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你该拥有的 不可忽视的“新世界”制表

芭莎男士 2020-07-31 14:40:30



酒圈讲究新旧世界之分的概念最早是由英国葡萄酒作家休?约翰逊 ,按酿酒历史的长短和产区的地理位置来划分的。以同样的角度来看腕表的世界,也存在类似的区分。事实上,虽然瑞士是人们公认的钟表王国,但德国和日本这两个向来以严谨和精细著称的国度也有丝毫不输于瑞士制表的文化、品牌、技艺甚至是历史。而在这些不常被贴上“国籍”标签的腕表“新世界”里,也大有不可忽视的制表故事可讲。






钟表世界的“三国鼎立”

战争带来的意外崛起——瑞士制表

有趣的是,在“钟表王国”这样的定式印象背后,瑞士却并不是真正的制表发源地。16世纪末,法国的宗教改革导致了一场大屠杀。当时改革的领袖加尔文带着追随他神学理念的胡格诺派教徒,纷纷逃亡瑞士,从而带去了制造钟表的技术。将法国的制表技艺与瑞士当地的金银首饰技艺相结合,就出现了瑞士的制表工艺,后来便成了闻名于世的瑞士表业。从此,瑞士制表业从靠近法国的日内瓦向外不断扩散,主要沿着汝拉山脉一线向东北蔓延,一直传到了东北面的沙夫豪森,最后在瑞士北半部遍地开花。制表工艺发展的最初,几乎全靠手工操作。瑞士制表业在三个多世纪里,一直保持着手工业时期的分散状态。除了少数名牌制表厂,从未有高度集中的状态,大多为中小型厂家或作坊。一直到1845年有了制表机器后,才出现大批量生产,制表行业才真正成为一个现代的工业生产部门。真正奠定瑞士在制表舞台上地位的是在之后的一个世纪。瑞士手表的产量迅猛上升。最高年产量曾经达到1.04亿枚,占世界总产量的40%,并且几乎都为出口贸易。全世界的出口手表中,每10枚就有7枚来自瑞士。




战乱打散的产业——德国制表

如果说瑞士制表的崛起是战争带来的意外的结果,那么德国制表则因为战争的磨砺而渐渐衍生出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德国的制表史要追溯到15世纪,1530年,德国纽伦堡锁匠 PeterHenlein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只怀表,第一家德国制表的公司是在1845年,在格拉苏蒂地诞生的,在那之后经过100多年的时间,也是非常曲折,中间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经济大萧条,但是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到了1945年的时候,二战之前,德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最重要的两个制表大国之一。随后二战爆发德国战败,德国制表遭受了残酷的打击。到了1989年柏林墙被推倒后,德国制表才重新迎来崛起的机遇。


石英革命中的一鸣惊人——日本制表


19世纪末,日本在大量进口瑞士手表之余也开始着手构建本国的制表产业链。但真正让它在制表世界中成为一匹黑马则缘起于一度使瑞士制表陷入困境的石英危机。电子、石英和原子时间测量的出现最终导致了1967年“秒”的定义的更迭。在此时间测量的革命性变革基础上,1969年圣诞节,精工表推出世界上首款Astron石英腕表。次年,瑞士Bêta 21成品石英腕表亮相巴塞尔表展。此后,制表业背弃机械传统,转向电子石英。这种趋势将瑞士机械制表挤下神坛,而日本也一度成为全球电子腕表的领导者。




德国钟表博物馆 - 格拉苏蒂小镇


波折与严谨交织出来的德式时间DNA

与德国工业的其它分支相比,德式制表似乎对营销与宣传漠不关心。也正是这样,当时过境迁,那些沉淀下来的古老故事渐渐浮现出来后,反而让人们对这个看似与腕表关系不大的国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早在15世纪,德国萨克斯地区发现了矿产,而后当地建立了“玻璃冶炼加工厂”,这就是格拉苏蒂小镇名字的来由——德语中“Glashütter”就是“玻璃厂”的意思。到了19世纪,因矿产开发殆尽加上矿洞地下水泄露以及战争等问题,所以格拉苏蒂小镇的经济陷入空前的危机。也是在同一时间,德国制表业一位非常重要的先驱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nand A. Lange)出现了。他师从萨克森宫廷制表师,后游历欧洲,在法国巴黎又跟随制表大神宝玑的徒弟工作学习了4年。游学归来的朗格看见萨克森和格拉苏蒂衰败的景象,便向萨克森的首相提议引进钟表工业以繁荣当地的经济。



朗格创始人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


朗格的旅程与游学札记


就这样他带着15名学徒来到破败的格拉苏蒂小镇,并于1845年12月7日创立了Lange&Cie朗格公司(后改名叫A. Lange & S?hne朗格父子公司)。而后Moritz Grossmann(格罗斯曼)、Adolf Schneider(施耐德)、Julius Assmann(阿斯曼)陆续来到小镇,和朗格一起建设格拉苏蒂,他们四人也被称为“格拉苏蒂四君子”。当时他们的怀表作品都采用类似的标记方式,表盘上书写两行字。第一行是各自的姓名,第二行则是“Dresden”、“Glashutte bei Dresden”、“Glashutte I/Sachsen”,依次代表他们的萨克森州公国、首府德累斯顿和德国小镇格拉苏蒂。其实朗格自诞生起,德国人就以严谨的态度和精湛的技艺让这个品牌脱颖而出。不仅成为性能可靠的计时产品,还被德国皇帝当作本国的“特产”送给他国元首。1898年德皇威廉二世出访君士坦丁堡,就向奥斯曼帝国苏丹王赠送了一枚做工精良的朗格怀表。而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也是朗格表的老客户。



1910年的格拉苏蒂小镇


到了19世纪末,格拉苏蒂小镇渐渐繁荣并吸引了更多的怀表制造商前来驻扎。虽然那时那没有明确的品牌化概念,但后来者已经有意识地注册了带有“Glashütter”字样的公司名称。二战期间,格拉苏蒂小镇的制表企业开始为军队大量生产钟表。然而好景不长,因为残酷的战争,格拉苏蒂小镇的制表业开始受到摧残,苏联的飞机向格拉苏蒂扔了炸弹,毁了朗格的厂房。德国战败后,格拉苏蒂小镇被敌军。在占领时期,不仅格拉苏蒂小镇的制表厂被大肆洗劫,就连各种生产工具、图纸、文件,甚至是制表师都被迫转移到海外。



1920年代的朗格总部



1990年代初的朗格厂房



朗格1994年于德累斯顿皇宫举行的首发仪式


战后的世界腕表工业都有了大幅度的飞跃,然而德国制表却缺席了这一重要的阶段。饱受摧残的格拉苏蒂小镇直到1990年12月7日,Walter Lange(阿道夫.朗格的曾孙)选择这个特殊的日子(朗格表厂建立的整整145年后)注册新的朗格公司,才再次恢复昔日的光彩。听上去这绝非是一段轻松的历史,然而,经历了这样磨砺的德国制表业却在重生后呈现出了与历史毫不相符的精彩。


你必须知道的德式腕表特点

  • 四分之三夹板

德国机芯最明显的一个特征,便是以四分之一的空间完全裸露纤毫毕现的摆轮,其余四分之三则以夹板全面覆盖,如同身披铠甲。极端的结构对比之下,形成独到的德式美感。这种机芯处理方式使机芯运作更加稳定,是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在19世纪发明的。


  • 大日历

所谓大日历,便是日期数字的十位和个位分别由不同数字轮显示的窗口,比之普通的单轮日期显示,自然是复杂得多。这种功能的设计灵感来自易北河边森帕歌剧院里的五分钟跳字钟,那是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与其老师古特凯斯一同设计的。


  • 德国银

德国银并没有“银”,成分包括铜、锌和镍,比一般用于夹板与桥板的黄铜坚固。镍的作用在于其氧化程度相当低。因此,德国银接触到空气中的氧气时只会缓慢地起作用,同时合金表面会随着时间日久而覆盖一层美丽的黄金锈色,避免进一步氧化,所以可以不经电镀工序。正因为这个原因,德国银表面可以“不经处理”。


  • 蓝钢螺钉

这项源于16世纪的“烤蓝技术”,一直被传承至今,除了现在的烤盘温度由电子而非经验控制以外,所有程序都没什么改动。蓝钢螺丝在烧制前要进行四步打磨,打磨完之后再进行烤蓝:从225 开始变为淡黄色,以下依次变为深黄、红棕、红紫、紫、深蓝,310 变为淡蓝,325 就会变为浅灰色。烤蓝的工序听上去很简单,然而细节上相称却不容易,杂质和油渍都会妨碍均匀一致的钢铁表面氧化并致使出现灰色的斑点,出现纹影或者不规则的颜色。


  • 包豪斯

在早期怀表的年代,瑞士表和德国表都追求精致的艺术呈现,不过在经历百年的发展之后,德国的工业化发展使得德国表开始追求复杂机械,并且注重精度和质量。而受到包豪斯(起源于德国,并在影响现代德国工业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风格的影响,德国表开始追求简单、经典的设计以及实用性。






A. Lange & Sohne (朗格)

1815 “200th Anniversary F. A. Lange” 限量纪念腕表

去年,为纪念萨克森精密制表创始人诞辰200周年,朗格限量推出200枚配备黑色表盘的1815铂金950腕表。其搭载的L051.1型自制机芯是朗格向萨克森制表先驱致敬之作,每个细节均为隽永设计和完美工艺的体现。除了以未经处理的德国银打造的3/4夹板外,此表还具备多个标志元素,包括手工雕刻摆轮夹板、经典螺丝摆轮、鹅颈式微调杠杆、以黄金套筒固定的红宝石轴承和蓝钢螺丝。表壳分别镌刻001/200至200/200的序号。表面采用三层设计,6点钟位置设有小秒盘,让人想起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打造的传奇怀表。




Glashutte Original (格拉苏蒂)

议员世界时腕表

大多数世界时腕表包含24个时区,功能强大的议员世界时腕表覆盖全世界37个时区。每一时区均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机场代码表示,可同时显示两个不同时区时间,及两地日夜显示,并兼顾夏令时与标准时制。中心纵轴呈对称式分布,包括12 点位置的原居地时间小表盘、6 点位置的小秒针盘及中心时针、分针。中心横轴上则分布着9 点位置的本地时间昼/夜视窗,以及3点位置的格拉苏蒂原创品牌标志。醒目的大日历显示窗位于4点位置。




NOMOS

Metro腕表

这枚腕表搭载DUW4401手动上链机芯,首次采用品牌自行研发的全新擒纵机构。腕表由知名柏林设计师 Mark Braun打造,动力储存显示以薄荷绿搭配红白两色进行显示,除了显示时分外,指针的特别设计带来全新的指示方式:指针末端变尖,令指示更为精准。同样新颖别致的细节还有:模拟精密测量仪器的分钟时标。



特立独行的日式新时计时代

日本正式采用公历纪年和24小时计时制是在1873年,比欧洲一些发达国家足足晚了3个世纪。当时的日本采用的是“不定时法”(依靠日出日落判断时间,昼夜六等分)计时制度。不同的计时方法大概是最初决定了日本制表业变得特立独行的一个因素。而这个年代,也是日本铁道飞速发展的时期,交通管理对时计的大量需求也推动了日本市场对钟表的需求。


成立于1889年的大阪钟表制造有限公司成为日本第一个推出系列怀表产品的公司。1877年,制表师和珠宝商服部金太郎在京桥采女町开设时计修缮所,随后1881年在银座开设服部时计店,终于,1892年,Kin-taro Hattori,一个和瑞士经销商打交道的日本人,在横滨创立了SEIKO,并使用瑞士和美国的工具创造出了日本本土制造的手表。不过日本制造的手表在当时价格要比瑞士钟表昂贵的多,为了保护本土制造,Kintaro Hattori利用自己良好的政治关系,鼓励政府上涨对瑞士金表关税,短短几年间,瑞士金表的关税从5%涨到了50%。而在1918年,另一个日本手表巨头西铁城的原型也成立了,来自东京的珠宝制造商Kamekichi Yakamazi Shokosha开始涉猎古董怀表的制作,当时他们制作了一支机芯被命名为16的怀表,在1924年将其命名为CITIZEN,他紧接着将自己的品牌也更名与此,因为这个“名称更容易在全球取得共鸣”。


接下来的十年间,日本钟表制造商的队伍快速壮大着,包括爱知钟表&电子仪器制造商、明治钟表、尾张精密时计制造商和怀表制造商等等。1899年,日本出台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让国产表深受其益,并迅速取代进口表的地位。而石英革命的爆发更是将日本这个制表业的后起之秀推上了历史舞台。而提到日本制表不得不提的卡西欧也是在石英革命后出现的又一代表性品牌。它不仅弱化传统制表对机械的强调,更是“不按理出牌”地在实用的特性上提出很多新的理念。比如顶着“摔不坏”的光环在1983年面世的G-SHOCK系列。与工艺相比,此时的日本制表已经将更多重心放在了对技术与科技的开发上了。


虽然石英危机过后,呼吁传统制表回归的声音不绝耳,但日本制表依然没有错失时机。1988年发布的Seiko Kinetic腕表即是电气和机械融合的结晶。其工作原理从传统自动上弦系统衍生而出,通过佩戴者手臂的摆动产生并存储电能。在上个世纪起起伏伏的制表历史就这样被科技与工艺联系起来,这也奠定了日本制表足以与传统制表竟争的实力。


SEIKO(精工)

Astron GPS 卫星定位太阳电能两地时腕表限量款

2015 年 Astron 系列推出了第三枚专为环球旅行人士设计的全新机芯。而搭载全新机芯的这枚限量款腕表。其表盘采用天然珍珠贝母材质,其卫星定位模块的能耗极低,所需能量仅凭透过表盘所吸收的光线即可驱动,即使表盘材质是珍珠贝母也丝毫不受影响。表带采用钛金属材质,以一系列大小不同的链节组合来确保贴合手腕的舒适度,并利用陶瓷材质制成独特的陶瓷镶嵌表壳。




OCEANUS (逸时)

OCW-G1000腕表

这是由卡西欧旗下高端金属指针腕表品牌OCEANUS【逸时】推出的※全金属材质GPS+电波太阳能指针表。将GPS卫星信号接收和六局电波接收两种不同的时间校正模式集合于纤薄表身之中,开创“地球时间”的崭新纪元。GPS+电波接收,在全球捕捉时间,并在第一时间与当地精准同步。在标准电波覆盖区域,OCW-G1000 优先接收标准电波;而在非电波覆盖区域,接收来自GPS卫星时间信号,从而实现全球范围内,无论在何地都能够稳定接收时间信息,精准校对手表时间。此外OCW-G1000采用一键式操作,长按手表右下方的GPS按钮,最快3秒便可捕捉到卫星,最快7秒自动校时,更可根据位置信息自动解析时区以及判断所在地有无夏令时,自动显示正确的时间。



CASIO (卡西欧)

G-SHOCK  MRG-G1000腕表

1996年,曾经只能用树脂实现的防震构造,首次在全金属材质得以实现,全金属材质防震手表G-SHOCK MR-G系列诞生。它将GPS+电波接收双重时间校正系统搭载在全金属防震表身之中。GPS+电波接收双重时间校正系统,将GPS卫星信号接收和标准电波(6局电波接收)两种不同的时间校正模式集合在表身之内,迅速解析时区和夏令时信息,在全球范围内精准校对手表时间。而强劲太阳能驱动系统,不仅仅是太阳光,连微弱的日光灯源也能转化为电能,并储存于大容量蓄电池里,保证各种功能的稳定运行。其电子表冠、按钮和保护零部件采用全新一体化构造,实现强大防震性能却保持小型尺寸;表壳和表带经过碳化钛深度硬化处理。



CITIZEN (西铁城)

光动能卫星对时腕表

表壳采用具有太空金属光泽和镜面抛光质感的流线型设计;表盘上四根表针分别由四个独立马达控制,移动和反应更为迅速。而钛合金材质的运用,使得腕表更为轻薄,厚度仅为12.4毫米。不仅可以通过接收卫星信号而校对时间,同时还可以显示40个世界城市的时间、夏令时、星期和日期显示以及万年历。




也许你还想看:

人们重回书店后,书店的生意怎么做?

别害羞!脱掉你的西裤换上牛仔吧|你该知道的混搭新技巧(二)

正当红,它们想上你的身体

我和银泰在中国的十年

张艺兴:理想世界的我跟二月红很像

不是音乐爱好者的工程师不是好的创业者

《芭莎男士》独家对话科比:如果有一天我不以篮球为生

蒋劲夫:没有起伏的人生,该多没意思

大片背后的掌镜者 | 中国顶级时尚摄影师 (上)

大片背后的掌镜者 | 中国顶级时尚摄影师 (下)

《老九门》 | 属于南派三叔的英雄梦

视频 |《芭莎男士》“有态度的旅行”,系列纪录片“遇见”正式上线 —— 首站苏格兰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