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微型小说:电子表

辣豌豆 2021-02-21 12:53:23

邢小胖磨磨蹭蹭地收拾自己的书,等所有的人都从教室出来,他才提着书包出来。我们谈论作业,谈论老师,谈论老师上课的时候形容我们的那个“返祖现象”是什么意思。

周六下午没有课,邢小胖问我干嘛去,我也不知道。后来说到同班同学大白刚刚显摆过那块他爸爸从美国带回来的电子表,能看日期,能看时间,能当秒表用。

“以后上体育课跑步的时候就可以跟老师说,你的表不准!”

“你敢吗?”

“我不敢,你呢?”

“我也不敢。”

“咱们也去买一块那种表吧?”我们用了一路的时间来计算自己的零用钱,邢小胖有点为难,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周六,我早早地等在市场门口,邢小胖显然是跑来的,我对他的迟到有点不高兴。

“你看,所以我们都需要表。”邢小胖说。

卖东西的本来还想像轰苍蝇一样把我们轰走,我拿出了攥出水儿来的一小团钱在他面前晃了晃。这个动作像个魔法,让摊主拿出了十几块电子表给我们挑。最后我选了一块白色的,邢小胖挑了一块黑的。“只有戴了表的人才是大人。”

出来的时候我们争相显摆自己的手腕,玩那种假装问时间的游戏,高高兴兴地一直玩到天黑。邢小胖告诉我,钱时从妈妈的皮包里拿的。

“你把表缩在袖子里,睡觉的时候放书包里,他们就不会发现了。”这是我出的主意。邢小胖点了点头,但看上去还是很担心。

回家的时候我也很紧张,父母见到我的表,起先很生气,妈妈还骂我是败家子,晚饭都在乌云里吃的,我都没敢说话。老老实实地写完作业早早上床睡觉了。真羡慕邢小胖,把表藏起来就没事了。

早上我早早到了学校,我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他,他还安慰我,让我也把表缩在袖子里,“看不见就不会难受了。”

出校门的时候我们被几个大孩子劫了,揪住邢小胖的领子抽嘴巴,几个耳光邢小胖就变得更胖了。把他所有的兜都翻了一遍也找不到一块钱,然后这些人就走了。等他们走以后,我们跑到学校旁边的居民楼洞里,这里一般都没什么人。邢小胖揉着红胖的脸笑着跟我说:“好在他们没有抢走咱们的手表,现在几点了?”

“四点二十五分,零四秒。”我笑了,这种游戏总是能让人高兴起来。“这是我们的战利品,你应该回家给你爸妈看看。”邢小胖点点头,揉着脸走了。

第二天,邢小胖到得比我早,脸更肿了。“我回家的时候让我爸看见了。他问我表是哪来的,我说是买的,我爸问我哪来的钱,我说从我妈钱包里拿的。然后我爸就打了我一个嘴巴,我爸劲儿真大,比昨天那帮孩子打得疼多了,还特别响。不过那也没有表扔到炉子里响,你知道吗?电子表扔在火力是会爆炸的。”邢小胖说。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