的,是工坊产品比从更廉价的分包商那里得到的产品的价格更高,或者说,分包商产品的价格更低一些。回顾制表业近25年的历史,很多品牌通过收购那些曾生产机心的厂商,或者通过内部融合机心来生产自己的产品,获取了专门知识。有必要认识到,设计和生产复杂程度很高的机心,无论是在设计、制造或微调方面,都需要相当大的投资。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小品牌很难做到这一点。”

Jerome Dewitt, DeWitt创Jerome Dewitt, DeWitt创始人和设计师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想自由。我希望能控制所有东西。如果我的供应商不供货,我们就完蛋了。大集团想要把大家都挤出去,我们只能选择独立。独立就意味着创造,拥有自主生产的能力,让我们进步更快。”

喜欢就点击右上方的

亨达利钟表

  百年的历史沉淀,孕育出非比寻常的时间珍品。点击阅读原文,沐浴漫长岁月的洗礼。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