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崔元成:父亲的石英钟

陕北文学网 2021-09-10 06:07:35

在那年月,石英钟实在是一个稀罕的物件,即使是电子表也不多见。家里只有父亲才戴一块电子表。父亲在家里,家里就有时间;父亲不在家里,家里就没有时间。确实想知道是什么时候吗,那就去院子里看看太阳在什么位置吧。白天还好办,黑夜就难了;晴天自然不必说,阴天和黑夜一样难有时间概念。

市场总是出乎意料的神奇。有一年,镇上的供销社里突然摆出各式各样的钟表惹得人们围观。村里人自然买了不少。有的觉得这物件天天挂在屋里应该好看才行,就挑了金色的;有的觉得颜色不是很重要,像彩电一样关键要大气才有档次就挑了大个头的;有的比来比去觉得实用最重要,最后下定决心买了一个电子表摆在柜盖上,大小也是个表,总比那些没有的家户强吧。当然这是我后来仔细了解才知道的,最先知道的还是那个下午太阳快要落山的光景父亲赶集回来竟然带着一只钟表。

钟表不大,挂在小屋里正合适。挂到哪里呢,父亲最后决定挂在穿衣镜上面,照镜子的时候顺便就看了时间。这是一个粉色的石英钟,近似正方形的塑料外壳里镶嵌着一个圆形表盘,四角雕刻有蝴蝶的图案。说实话,我对这个颜色和图案都不看好,我只觉得它就是一个钟表,照看时间而已。

然而我小看了这个钟表,虽然它其貌不扬,和它的第一个故事却让我完全没有想到。那时候我虽然已经上学了,学堂已经教过我如何认识钟表,其是我并没有学会,可是虚荣让我不懂装懂,每有人问我认不认得,我总是信誓旦旦地点点头,别人也就相信了,我自己也相信了。有一次,正在做饭的母亲问我几点了,我却对着钟表支支吾吾说不上来,母亲着急了跑过来问我不是会认钟表么,我红着脸说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了。我没有想到认识时间这个简单而又重要的技能还是从这里学会,更没有想到还是我认为文化程度不是很高的母亲教会我的。在学校里没有学会的东西,是钟表和母亲一起给我上了一课。

我小看了这个钟表还不在于我曾经不认识钟表的本身。日子一长,钟表白天不再那么引人注目,可是晚上就不一样了。那时候的石英钟似乎都是有声音的,我们家这个一直就是“嚓、嚓、嚓------”,尤其在乡村宁静的深夜,格外清脆。我那时候竟然也不讨厌这种声音,它不但没有影响过我的睡眠,反而让我睡得很踏实。因为我闭上眼睛都知道家里有一个时髦的物件在运转着。不经意间,家里墙上的这个挂件让人觉得时光竟然是那么规则、充满节奏,这也算是物质和精神生活富足的一个标志吧。

我说自己小看了这个普通的钟表的故事还在后头哩。

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钟表在我家里一挂就是二十多年。那些土豪金颜色的、大气有档次的各式各样所有那一批同时进驻村庄的钟表大都走着走着就沉睡在时间的尘埃里,唯独我家这个独守一方,“嚓!嚓!嚓------”,始终相见如初。每次回家走进屋门,首先听到的是墙上的钟表“嚓、嚓、嚓------”地响着,总是那样地不紧不慢,不愠不火。如果说小屋也有生命,那么这个小小的钟表则就是时时跳动的脉搏!屋子里钟表的忠实坚守让我们兄弟颇感狐疑,当我们反应过来觉得应该看看它是什么牌子或者产自哪里的时候,我的苍天!钟表后面的纸质标签早已被岁月洗涤成一块白纸!嚓!嚓!嚓!时光让这架钟表成为一个谜,更是成为一个传奇。每每家里有了来客,我总是得意地向他们炫耀墙上的这钟表,他们往往惊讶得不敢相信。我开始为家里的钟表自豪,能经受住岁月检验的物件真是好东西!同时我也为父亲骄傲,父亲咋就能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慧眼巧识良器呢!

多年以后,每次回归故乡,走进老屋,嚓!嚓!嚓!我仿佛听到的不再是钟表的声音,而是老屋呼吸的声音!时光的声音!钟表和老屋竟然不经意地融为一体,几经风雨,生命依旧!终于有一天,我想明白为什么钟表能在我家守护几近三十年,我们应该归功于父亲选择了这架钟表,更应该归功于钟表是有幸来到我们家里。父母虽然都是农民,但是所幸都接受过一定的文化教育。那年月物质奇缺,在父母眼中,农业生产固然重要,但是孩子的教育更加重要。家里提供的衣食也许很是普通,可是给我们有关增长知识、开阔视野的条件绝对是村里领先的。钟表有幸来到这样一个家庭,尽管孩子对它的样式不很喜欢,但至少对时间还是敬畏的,对物质还是珍惜的。尤其是父亲,不管多么忙碌,每天上午吃饭前洗脸的时候,总是不忘顺便把墙上的钟表擦一遍,轻轻拭去表盘上的尘埃,钟表看起来又焕然一新了。

炫耀会引起上苍的嫉妒。那年故乡遭遇特大暴雨后,房屋必须重建。石英钟先是在搬进平方的过程中不慎打破了面罩,再后来又被顽皮的儿子那双好奇的手把分针拧了几圈,这架平时照看时间的钟表终于不得不静止了下来,停留在平静的时光里。此后,经常出门在外的我每次回到故乡,深夜睡在土炕上,家还是原来的家,寂静的夜却变得很沉很沉,似乎压在我软绵绵的身上要喘不过气来。

时过境迁,在现代都市里钟表似乎已经失去昔日的光环,悄悄沦为人手一机(即手机)的附庸。每个人手里都掌控着时间却还是没有时间;每个人都沉浸在大众的浮躁当中空前需要宁静却很少有人愿意去倾听钟表的声音。同样在喧嚣的空间里,我再也没有给谁讲过关于故乡钟表的故事,故乡钟表的声音几乎淹没在熙熙攘攘的时光里。一天父亲突然拿回来一个土里土气的石英钟。我问要那干什么,父亲说下次拿回老家去。

老家?石英钟?这些曾经熟悉的名词在我的词典里竟然模糊了起来,竟然只有父亲才惦记着老家还缺一架石英钟!

又是在故乡的一个夜晚,深夜睡在土炕上,劳累的亲人已经进入了梦乡,我却一边享受着土炕的舒坦一边享受着“嚓!嚓!嚓------”这久违的音符,这熟悉的音符带我走进了岁月的温度,眼前呈现出故乡温暖的一幕幕------

崔元成,陕西延长人,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中国青年》、《延河》(下)、《雪莲》等杂志。

【文艺陕北】平台更多文章视频集锦!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