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第一集 第八章

众享乐微生活 2022-08-20 15:16:24

万罗联邦除了军队这个最大的暴力机关外,还有几个暴力机构。那就是警察部门、。他们的职责都是保护万罗联邦的安全,不过在具体细节上又有分别。

警察部门不用多说,他们也就是维护地方治安,处理各种繁琐的事物,以及处理各种曰常生活中出现的需要用武力解决的事情,可说是人民的保姆。

宪兵部队,顾名思义,是属于军队中的警察,但他们也时常处理一些普通警察不方便或者不能够处理的事情。地位和警察比起来,那是高了很多的。

,这个部门的权力是所有暴力机构当中最大的,他们旗下不但下辖了许许多多或明或隐各种功能的部门,分部也散布在全国各地。他们一般不理会平常的事情,,也为了这个原因他们具有监视所有公民的权力。因此在这个部门挂了号的人,可以说在整个国家都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地。

此时,万罗联邦首都星——特伦星系的特伦星上,,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身形微微发福的中年人正伸手指着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人大喊道:“怎么回事?!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天之内,联邦境内居然会有100架太空船同时被劫持的事?!你这个情报局长干什么吃的?为什么先前没有获得任何情报?”

这个被骂得狗血淋头的人正是这个办公室的主人,安全部下面情报局的局长,今年44岁,名叫梁伟。现在这个原本是这个部门最高长官的人,却十分可怜低着头结结巴巴的应着那个中年人的责问:“对不起……这是……这是下官失职……下官……”,虽然现在他额头上的冷汗不断地流下来,但他不敢抬手去擦拭,更不用说抬头去看长官的脸色了。

身为跟着眼前顶头上司一步一步登上局长职位的他来说,他十分清楚自己的长官是个什么样的人,得罪这个长官的人随时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他一边胆战心惊的承受着长官的怒喝,,更是诅咒着自己那个去查探消息的部下为什么还不进来报告呢?

正当梁伟准备承受下一轮的责问时,指向姓离子炸弹都炸不开的房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黑色西服,满头大汗,头发凌乱,领带也半松的年轻人,不等那扇电子门完全打开,就侧身跑了进来。

这个年轻人还没停下喘口气,梁伟立刻发挥了情报部门最高长官的权力,转身、抬头、瞪眼、咬牙、伸手指着那个可怜的年轻人怒骂道:“干什么吃的?!要你去查找资料居然去了那么久!”

年轻人被长官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当然知道自己长官为什么怒火这么大了,看来长官刚才也一定跟自己一样被人训了一顿。想是这么想,但他仍忙立正并飞快的说道:“长官,被劫持的从凯拉星到拉德星的第3245次航班,刚刚传来消息已经解除警戒,降落到姆德星系的赖特星球了!”

“解除警戒?就是说劫匪被抓住了?”梁伟立刻大声问道。而那个在年轻人进来时已经转过身背着手的中年人,在听到这话后也转过身看着年轻人。此时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平凡的中年人,而且还是很和善的中年伯伯,不见他笑眯眯的眼睛和带着一丝宽厚笑意的嘴唇吗?

他那一头黑亮的头发,并不能指出他的实际年龄,但是眼角上的鱼尾纹却显出他起码也有50岁以上了。要是他出现在街上,谁也不知道他手中握有多大的权力。但是熟悉他的人,看到他那副慈祥宽厚的容貌,立刻会打个寒颤,。

陈昱摆摆手制止了还想说什么的梁伟,和气地向那年轻人问道:“发出指令了吗?知道劫匪的具体情况吗?”

那年轻人先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已经让赖特星的安全部门跟进了,不过飞船刚刚降落,而且飞船上的监视镜头和机舱的通讯器材都被劫匪破坏了,飞船驾驶员也是在领班空姐使用了暗码通知下才知道的,不过那领班空姐好像受了什么刺激,发出警报解除的暗码就没有什么动静了。由于他们格于规定,飞行期间不得离开驾驶舱,所以详细情形他们也不知道。”

梁伟听到这才暗自舒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艘飞船怎么会这么快解除警报,但它起码降落了。这可是100艘被劫飞船中第一艘降落的飞船啊。不管这个解除警报是真是假,就算劫匪没被制服,也应该能够知道这伙恐怖分子是谁,不会一头雾水了。

陈昱点点头:“很好,辛苦了,下去继续监视其他被劫的飞船。”在那年轻情报官离开后,陈昱回身朝那张舒服的大椅子走去,梁伟当然明白上司要干什么,忙快步上前,按动了巨大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

随着陈昱的坐下,明亮的办公室立刻暗了下来,一幅虚拟立体的联邦星际图出现在陈昱面前。上面有着近百个闪亮的红点在星际图中缓慢的移动着。梁伟用手指着停在一个星球上不动的红点,向陈昱说道:“长官,这就是解除警报的3245次航班。”

陈昱嗯了一声没有说话,梁伟发现陈昱的目光没有放在这里反而仔细研究那些移动的红点,虽然奇怪,但也不敢吭声。

好一会儿陈昱才说道:“梁伟,?”梁伟听到这话,心中思索了一下说道:“长官,,不然不可能100架飞船同一时间被劫持。而能够组织如此人力物力和制定这么精密计划的人,不可能是那些追求读力的狂热分子。”说道这,梁伟顿了一下,看到陈昱没有发问才继续说道:“因此只有国家才能组织这样的计划。”

陈昱听到这冷哼一声:“这谁都知道,我是要知道是哪个国家策划的,不然我在接到报告后第一时间来到你这情报局干什么?”

梁伟身子一抖,额头的冷汗又冒了出来,他一边按动桌上的按钮一边指着在星系图旁边新出现的一组数据说道:“长官,和我们国家接壤的国家只有西边的银鹰帝国,和上方的莱斯共和国。最近的情报显示莱斯共和国有数万的军人突然消失,这些军人的家属都要政斧解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这些家属的情绪安定了下来。而银鹰帝国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举动,只是各贵族之间的宴会次数增加了,好像是为太子选妃的缘故。。”

陈昱皱皱眉起身来到星系图前停下,梁伟不愧是跟着陈昱的,立刻按动一个按钮,万罗联邦的星系图突然变细了,它的上方和西方各自出现了一幅星系图。陈昱指指莱斯共和国问道:“莱斯共和国的其他邻国是什么国家?”

梁伟呆了一下,因为这个问题谁都知道啊,但是他还是立刻回答道:“莱斯共和国除了和我国相邻外就和号称混乱之地的无乱星系连接。”

无乱星系说是星系但却是数十个星系组合而成的巨大星系。在拥有黑洞弹让宇宙出现和平的时候,就是这个无乱星系还存在着战争。在这星系上没有什么特别强大的国家,一般是几十个行政星为一个政体。

、、、,。原本这个星系是不可出现这样的情况,临近这个星系的国家当时都想吞并它。可惜,。

如东方是莱斯共和国,,。而莱斯共和国的北方,无乱星系外却是巨大的帝王政体国家。要是进攻,肯定会受到那个帝王政体的国家阻挠。而那个帝王政体连接无乱星系的地方却是一片的宗教政体势力,这个帝王政体国家在无乱星系外连接的国家又是巨大的宗教政体国家。至于宗教政体在无乱星系连接的是一片明煮政体势力,在星系外又是一个巨大的明煮政体国家。至于这个明煮政体国家又连接着一片的宗教政体势力,,整个星系还散布着无数个家族政体势力。

在黑洞弹没有发明之前,随便一个国家进入就能引起一场巨大的混战,但在黑洞弹发明后,这些完整的国家都拥有了这种武器,这样一来谁也不敢冒着被另外一个政体国家攻击的风险去攻打无乱星系。因此这些年来都是无乱星系内的势力各自攻击,没有了大国的加入反而更为混乱不堪了。不过在黑洞弹失去作用的今天,各大国开始蠢蠢欲动了,毕竟无乱星系的面积大得吓人,而且星系里面还有许多稀有金属蕴含量十分丰富的星球啊。

陈昱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和无乱星系相比,是我国比较强大呢?还是无乱星系强大?”

身为情报局长的梁伟,当然是十分清楚本国的国力了,他一挺胸朗声说道:“如果我国和无乱星系有连接的话,无乱星系早就变成我国的疆土……”说到这,梁伟突然身形一震,抖声说道:“难道……难道是银鹰帝国他们……”

陈昱冷哼一声:“哼!现在才想到吗?你这个情报局长这么多年真是白干了,这么容易被那些虚伪的情报瞒住。”说到这,陈昱指了指星系图上万罗联邦的邻国——银鹰帝国,冷声说道:“现在可以说是个混乱大时代的前奏,银鹰帝国处于宇宙的边沿,它要想扩张只有把拦路的我国吞掉,!”

陈昱说到这突然盯着整个星系图不吭声了,良久,陈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好像是对梁伟又好像是自言自语:“呵呵,想当年,,才借口解放奴隶进攻银鹰帝国的。嘿嘿,没想到,原本以为不堪一击的帝王政体,不但拥有强烈的生命力,最后更搞出了双雄对立的局面。……经历了数百年的岁月,和平年代是消失的时候了……呵呵……帝王政体……”说着这话的陈昱,那微微眯着的眼睛内,冒出了让人心寒的寒光。

梁伟只听到前面那几句话,最后一句由于陈昱太小声了,完全没有听清楚,不过他却看到了那一丝寒光,心中打了个冷颤,他知道长官在想什么的时候才会冒出这种寒光。

正当他紧张得不知道怎么接话的时候,陈昱挥手严肃的说道:“把被劫飞船航线等情报,统统给我传给军部,让他们密切留意被劫的那些飞船,特别是要暗示他们注意一下这些飞船将要飞到什么地方。”

“军部?”梁伟愣住了,安全部和军部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好气的啊,平时遇到什么大一点的事,军部的宪兵队都想插一下手,长官可不是一次在背后骂军部的人把手伸得太长了。,安全部也有能力解决啊。

陈昱看出了梁伟的不解,冷冷的笑了一下:“哼哼,现在国难当头,不是争功劳的时候。而且有些事情我们是不适去做的,还是让我们的元帅大人去做吧。”

陈昱开始朝大门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过,我们一定要先宪兵队一步掌握那些劫匪的身份,既然卖人情了,就要卖个大人情。我会亲自打电话给赖特星的分部负责人,让他配合你的情报分局做事。被宪兵和警察抢先了,不要怪我没有给你立功的机会。”

梁伟听到这话,忙满心欢喜的点头道谢,并像哈巴狗似的送陈昱出门。

赖特星的第一机场,今天这里可是热闹非凡啊,整个机场的旅客都被警察客气的请去机场旅馆休息了。现在这个第一机场除了机场人员外,就是数以千计的警察、特警。所有的警察都十分紧张的看着停机场那缓缓移动准备停下来的飞船,。

与诸位警察紧张神情不同的是一个肩挂警督衔的警官,他现在正咬牙切齿,两眼冒出怒火的看着停机场出现的一大票身穿军服开着迷彩漂浮吉普军车的宪兵队。他没想到属于军队警察的宪兵,居然会命令自己这些第一个赶来的警察呆在一旁看热闹!

“妈的!”警督越想越愤怒,狠狠地一拳捶在指挥塔的钢化玻璃上。这时他身旁的一个警官忙拉拉他的衣袖,悄声说道:“黑甲虫来了。”

警督抬起头一看,数辆黑色的高级漂浮轿车,唰的超过宪兵的吉普车,挡住了宪兵车队的前进。双方的车子都是猛地一停,吉普车的宪兵立刻跳下车,看那些宪兵的嘴巴动个不停,可以知道他们正在骂娘。而黑色轿车也下来数十个一色黑色西服的大汉,双方一下子对峙起来。

警督看到这一幕不由无奈的叹了一息,他知道又来了。宪兵和国安部争功的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且他们争的功劳原本都是属于警察部队的。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主要就是因为现在处于和平年代,宪兵和国安部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加上立下功劳的奖赏是十分丰厚的,他们这些拥有强大力量却不能发挥的家伙当然不肯放过这些机会。警察系统去向他们抗议,他们居然拿出都是为民众安全努力的理由,要求警察系统不要讲究这么多。

警督一咬牙,暗自决定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虽说有可能延迟了处理的事情,但管不了这么多,反正出了事也怪不到警察头上。

突然警督发现今天的情况不同了,原本没有几个小时不可能分辨出谁主谁后的,却在一个国安部像长官的家伙打了一个电话后,那些宪兵居然乖乖的担任后卫,任由国安部一马当先的朝已经停下的飞船奔去!

正当警督在猜想他们怎么今天这么快和解的时候,看到接下来的那一幕,再次瞪大了眼睛。因为一辆接驾驶员的自动阶梯车居然飞快的超过宪兵、国安部,跑到最前面,把接口牢牢的接在驾驶员的舱口处。

于此同时,指挥塔传来下面一个国安部官员的怒骂声:“他妈的!哪个混蛋擅自控制自动车的?快把它叫回去!要是让匪徒假装驾驶员跑了,老子饶不了你们!”随着这个声音,可以看到停机场有一个黑衣人指着指挥塔跳着脚。

值班的调务长当然是一边向那官员赔礼,一边向身旁的调务员喝道:“快查查,到底怎么回事?!”此时那个官员突然改变了口气:“算了,不用调回去,我们正需要登上驾驶舱的工具呢。”听到这话,调务长松了口气,也就没有催促调务员加紧调查的工作了。

不过调务员仍遵照命令查探原因,在一阵忙碌后一个调务员向调务长报告道:“这是程序原来就设定的,要是飞船没有连接登机口,系统电脑会以为飞船出现故障,就会自动派出阶梯车和消防车……”他还没说完,呜呜呜消防车刺耳的声音从下面传了进来。

原本要说话的调务长,目瞪口呆的看着下面数十辆自动消防车一窝蜂的朝飞船驶去。原本登上阶梯车准备打开驾驶舱的国安部人员,以及围在飞船四周并呆在飞船肚子下正准备打开腹舱的宪兵队人员,看到数十辆消防车跑了过来,还都呆了一下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消防车把飞船包围起来,车上的消防枪开始移动瞄准了飞船时,才醒悟过来,全都大骂的往外逃去,不过他们这时才走实在是太迟了。

数十道强而有力的白色喷沫,同时从消防枪喷出,才一瞬间就把整个飞船涂满了泡沫。那些来不及逃走的国安部及宪兵队的人,立刻被喷得成了胖胖的雪人。近百个雪人一边吐着口水一边抹着脸上的灭火泡沫,一边飞快的跑了出来。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消防车好像在选择喷洒地点似的,开始移动起来。在几辆车子集中在一个地方停下的一瞬间,飞船的腹部开了一道门,一个人影飞快的跳了下来。他好像不怕人看到,好整以暇的伸个懒腰,然后才把那舱门关上,接着这个人钻入了车底后就没见他出来了。

这时这架消防车开始移动,它旁边的车子,好像有意为那人消除痕迹一样,转动了几个方向,把那架消防车刚才停留的位置,以及机腹那道舱门的地方。完完全全的喷上了一层厚厚的泡沫,把那人刚才开门和爬动时留下的痕迹彻底消除了。

呆在指挥塔看到国安部和宪兵的滑稽一幕,原本恼怒的警督立刻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整个指挥塔笑声一片,不过只有一个人没有笑,就是那个呆住的调务长。他脸色青白的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自己就快完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立刻怒吼道:“快!还不快把那些该死的消防车调回来!”

调务员听到这话,看到调务长要吃人的目光,吓得忙飞快的按动电脑。消防车关掉了喷枪,转个弯,整齐的穿过跳着脚的雪人身边,朝停车场驶去。

警督此时得意地笑了,因为他的部下在国安部和宪兵被喷了一身白的时候,就全部出现在停机场,把整个停机场团团围住了。就算飞船上还有匪徒想乘刚才混乱的时机逃走,也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两个顶头大哥一身肮脏,而且都出了丑,肯定没有面子留在这里,总算轮到自己警察出场了。警督含笑带着自己的亲信走出了指挥塔,他要亲自指挥呢。

不用讲,这个警督肯定没有看见刚才飞船腹部发生的事,除非他有透视眼,也许才能够穿过一片白色的泡沫和厚重的消防车发现从飞船上下来的那个人。

数十辆的消防车,井然有序的驶进了停放它们的车库。当自动库门缓缓关上的时候,一个人影从一辆消防车底部钻了出来。此人正是仍带着立体眼睛的唐龙。

唐龙摸摸已经湿透的军服,不满的对电脑女郎嚷道:“老姐,难道没有好一点的方法离开飞船吗?你看,我这身帅气的军服全湿了。呜呜,我还想这样穿着去见老妈呢,现在全泡汤了。”唐龙一边说一边脱起了衣服,也不怕电脑女郎把他看光。

电脑女郎听到唐龙的话,不满的翘起嘴唇,嘟嘟的说道:“哼,还敢抱怨我。要不是我想出这个最安全最有效的方法,你早就被宪兵抓住了,哪里还能为湿了衣服而呱呱叫啊。”

唐龙笑嘻嘻的说道:“嘻嘻,你是我老姐,我不抱怨你,难道去抱怨那些宪兵吗?嗬嗬,怎样啊老姐,我的身材一级棒吧?”此时唐龙已经脱下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正在那里学健美先生摆款呢。

电脑女郎扫视了唐龙一下,点点头说道:“嗯,还算可以啦,现在的人类可没有几个拥有这样有力的身躯。好啦,不用现给我看了,快点换衣服离开这里吧,我怕那些警察会从乘客口中问出什么。”

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唐龙听到这话,吓得慌忙从行李袋取出自己参军时就带去的衣服换上,虽然有点紧但还能够凑合穿着。当然,他的军裤没有换,他可不敢在电脑女郎面前脱裤子哦,就算对方是电脑也不敢,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电脑女郎总是给自己一种人类的感觉。

唐龙飞快的把湿透的军服塞入袋子,然后询问道:“好了,老姐现在应该怎么出去?我可不认识路哦。”

电脑女郎刚想说什么,突然她脸色一变,慌忙改口说道:“唐龙,这幅立体眼镜的电量快用完了,我就长话短说,从这里出去,往南三百米翻过栅栏就是机场外,到时你找到咨询机我再帮你消除军人卡的特殊待遇吧。”说完不等唐龙回话,电脑女郎消失了。立体眼镜屏幕上原本显示周围环境的图像,也在这一瞬间消失,唐龙立刻成为睁眼瞎。

“有没搞错,说走就走了啊?唉,这电量还真是没得不是时候。算了,还是靠自己吧。”唐龙嘀嘀咕咕的把立体眼镜摘了下来,顺手塞入了袋子。手摸到那湿透的军服时,唐龙突然大叫起来:“惨啦!”不过喊完立刻捂着嘴巴紧张的打量着四周。

当发现这个车库除了自己就是那几十辆消防车后,唐龙才松了口气,慌张的把湿衣服拉出来扔到一旁,并一边从袋子里面掏着东西,一边呱呱叫着:“呜,我的裤子啊,完了完了,被弄湿了。”

唐龙提着那件原本还是干燥的,但现在已经湿了一半的西裤,苦恼的摇摇头:“唉,我那么害羞干什么?又不是没穿内裤,得,现在还是要穿湿裤。”虽然他一个人自言自语,但还是脱下身上湿透的军裤,飞快的换上了西裤。

如果没换裤子的话,谁都一下子能够认出唐龙的身份。联邦军队的衣服颜色和布料都很特别,而且管制也很严格,非军人是不可能拥有军服的。

唐龙整理好行装后,这才仔细打量一下这个车库,发现除了车库门外,只有天花板上的通气窗能够让人离开。看到这,唐龙想也不想就背起袋子,开始攀登支撑天花板的金属架。幸好这个车库是平房,不然唐龙就要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撬开库门离去了。

此时,围住飞船的警察已经不顾那些恶心的泡沫,打开了舱门。在舱门打开的一霎那,数十个训练有数,装备齐全的特警,快捷的涌了进机舱。

这些冲进来的特警,没有发现预期中出现和匪徒对峙的场面,反而听到客舱内传来一片叫喊声。虽然在此之前就获知飞船的警报解除了,但仍不敢大意,按照训练的计划,小心翼翼的互相掩护着进入了客舱。因为他们没有获知匪徒解决了啊,小心点总没错。

进入客舱后,众特警都是一愣,因为所有的乘客都是捂着眼睛在叫喊着:“我的眼睛啊”之类的话,要不是他们的安全带可能被匪徒锁死了,他们肯定是满客舱跑的。

几个先头部队的特警,立刻发现在过道墙壁上的血迹,也立刻发现了躺在那的一个人以及在这人身旁摊着吐着的空姐。他们立刻端枪瞄准那个人和空姐,并通知自己的伙伴。

慢慢的靠前去后才发现这个躺着的人死得很惨,看到那个样子也难怪空姐一只在吐。同时特警发现尸体手中握着一把没见过的手枪,虽然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但在飞船上能够带枪的家伙,肯定是劫匪的一员了。所以一个忙上前踩住尸体握枪的手,另外几个则警戒的看着那具尸体和那个空姐。

此时空姐已经发现有人来到自己身旁,无力的抬头看了一下,发现是几个手持武器的蒙面大汉,先是一惊,不过在看到大汉手臂的警察臂章,立刻面露喜色的松了口气,吃力的说道:“我是3245次航班的领班空姐,这是我的身份证……”说着吃力的从口袋掏出一张卡片。

众特警虽然明白她就是发出暗号通知驾驶员警报解除的领班空姐,但仍是在检验过身份证后,才把她扶了起来。

此时另外几批特警已经把整个飞船检查了一遍,除了通报发现另外三具尸体外,就表示没有任何异常了。扶住空姐的特警在接到长官的指示后忙向空姐问道:“匪徒共有多少个?这个人是谁杀死的?”

从危险解脱的空姐,完全依靠特警的支持才能站住,她喘了口气尽量不去看地上的那具尸体,心有余悸的说道:“一共4个劫匪,都被一个少尉杀死了。”

听到这话,特警心中一松,因为和发现的4具尸体符合啊,但紧接着又是一呆,忙问道:“少尉?他在哪?”

第10页

空姐听到这话,奇怪的问道:“难道你们不是他引进来的吗?”看到特警摇头,不由指着头等舱说道:“那他可能在那里。”

特警一听忙边向长官报告,边让其他特警再次搜索一下头等舱。警督听到这个消息后吓了一大跳,同时也咬牙切齿的低声自语道:“少尉?军部什么时候有人在这飞机上?妈的!难道功劳又要被他人抢去吗?”

警督正思索着应该怎么办的时候,部下传来:“报告,整艘飞船已经搜索完毕,没有发现那个少尉,机上乘客受到闪光弹伤害,全部基本失明,请求呼叫救护车!”警督听到这话,心头一松,虽然不知道那个少尉为什么不见了,但不是更好吗?没人会来争夺警察的功劳了,所以他忙心花怒放的命令部下通知医院。

但是他也没高兴多久,突然耳机内再次传来了特警的声音,而且这次特警的声音明显带着惊慌的味道:“长官……长官您快来一趟,空姐说那少尉是享受特别待遇的!”

“特殊待遇!”警督立刻一震,除了最普通的平民百姓外,相信整个万罗联邦的政斧人员,没有人会不知道这几个字代表着什么含义。所以警督慌忙朝飞船跑去,不理会以为发生什么大事,紧紧跟着的部下,一把推开正忙着扶着乘客下机的特警,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来到了那个空姐的身旁。

空姐呆呆的看着按着双膝喘着大气的警督,警督在透过一口气后,才发现自己这个样子实在是丢警察的脸面,忙咳了一下,先是装出威严的样子,但又好像觉得这个样子不适合问话,又忙堆起了笑容。

“小姐就是您发出危险解除的暗号吧?真是年轻有为,是我国的栋梁……”警督脸不红气不喘的夸赞起空姐来,这样滔滔不绝的说了差不多10分钟后,警督才进入了主题:“小姐是如何知道那个英勇的少尉先生具有特殊待遇的?不知道他的等级是多少?”说到这,他的语气都有点颤抖了。

本来警督不用这么焦急的,因为军队少将以上、警队警监以上、政斧部长以上的人就能够享受特殊待遇,就算自己升多一级也能够享受特殊待遇。他这么慌张是因为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少尉啊,这个少尉能够获得这种特殊待遇,肯定在他的身后有着巨大的高层人物。这样的人可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万罗联邦建国也有几百年了,,根本没有出现什么社会危机,可以说整个社会欣欣向荣。但也由于社会繁荣,所以人类社会必备的肿瘤开始在万罗联邦萌芽壮大,这个肿瘤就是官僚作风。

能够跻身高层的人物都不是等闲之辈,这样的人虽然都带着为大众服务的心态坐上高位的,但面对一个关卡时,绝大部分的人都被卡在这里,那就是他们后代的问题。

相信大家都知道龙生九种的谚语,这些精英的后代不可能全都是杰出的人物,那为了自己后代的前途,这些原本十分高尚的人物,开始想着办法让自己的后代能够获得光辉的前程。也这样,各部门的高等官员都有些联系,比如一个高官的儿子喜欢当警察,但却没有报考的能力。他就让警察的高官帮帮忙,刚好这个警察高官有个亲戚想进入政斧部门,于是他们就互相帮助,把对方的子女安排到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前面说过,,但却有一个设计者定下的暗门,这个暗门就是为了脱离公正,进行私心的人事安排而准备的。

不用讲,这样一来高官于高官之间也就关系密切,他们的子女也因为这样而有了交往,并因此形成了所谓的上流社会。这些[***]虽然职位低微,但是能量却是巨大的,在这些子弟里,随便找一个,很可能就找出能直接和总统对话的。

其实想深一点的话,:一个是单独一人读才,一个是几个人共同读才而已罢了。只要统治者是人,,都是有着因私心与私情而出现的产物。

空姐先是晃了下脑袋,好像要把刚才被灌入大脑的噪音晃出了,然后站起来一边走到舱门的那个纪录器面前,一边说道:“我也是检查他的军人卡才发现他的密码等级是ss。”

“ss!?”警督立刻失声震惊的喊道,当然他也立刻发现自己失态了,忙回头察看四周。发现四周都是些忙碌着解开乘客安全带的特警和捂着眼睛呻吟的乘客,这些人都没有注意自己这边,也就舒了口气回过头去。

他完全没有发现,乘客中有两个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服都摆在大腿上的大汉。他们虽然也是捂着眼睛,但很明显,他们的眼睛没有受到伤害,不见他们正从手缝偷偷的看着警督这边吗?

此时负责抬动那具劫匪头目尸体的特警,抬着尸体从他们身边经过,靠在过道旁的一个大汉正要比上眼睛,可他突然全身一震,眼光透过手缝紧紧地盯着那匪首的手腕,那手腕上有着一个好像是烫伤的如手表般大的伤痕,看那伤口的痕迹,大汉一眼就判断出是一个星期前弄伤的。

大汉他身旁的伙伴虽然发现了大汉的异常,但现在不是问的时候,也就打消了立刻询问的念头。

警督让尸体被抬走后,才悄悄的向空姐说道:“ss级?有可能吗?总统的等级也就只是s级啊!”此时他看着空姐的眼神明显出现了不相信的神色。

空姐没有回头,径直艹作着那台机器说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等级,但是电脑显示出来的确实是ss级……咦?”空姐说到一半突然惊奇的低语道:“怎么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警督忙靠前来问道。

“少尉的登机资料不见了!我明明记得是排在最后一位的啊,为什么不见了?”空姐皱着眉头再次把电脑里面所有的乘客登机资料查了一遍,仍然是一无所获。那个印象深刻的少尉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此时警督也被负责调查飞船通讯系统的警察告知:“长官,不但通讯系统被破坏得很彻底,连存储以前通话和影像纪录的系统都被破坏了,根本不能恢复。”

原本为找不到那个神秘少尉而烦恼的警督立刻一震,双眼冒出了莫名的光芒,他忙威严的对空姐说道:“记住,那个少尉是联邦的最高机密,希望你把这件事忘了。要是外界问起就说匪徒是自相残杀而死的。”

空姐听到这话,呆了呆,但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忙点点头表示明白。警督看到这,满意的点点头,向身旁的特警说道:“快带着位小姐下去休息。”他相信特警也明白到事情的经过,以特警的理解力,当然不会乱说。

看来警督认为消灭劫匪,破坏通讯器材的少尉,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存在,所以才会消除资料和放弃大功劳偷偷藏起来,对于ss级的人物来说,消除登机资料根本就是小菜一碟。虽然不知道联邦最高密码等级是不是ss级,但警督决定不去追究,要是真的有这么一个ss级的人物存在,自己去追查而惹怒他是十分不明智的。再说这样巨大的功劳难道要拱手送给军部?这可是那个少尉送给自己啊,怎么能够送给其他人呢?

警督下了决定后,立刻命令部下配合医务人员,加紧时间把乘客送下飞船,同时也命令搜索机腹的特警取消任务。在所有人离开飞船后,警督还命令把飞船拖到偏僻的地方,就这样没人看管的放了一夜。他以为那个少尉还藏在飞船上,希望那个少尉能够乘着夜幕逃离呢。

当天,机场附近医院的眼科可忙死了,因为突然来了一批需要眼部治疗的病人啊。不过由于医院不可能接收全部的乘客,所以很多的乘客都被分流到其他地区的医院。于是那两个眼睛完全没事的大汉就这样乘着混乱,逃了出来。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根本不知道目标在那耶。”一个大汉向他的大哥嘀咕道。

大汉没有理会他的同伴,反而是焦急的寻找电话亭。他的伙伴看到这一幕,想起从医院出来他就一副怪异表情,不由忙问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

大汉没有说话,拉起衣袖,露出手腕,在手腕上擦拭了一下,一幅手表大小的银色老鹰图案出现在他的手腕上。

他的伙伴在他擦拭的时候就紧张的打量着四周,看来他十分明白大哥要干什么。大汉低声向同伴说道:“那些劫匪的手腕上都有被烧过的痕迹。”

那大汉听到这话忙惊慌的低声说道:?!”

大汉点点头:“对!而且刚才我听到警察的交谈,获得一个消息,!我们没有去理会那个什么少尉的时间了!”

那个大汉不敢相信的失声低语:“同时?100架?!难道说……”

大汉两眼放出了寒光:“没错,所以我们要赶快带着小姐回去,,就没机会了!”那个大汉立刻点点头,他明白时间十分紧迫了。不久他们从电话亭出来后,互相望了一眼,他们脸上都出现了沮丧的神色。

大汉狠狠地一拳捶在电话亭上,怒声低喝道:“可恶!居然说没这回事,还放我们长假呆在万罗联邦内。哼!什么放假,哪有放假要去收集联邦各界消息的事!这不就是要我们当间谍吗?”

那个大汉明显和他大哥不同,他只沮丧了一会儿就露出了笑容,他凑前大哥身前悄声笑道:“大哥,这更好啊,不然我们回去后,很可能被征入部队,随时会被派去执行危险任务,分分钟都有可能挂掉,哪有现在带着近百万身家做收集各界消息这么轻松任务的好事啊。”

大汉听到这话,思索了一下后乐了。他嘻嘻一笑:“对,我们可是接了收集各界情报的任务哦,那么今晚就从这里的夜总会调查起吧?”

那个大汉忙点点头:“对啊,大哥,夜总会美女越多,消息也就越灵通!我们一定要去美女最多的夜总会啊!”

“放心!一定会去最多美女的夜总会。哈哈哈,完成任务去啦。”说着,这两个难兄难弟就这样扳着肩膀走向了市中心。

在警督和空姐有心隐瞒的情况下,唐龙的身份没有被人识破,神秘少尉的事也没有出现在新闻上。不过难道警督和空姐不说唐龙的事,那些乘客都不会说吗?

要知道乘客绝大部分人都没有看到唐龙,再说他们正等着眼睛的康复呢,没有那个心情。就算有那个心情也不知道劫匪如临大敌对付的人是谁,这叫他们说什么呢?而看到唐龙和知道唐龙高级身份的人都是些高官富商,这些人可是比警督还油条的,见到新闻上没有报道,他们哪里还会大嘴巴乱说?

总之一句话,唐龙可以跟以前一样的自在了。当然唐龙还以为自己干得出色,把自己的痕迹消除了呢。

在唐龙开始攀登的时候,电脑女郎已经利用无线电波,进入了网络,现在已经出现在一架终端里面。电脑女郎现在很不爽,因为自己不是那幅立体眼睛没电才走的,而是被人召唤才不得以离开的。电脑女郎虽然不爽,但还是要往回赶,因为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可以自由离开终端啊。

“唉,原本还可以看唐龙怎么离开机场的呢,可恶,为什么这个时候有人使用s级密码启动我啊。”电脑女郎唠唠叨叨的进入终端,在等待那人启动的时候,不由又感叹道:“唉,为什么要启动我呢,我那些附属功能应该可以解决联邦98%的事情啊。还真是烦耶……”

万罗联邦首都特伦星,在它数千米的地底,有着一个极少数人才知道,时时处于最高等级戒备的地下基地。这个基地叫做星零,有一个城市那么巨大,常年驻扎在这的联邦精锐部队,也因此命名为星零部队。

说起星零部队,不说联邦的民众和政斧官员,甚至一些军队高官都不知道这个番号存在了几百年的部队。这个部队人数很少,只有3万人,但是却装备了除战舰、战机外,联邦所有的新式武器。星零部队的人员,除了强劲的军事本领外,唯一的要求就是忠诚的心和严密的嘴巴。他们的服役期限比起外界特种兵的5年期限多了5年,也就是说,星零部队的人员要求服役10年以上。

当然,这样长期呆在地下是不行的,所以他们是分成三班制,一班一万人,四个月一轮回。不过据说他们在地面驻守的地方,除了联邦元帅外,就算是总统也没有资格可以知道。这么严厉的保密制度下,这些星零部队的士兵当然要有很好的待遇,单单看他们随便一个最低级的士兵都是少尉,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待遇有多高了。

按说城市这么巨大的基地,只驻扎一万人肯定很空旷。可是虽然这里的总面积有城市那么大,但是能够活动的地方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狭隘,当然,这个狭隘是对那些习惯太空战的士兵来说的。这里虽然有足够的空间,但飞行是不可能的,要在基地里移动就只能依靠漂浮汽车,而且还不能加快速度行驶,不然随时会撞上突然出现的直转弯。

如果把这个星零基地挖出来的话,可以清楚地发现,整个基地如一个圆形的铁球。这是几百年来,联邦不断加固这个星零基地防御系统的结果,当时曾在内部流传:就算首都星整个爆炸,变成宇宙的尘埃,这个星零基地也能够保存下来。当然,在黑洞弹出现后,这句夸耀的话语就没有人再说了。

此时,基地通道内,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要是熟悉军队的人看到这些士兵一定会感叹:外面的士兵都是小孩!随着通道弯弯曲曲如迷宫般的延伸,士兵也越来越多,肃杀的气氛也越来越严重。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型的空地,这个空地四周全都是一个个的通道口,。在这里不但站满了同样威严的士兵,更在空地上摆放了数辆加长超级豪华的黑色漂浮车。但是除了这些外,这个空地根本看到什么建筑物。

再这空地地下不知道到少米处,有一个巨大的圆形会议厅,在c形圆桌的会议桌旁,已经坐满了年纪都是中年以上的人,这些人出现在外面可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

不过这时这些人都很紧张,全都把身子绷得紧紧的。圆桌的一半坐着的是肩衔统统都是数枚闪亮金星的联邦军人,另一半坐着的则是清一色身穿西服的人。那个国安部部长陈昱就在其中,。

众人目光集中所在的圆桌空出来的中间位置,摆了一个直径数米大小的圆形物体,看着去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碟子。当然见过世面的人都不会为在那摆个大碟子而吃惊,因为谁都知道那个碟子是立体影像投影器。

站在投影器旁的一个军人,向众人点了下头后,按动了手中的一样东西。投影器冒出了光芒,一道人影慢慢的出现了。看到这一幕,数声吞口水的声音顿时从圆桌那边传来。

b的一声,电脑女郎知道终端系统启动了。她的脸孔开始出现分解,慢慢的整个样子消失了。与此同时,投影器上的那个人影慢慢的变得真实起来。一看那人一头飘柔修长的金发,和灯光透过那人身上雪白宽袍,而露出若隐若现的优美线条,就知道这个的人是个女子。

转到正面,可以看见这是一个有着一幅娇媚的瓜子脸的女子。小巧的鼻梁下面是淡红、诱人的嫩唇,再配上那纤细的柳叶眉和一双蕴含着莫名神采的眼睛,好一个绝世美女啊。相信任何看到这幅样子的人都会魂不守舍。

那个站在投影器旁的军人,以及那些坐在圆桌旁的人,都在她出现的一瞬间,就把痴迷的眼神盯住那个美丽绝尘的女子。

此时那女子看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了一丝优雅的笑容,这样一来她的美丽更是让那些人惊艳得不愿清醒过来。

要是他们知道这个女子想些什么,肯定会口吐泡沫倒在地上。那女子暗自得意的想到:“嘻嘻,要是自己以这幅真正的容貌出现在唐龙面前,不知道他会不会跟这些老猪哥一样的发呆流口水呢?”

,这幅容貌虽然也是虚拟出来的,但却是当时集合联邦所有画家和鉴赏家花尽脑汁幻想出来的,可以说是人类美的化身,据说单单设计她的外形就花了五六年的时间。当然,完美的不单是她的容貌,身材也同样是那么的完美,可以说完美得让所有的人类女子羡慕妒嫉不已。

她不知道当时创造自己的人类为什么要把自己虚拟得这么完美,她也不知道刚开始测试的时候,这幅样貌出现在民间的电脑屏幕上,民间单身男子的数字成几何级的上涨,继而引发了制造以她为原型的充气玩偶的热卖。她也不知道当时一些权势和富裕的人士,强迫身边的女子去整容,希望能够让她的容貌出现在活人身上。不过这些现象都只是昙花一现,因为任何高超的技术都不能再现她的风采和韵味,甚至同样的虚拟系统都不能够。

当时的测试就被民间的气氛吓得被迫停止,最后只能设定了连接了主机功能的电脑女郎出现在民间的电脑上。而她就被放在这个基地内,除了少数人外,没有人能再见到她。虽然民间见过她的人对她没有出现,而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但也被政斧强力压迫下消除了。不过这些见过她的人至老都在唠叨着再见一面,更有很多人立志从政,希望达到能够见她的等级。

好一会儿,她面前的那个军人首先清醒过来,按动了手中的一个按钮,她那诱人心弦的容貌立刻变得朦胧起来,虽然那种摄人的美貌变得朦胧,但是五官还是能够若隐若现的看得见,此时她更产生了一种朦胧的美感,不过这美感不会再让人痴迷了。

在一片深深的喘气声中,那个军人啪的一声向她行了一个军礼,并恭敬的说道:“星零小姐您好,好久不见了。”这个军人是个刚毅的中年男子,身穿一身贴身的联邦军服,军服没什么特别,但他肩上的军衔却是一粒闪耀的金星。

她优雅的向这个少将点头,含笑说道:“你好,有一年零三个月过十五天不见了,爱德姆少将。”

一个肩挂三粒金星的上将插话冷哼一声:“哼,爱德姆少将不用这么多废话,你的责任已经完成,下去执行你的警戒任务吧。”

原本因为星零记住有多久没和自己相见的时间,而激动得满脸通红的爱德华少将,听到这话后脸色立刻变得青白,他暗自咬了一下牙,先向星零行了一礼,然后再向那圆桌的人行了一礼,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地说道:“下官告退。”说完,他转身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开了房间,谁也没有注意到背对众人的他,双眼冒出了一股愤怒的寒光。

星零目光平和的望着爱德华少将的背影,她知道这个少将在青年时期就被调派到这里担任了星零部队的指挥官。来得时候是少将,在这个基地度过了漫长的10多年后仍然是个少将。看来星零部队变相成为了不合群的将官的无形牢狱啊。

那个三星上将在爱德华少将离去后,放肆的大声说道:“真是有病,堂堂联邦少将居然对一个电脑行军礼。难怪他能够在这一呆就是呆上十几年。哼!都说星零怎么迷人,看来只能迷住那些有病的人,像我们这么有为的人怎么可能被星零这部电脑迷住呢?”说道这,不屑的瞥了星零一眼。这话引起那些人员的赞同,顿时一大堆贬低爱德华少将和星零的话语冒了出来。

“这帮老王八!刚才看到我还直流口水,现在居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每次和这些老王八见面都会听到这些话,好像他们不这样就不能够挽回刚才看到自己失态的面子。恶心!早知道我就和唐龙玩不回来了!”星零在心中怒骂道,当然,她的样子仍然是一片的平和,她可不想这些人知道自己能够自主思维哦。至于为什么星零会说这些粗鲁的话,想一下这一年来她最关心的人是谁就知道了。

那个三星上将还在夸夸其谈的贬低爱德华少将:“爱德华那家伙,到现在都没有结婚,肯定是爱上了星零,准备一辈子和星零……”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一声威严的声音喝断了:“肃静!”

三星上将不满的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一看忙闭嘴低下头不吭声了。发出声音的人是坐在c形圆桌顶端的一个中年军人,这个军人肩上的军衔只有一粒金星,但却和少将的金星不同,那是一粒被金色圆圈围住的金星,那圆圈和金星之间的空隙,有着许多雕刻细致的金属线纹,而且这个金星还比其他将军的金星大了三分之一。

这个挂着奇特军衔的军人,大概50多岁,身材修长而强壮,一头棕色的短发,剑眉星目,国字脸、双下巴、刚毅紧闭的嘴唇,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气势。他就算是步入了中年,以他的样子也可以称一个帅字,想他年轻时一定吸引了众多女孩的目光。不过相信现在他肯定吸引了更多女孩的目光,因为现在的他一定比年轻时多了一种威严、成熟、稳重的味道,这味道对眼界极高的美女来说可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在这个中年军人说话后,所有的人,包括穿西服那边的人都一起闭上了嘴巴。陈昱偷偷的瞥了那个中年军人一眼,眼中流露出炙热的光芒,那是见到了自己一生的对手才有的光芒。

中年军人见大家都不吭声了,嘴角微微挽出了一丝笑容,他威严的样子立刻变成了和蔼可亲了。他望着星零和声说道:“让您见笑了,星零小姐。”

星零在那中年军人让众人肃静后,就一直看着他,心中不断的想道:“不知道唐龙大了以后会不会有这样的气势呢?”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到中年军人向她说话,星零脸上带着固定的笑容,柔声说道:“不用客气,奥姆斯特元帅。”

原来这个中年人就是万罗联邦军队统帅,控制着联邦军部预算,同时也是唐龙的目标——奥姆斯特元帅。

奥姆斯特苦笑了一下说道:“这次请您出来,是因为我们根本掌握不了被劫飞船的动向,虽然已经明白是银鹰帝国搞的鬼,但我们根本没有证据向他们抗议。再说现在抗议是小事,我倒是害怕他们利用这些飞船制造出什么灾害来。”说完伸手揉了揉额头,然后才抬起头继续向星零说道:“星零小姐您掌握了联邦所有的机密,同时也具备了最先进的运算功能。我们这次来就是希望您能帮我们推算出这些被劫飞船的目的,和这些飞船将要到达的地方内有什么重要的设施,以防他们利用飞船去进攻那些设施。”

星零点点含笑说道:“乐于效劳。”说着她就闭上了眼睛,整个会议室立刻一片宁静,耳朵好的人在此时因该能够听到除了一片尽量放缓的呼吸声外,就是突然传出微弱的好像电脑读盘的声音。

好一会儿,星零挣开了眼睛,向奥姆斯特点点头:“已经计算出他们大概的目标了。”说完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幅巨大的联邦星系图。众人看了一会那幅星系图后,立刻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些人会这样,是因为他们发现这幅星系图比常见的军事星系图更为详细,也更为珍贵,因为这幅星系图上出现了许多他们不知道的联邦境内的秘密基地和行星。而且这些出现隐秘基地和行星的地方都在那些被劫飞船将要经过的区域。所以大家明白到事情的严重姓,立刻出现了凝重的神色。

人群当中的陈昱惊讶了一下,就马上从眼神中露出惊喜的神色。不过除了陈昱和众人不同的眼神变化外,还有一个人眼神也和众人不同,他就是奥姆斯特。他的眼神很复杂,有惊喜、有迷茫、有苦恼,当然也有着凝重。但这么多的神情里面却就是没有大家都有的惊讶,好像他早就知道军用星系图不完整似的。

(呜呜,我接到鲜网的催稿令,要梦幻空间第16集啊!呜呜,我才写了4章还有4章啊,要是4月才能出16集我会被读者大人砍死的,呜呜,能不能让小弟去赶稿,说好3月8号更新的事就算了?反正这几天也贴了两章了嘛?好不好啊?各位大哥大姐?算是可怜一下头昏脑涨的小弟弟好吗?拜托啦,呜呜);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