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哥大毕业,却去非洲当卧底,29岁的他只想改变全世界对中国的偏见(附视频)

无忧机经预测 2020-07-31 14:19:30


卧底

Hero


2002年,卧底梁朝伟靠在天台的栏杆上,

对长官抱怨:

“说好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

三年之后又三年,都快十年了大哥!”



黄泓翔怎么也没有想到,

十年后,

自己会像《无间道》里的卧底一样,

和带枪的国外黑社会、走私贩打交道,

在一次又一次的抓捕行动中脱险逃生......



黄泓翔,

野生动物保护者,

“中南屋”创始人。

他们平时主要做的事情,

其实就是把像一些中国青年人忽悠到非洲,

去做一些野生动物保护、

可持续发展相关的调研和项目。

黄鸿翔小的时候非常喜欢动物,

一直很向往去非洲的大草原,

去南美的亚马逊雨林等等。

只是小的时候觉得这些地方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

很遥不可及。



2011年,

黄鸿翔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本科毕业,

去了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学国际关系。

到了哥大的时候,

黄鸿翔惊讶地发现:

曾经我觉得遥不可及的非洲、南美这些地方,

我身边的外国同学基本上都去过;

而且去过的不只一个国家,还不只是去旅游。

发现了其实非洲和南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

黄鸿翔很希望像那些外国朋友一样,

也能够看到那么广阔的世界,

有那么多有意思的经历,

2011年,黄鸿翔第一个寒假之前,

黄鸿翔找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去了厄瓜多尔。

而厄瓜多尔的经历对黄鸿翔来说,

就像是人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他不仅去了梦寐以求的亚马逊雨林所在的国家,

见到了食人鱼等各种各样神奇的生物;

更重要的是,

黄鸿翔觉得他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世界现象。

用一个朋友的话说,

中国人虽然走出去了,但没有走进去。


2013年底,

南非的金山大学在招募中国记者,

去非洲做象牙、犀牛角贸易的调查报道。

黄鸿翔申请了。

也因为原来在南美洲的经历,

黄鸿翔被录取了。

其实那个时候黄鸿翔非常地不理解,

非洲这些野生动物保护的问题,

为什么要特地招中国记者过去做调查报道呢?


直到他走进非洲那些卖象牙的市场,

 他就明白了:

“当你走进非洲这些卖象牙的市场,

其实这些东西平时他们都是装在箱子里面,

不会公开售卖的。

但是当他们看到中国人过去,

就会非常热情、两眼放光,

简直就像看到了移动的钱包向他走来。


他这才明白,

自己的长相和带着中国口音的英语,

是他在当地调查战无不胜的法宝。

2016年4月,

肯尼亚政府在国家公园,

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象牙焚烧,

黄泓翔当天也在现场,

见证自己和野保伙伴的努力。


记者却冲过来,劈头盖脸一顿指责:

“中国年轻人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的父母,

不要再买象牙了?

是因为没读过书所以不懂象牙盗猎吗?”

黄泓翔:。。。。。



每次面对记者对中国人不友好的质疑,

黄泓翔尝试解释了半天,次次均告失败。

他发现对方带着大量的偏见,

导致根本不理会别的声音。

比如非洲的象牙贸易;





走私象牙的中国客

The Chinese ivory-smugglers in Africa




什么样的中国人在非洲参与象牙贸易?他们怎样做象牙走私?黄泓翔在莫桑比克做实地调查,详细描述现场真相。


今年10月30日,中国厦门海关查获了多达12吨的象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象牙走私案,价值6亿元。无独有偶,11月3日,坦桑尼亚一位中国人家中查出1.8吨藏匿象牙,引起非洲媒体轩然大波。根据纽约时报和大量国际专家估计,中国市场要对全球70%的象牙贸易负责。

纪念品级别

小董在一家中国通信公司工作,这个周六,被派到莫桑比克出差的他,来到了这个每周开放一次的“六月二十五日广场集市”,并为他将要结婚的国内亲戚用手机拍了一段祝贺视频。在随后的采购中,他买了几串象牙做的手镯。“你们看,我现在位处的是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最大的象牙市场。我会给你们带些好东西回去的!”

这个市场出售的手工艺品非常多样:非洲布画、木雕、果壳抽屉、小矿石做的首饰。然而,对中国客人而言,这个市场仅仅作为“象牙市场”而闻名。

 “你要什么?‘象牙’?‘黑木’?我们有,‘不贵’!”当地的贩子看到中国人经过时都会格外热情,用说得非常标准的几个中文词汇吸引这些贵客。他们的摊子边总是放着一个大纸箱,里面放着满满的象牙制品——一般来说,他们只愿意对中国客人出示。几乎所有的象牙制品都是中国人在买,而白人游客毫无兴趣。除了象牙,中国人还喜欢买黑木制品——那是一种需要漫长生长时间的珍贵硬木。多年以前,这个市场的象牙制品被公开售卖,然而今天,随着非洲抵制象牙的声音日益高涨,这种贸易进入了隐秘状态。

老李是中国一家石油公司的驻马普托员工,已经在马普托呆了两年。在市场上,他向新来的同事传授把象牙球手链带回国的技巧:“我们把绳切了,把珠子零散藏行李里带回去,能带回多少算多少,再拼起来又是手链。”

 “你一次不要带超过一两公斤就好。出莫桑比克没有问题的,在国内海关如果被查到,给他们就是了,反正这里很便宜。”老陈是中国一家建筑公司的驻马普托员工,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年。他每周都要逛象牙市场,并且挑选最上等的象牙。他向笔者展示了他的收藏品:手链,筷子,印章。

这就是中国人在非洲参与象牙贸易的最广泛类型:纪念品级别。无论是中国企业的外派员工,还是来开小店的中国沿海移民,很多人在回国时夹带少量的象牙制品。象牙制品在这里非常便宜,一对手镯折合人民币四五百元,在中国黑市,价格可高达一万。在亚洲,一公斤象牙价格高达3000美元,而在莫桑比克,贫穷的当地猎手仅以每公斤300元人民币左右出售。几经转手到了首都市场,价格也不会太高。

大量的中国散客购买,不仅因为有高达百倍的利润,而且风险非常低。“理论上,合法渠道的象牙手工品是可以当地销售的,只是不能出境。”莫桑比克北部麒麟巴国家公园的负责人包戴尔说。

莫桑比克在象牙方面的立法薄弱,严重的腐败令执法更加混乱。按照法律,每种动物在莫桑比克都有一个对应的赔偿价格,比方说,一头大象是一亿两千万当地币,折合美元四百万。被捕的盗猎者会被允许去筹集罚款并且赔偿,只有当他无法赔偿时,才会面临可能的牢狱之灾。而实际上,大量的盗猎者不会被捕,即便被捕也能通过各种漏洞逃走。而一些象牙制品可以当地出售却不能出境的规定,也在腐败面前犹如笑话。

 “给海关工作人员两千当地币(合人民币四百),他们就不查你的行李。”老朱是马普托机场的工作人员,参与了这座新机场的修建。他说,莫桑比克的机场海关只要愿意花钱打点,完全不用担心。

集装箱级别

 “纪念品级别”是不容小觑的,尽管单人量少,但大量涌入非洲的中国人足够形成庞大的市场。然而,比起这些散客,中国人还以更高级的形式参与走私。

莫桑比克的北部是大象盗猎的主要发生地,这里的主要港口城市叫彭巴。在彭巴,今天存在着大量中国商人,他们大多数从事木材行业,即将当地木材用集装箱运回中国。根据国际环境调查机构EIA2011年的调查,大量的中国木材公司有非法走私现象。那些木材公司并不自己砍伐,而是向当地人廉价收购木材——不管来源是否合法——并运回国内销售。钻着当地监管和海关的漏洞,他们的木材进出口生意处于灰色地带,并且有时会夹带其他灰色生意。

2011年,在彭巴港,一家名为天和(音译)的中国公司的木材集装箱,被查出夹带126根象牙原牙、一根犀牛角,和一些穿山甲鳞片。这家公司后被法院判处赔偿其当地合作方MITI公司350万美元,并已在今年8月被关闭。


德瓦是MITI公司的负责人之一,他不断地对媒体声明,MITI并没有参与中国人的象牙生意。他表示对曾经的中国伙伴很生气:“虽然没抓到证据,但是我知道,那么做(在木材中夹带象牙等违禁物)的不只是那一家公司。中国人总是这样!”

彭巴的中国个体公司大多运作于灰色地带,并且非常熟悉如何与腐败的政府打交道。

当笔者来到彭巴一家中国木材公司暗访时,见一男一女两名穿制服的莫桑比克人坐在他们办公室看电视,里面放着中国电视剧。

 “他们一个是海关的,一个是警察局的,理论上装箱时他们应该来看着。他们确实来‘看’,就是来收钱和看电视。”该公司一个小伙子笑着说。

“天和之所以被抓,是因为没有花钱打点周全。想省小钱,花了大钱。”另一家彭巴主要中国木材公司的管理者老周说。他声称他们公司是当地中国公司里唯一完全合法的,然而,笔者通过在线搜索,发现该公司也多次被抓获走私木材,被当地媒体称为“屡教不改者”。

参与走私的更高一层,是极少数权贵。在肯尼亚,一家中国公司的负责人对我说:“很多象牙是通过‘外交渠道’回去的,而不是通过我们这样的普通人。”

所谓外交渠道,指的是个别腐败的政府官员,利用乘坐的外交专机不用经过海关的便利,向国内走私象牙。这种渠道涉及人员较为高级,因而鲜有被抓获的实际例子。

2013年6月,新华社的外文版报道说,两名前往中国的外交官与军官,在赞比亚涉嫌携带价值14万美元的27公斤象牙时被捕。报道并没有提到这些走私者的细节。

我就此询问中国驻莫桑比克大使馆,大使馆表示:“绝大多数中国公民遵守莫法律,但也不排除个别人从事非法交易象牙的可能性,中国使馆将继续做好对本国公民的宣传教育。”

腐败与受害者

在非洲,部分中国人从体制漏洞里寻求利益,但另一方面,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不具备是非观念。

 “非洲人真是想钱想疯了。”一名驻彭巴的中国员工在微信朋友圈里上传了一只穿山甲的照片,并配上这句评论。那是当地人抓来卖给中国人吃的。据我了解,在彭巴的中国人大多数至少吃了一次穿山甲或其他野生动物,因为很便宜。然而,中国人并非不了解这是保护动物,甚至有时会因为这些行为而鄙视当地人。

 “非洲当地人只要给他钱,什么都干得出来。他们没有尊严,没有社会责任感。”一名在彭巴的中国木材公司老板老周说。像许多其他中国人一样,他也向我诉说他在非洲的遭遇,比如官员和警察如何腐败索贿,政府机关办事如何效率低下,还有频繁的抢劫等犯罪。在大多数中国人眼里,自己都是“黑暗非洲”的受害者,尽管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在这种法则中利益最大化。

 “木材现在越砍越少了,终究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准备转行做农业。”老周说。

老周和莫桑比克政府官员打过很多交道,也比较熟悉政治内情。据他介绍,接下来的总统大选中,一个候选人很腐败,另一个候选人很清廉正义。

 “如果那个清廉的赢了,那么国家会越来越好,但是木头生意这种就不好做了。此外,中国方面的监管和法律也越来越严了。我们必须根据接下来的大环境来决定我们的战略。”老周说。


Who are the Chinese smuggling ivory out of Africa and how are they doing it? Huang Hongxiang went to Mozambique to investigate


Dong has been sent to Mozambique by his employer, a Chinese communications company. At a busy weekly market he used his phone to record a message of congratulations for a relative back home who is getting married before buying several ivory bracelets: “Look, this is the biggest ivory market in Maputo, I’ll find some good stuff to bring you.”

The traders sell a range of crafts – paintings, carvings, cabinets, stone jewellery. But for Chinese shoppers, it’s just “the ivory market”.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Ivory? Ebony? We’ve got it, cheap!” The sellers are particularly happy to see Chinese customers, and have learned the Chinese words needed to attract them. Cardboard boxes by their stalls are full of ivory products, only to be shown to Chinese shoppers. Ebony, a precious and slow-growing hardwood, is another popular choice with the Chinese.

Li, an employee of a Chinese oil company, has lived here for two years. He explains to newly-arrived colleagues how to get ivory bead bracelets back home. “Cut the string and hide the beads in your luggage, then restring it when you get back – it’s still the same bracelet.”

Chen, a construction company employee, has more advice: “Just don’t take more than a kilogram or two at once. You won’t have any trouble leaving here, and if it’s found at customs in China you just have to hand it over – it’s cheap to buy here anyway.” He’s been working here for a year and visits the market every week, choosing the best products. He showed me his collection – bracelets, chopsticks, stamps.

The growth in the illegal trade in ivory and the involvement of Chinese citizens is a cause of major concern both internationally and in China. In late October, customs officers in Xiamen, a city in south east China, seized a 12 tonne shipment of ivory worth 600 million yuan – the biggest ivory bust in Chinese history. Days later, 1.8 tonnes of ivory were found in the Tanzanian home of a Chinese man.

The most common way in which Chinese get involved in the ivory trade in Africa is as souvenir hunters, such as Dong, Li and Chen. Employees sent here by their companies, migrants running small shops – many of them take small quantities of ivory on trips home. Ivory is cheap here – a bracelet might cost the equivalent of four or five hundred yuan, but sell for up to 10,000 yuan on the black market in China. In Asia, a kilogram of ivory could cost up to US$3,000, but hunters in impoverished areas of Africa will sell it for about 300 yuan, and it still won’t be too expensive by the time it’s reached Beijing.

It’s not just the huge profits that attract customers – they also know the risks are low. “In theory legitimate ivory products can be sold locally, they just can’t be exported,” saidBaodai, an official at Quirimbas National Park in the north of the country.  

Mozambique’s laws on ivory are weak, and the situation is worsened by rampant corruption. Legally each type of animal has a value – for example, an elephant is worth about US$4 million. Poachers who are caught have to pay that value in compensation, but are freed in order to get the money and are only jailed if they can’t pay. And in reality poachers are rarely caught and those that are slip through the net. Meanwhile, corruption makes a mockery of the rules on sale and export of ivory.

Zhu works at the airport: “Give the customs people 2,000 metical (400 yuan) and they won’t check your luggage.” As long as you’re happy to spend a little on bribes at the airport, he said, there’s no need to worry.

The souvenir hunters might only smuggle a little each, but the huge numbers of Chinese people travelling to Africa make for a huge market. In addition, there is another another class of smugglers altogether.

The north of Mozambique is a major centre for elephant poaching. The region’s main port, Pemba, is home to many Chinese businessmen, mostly in the timber trade – shipping containers of local wood back home to China. According to an 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 study in 2011, many of the Chinese timber firms are involved in smuggling – they do not fell timber themselves, but buy it cheaply from locals, asking no questions about whether or not it has been cut legally, then ship it back home for sale. They exist in a grey zone, taking advantages of regulatory and customs loopholes – and often they are involved in other shady businesses. 

In 2011, 126 tusks were found in a container of timber belonging to a Chinese company, Tianhe, along with one rhino horn and some pangolin scales. The firm was ordered to pay its local partner MITI US$3.5m, and was closed in August this year.

Dewa, a MITI official, insisted in the local media that his company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heir Chinese partner’s ivory smuggling. He expressed anger: “We might not have any evidence, but we know it’s not just the one company doing this. 


The Chinese are all at it!” Most of the port’s Chinese traders exist in a grey area and know only too well how to work within a corrupt government.

When I paid an undercover visit to one local Chinese timber firm I saw two uniformed Mozambicans watching Chinese soap operas on the office television.

“One is a customs officer, the other’s with the police. In theory they’re here to inspect the containers as we load them, but they just come for the bribes and to watch television,” explained a company employee, smiling.

“Tianhe got caught as they failed to pay enough bribes – that was a false economy,” said Zhou, manager of another large Chinese timber firm. He claimed his company is the only clean Chinese firm locally, but checking online found it was involved in multiple cases of timber smuggling. The local media referred to the firm as a repeat offender. Higher up the food chain there is a small number of more powerful smugglers. In Kenya an official with a Chinese firm told me that “a lot of ivory is moved via ‘diplomatic channels’, not by us ordinary folk."

He was referring to particular corrupt government officials who take advantage of their diplomatic flights to avoid customs and smuggle ivory. These are all high-ranking figures, and so it is rare for there to be any arrests.

In June 2013, Xinhua’s English edition reported that a Chinese diplomat and a Chinese military officer had been detained in Zambia on suspicion of smuggling 27 kilograms of ivory worth US$140,000. But there were no details on who these people actually were.

When I asked the Chinese embassy in Mozambique about this, the response was that “the vast majority of Chinese citizens obey Mozambique’s laws, but it is not impossible that certain individuals trade in illegal ivory. The embassy will continue its education efforts.”




今年年初的时候,

网络上不断揭露我们去泰国旅游体验的项目,

原来背后是那么残忍的训练。

但非洲的象牙贸易,更加血腥和暴力。




过去的五年里,

超过15万头大象在非洲遭受杀戮,

非法象牙交易在非洲和中国之间盈利超过十亿美元。



70%的人都不知道,

象牙有三分之一是长在大象的脸里面的,

盗猎者为了获得象牙,

会把大象的脸直接砍掉。



这张图片是前两年可能都会在腾讯新闻上看到的,

肯尼亚的象王萨陶也是因为这样的情况被杀。 



其实这里可以给大家讲一个小知识。

如果大家去看历史上的照片,

会发现以前像萨陶这样,

有非常长非常大的牙的大象其实有很多。

但是今天你如果去非洲,

很多时候你看到的只能是右边那样子的。

为什么?因为牙越大就越值钱。

 


盗猎者会优先去猎杀牙更大更长的象,

而它们的基因就这样损失了。

也就是说,

如果盗猎不断地进行下去,

我们未来去非洲,

你看到这样的大象的可能性就会越少。


象牙雕刻的工艺品

据报道,

全世界可能有一半的濒危物种都和中国人有关。

但又有多少人知道,

在中国真正买过象牙的人,

其实还不到0.1%。


然而,世界很难有机会听到我们真实的声音。

他们只会在惨剧发生时,

一遍又一遍“黑”中国的审美太残忍;


于是当地从事野生动物保护的朋友找到他,

想借用他这张难得的中国脸孔,去当卧底,

一起调查背后的产业链,他答应了。


偷渡到中国的国宝级蝴蝶,

被制作成工艺品


北极熊皮


雕刻精致的象牙工艺品


“当警察出现的时候,

你是离走私贩最近的一个活物。”

对方一边说一边塞过来唯一一件“武器”,

黄泓翔突然哭笑不得,

那只是一瓶辣椒喷雾。


对方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放心,只要你是个中国人,

在非洲人眼里,都长得像个走私贩。”


谁会相信这样一个瘦小、戴着眼镜,

还是一副男孩脸孔的中国人,

会是敢于冒险的卧底。

大概这也是他最大的优势吧。

然而黄泓翔对这个安慰,

突然感到特别羞愧。


黄泓翔在采访


到达当地后

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给对方打电话,

因为他扮演的是一个香港的大走私贩。


然后再一步一步,

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

双方约好时间、地点,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他到了现场要表现得比对方还紧张,

他站在那里东张西望,

生怕有警察出现。

话没说几句他甚至就开始质问对方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不是卧底调查的呀?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是真的想要做这个生意呢?


为什么表现特别紧张呢?

一是如果你不想被人怀疑,

就要先怀疑对方。

对方看到你表现得特别紧张,

就越来越放松了,


二是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

被激怒求自保的对方不会向自己开枪。


但是非常幸运,

这个人太相信他了,

以至于警察出现的时候他完全就懵逼了。

他根本就没有想象到,

保持着这个表情就被抓了。



他当卧底成功抓获走私贩的视频,

一定要看!!



还有一次,

他和另一个同事扮演情侣,

去越南的一个走私村偷拍交易过程。

警惕的走私犯突然抢过他们的包,打了开来。


回忆起那个片段,

黄泓翔还是感到害怕。

“一旦出事,没有人能救我们。”


幸亏出发之前,

“女友”故意在包里装了卫生棉,

盖在摄像机上,

这才打消了对方的怀疑。



他成功了一次又一次,

国外的组织都惊呆了,

他们说:你是我见过第一个做野保的中国人。


但是偏见还在继续。

每次参加国际会议,

来自不同国家的人自我介绍完,

等待他们的都是热烈的掌声;


当听到:“I am from China”,

几乎没有人鼓掌,

大家交头接耳的揣测眼前这位中国人的意图,

让场面一度很尴尬。


再比如他在坦桑尼亚过海关时,

海关警察听说他是做野生动物保护的,

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样,

大笑个不停......



于是小李子当制片人的纪录片《象牙游戏》

找到黄泓翔时,

其实是准备给他打码的,

因为对于调查人员来说,

打码比较能够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然而他不仅同意拍摄,

 而且坚持不打码出镜;


他在暗访中


“在国际上,

当大家说到象牙贸易、野生动物保护,

永远是一样的故事:

白人是好人,非洲黑人是坏人,

中国人是里面最坏的人。


所以,如果在纪录片里看到我的脸,

对西方人来说,

他会发现其实中国人在一起参与野生动物保护。”


而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

他也会发现,

你看,这货他能去做这些,我也可以。

野生动物保护这些事情,

我们中国人也可以参与,

它离我们没有那么遥远。”



连黄泓翔自己都没想到,

这部电影,获得无数大奖,还入围了奥斯卡。

“这是所有象牙贸易题材里,

中国人形象最正面的一个片子。”

“黄泓翔就是中国的007。”



更让所有人激动的是,

纪录片海外公映一个月后,

中国就颁步了象牙禁令。



虽然不能当卧底调查,

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2014年,他成立了中南屋,

一个在非洲的,

带有强烈中国属性的类似NGO的存在,

一个中国青年人走进非洲的平台,

个中国(中)与发展中世界(南)对话的空间(屋)。

他希望中南屋就像一座桥,

可以打消更多人对中国的偏见,

以及中国对非洲的偏见。



办公室也是他们的家,

一开始什么家具都没有,

大家必须席地而坐。


除了社会调查,

他们做最多的一件事,

就是把中国的年轻人送到非洲去。

他们一起参与剪盗猎者设立的铁丝网,



然后去救助一些受伤动物的活动。

其实这些活动在非洲举办了不知道多少年,

只是在他们之前,

从来没有中国人参与到这样的活动中去,

尽管有一百万的中国人生活在非洲。



中南屋还和当地大使馆、

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一起去做公益徒步、

彩虹跑等活动,

希望能够更好地宣传野生动物保护;

而当地华人开的饭店、超市,

在他们的感染下,

也开始自发张贴保护野生动物的宣传海报。



除此之外,

去了之后发现这个村子做的一些篮子挺漂亮的,

于是尝试帮他们把这些篮子卖到中国。

这样就可以给这些村民带来一些经济收入,

减少他们做盗猎的动机。



因为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张,

野象每年迁徙的时候,

会践踏和啃食庄稼,

当地人用尽了办法都不管用,

非常愤怒,扬言要杀光大象;


于是黄泓翔从中国筹集一些资金,

带着中国的青年人到那边去,

帮他们安装一种太阳能灯的围栏。

白天充电,晚上这些灯就会一闪一闪。

而大象看到这些闪烁的灯光,

就会觉得这是有人在活动,

它们可能就不会靠近。



他让当地部落与动物之间,达成了和解。

也让他们明白,

中国人来到他们的家乡,

并不是只为了“买买买”。


这个闪烁的灯,是这位肯尼亚少年发明家——马赛男孩Richard发明的(右一),前阵子他还受邀与马云会面。


成立至今,团队的全职人员只有4个人,

而他们每次组织的活动,

比起国外的那些保护组织,

规模还是非常非常小的。

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想过要放弃:

因为这是从0到1 的突破,

很多“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只要去做了,都可以变成可能。

 

于是央视拍摄纪录片《中国人在非洲》,

黄泓翔是第一集的主角之一,

豆瓣评分8.0。


BBC、国家地理、netflix纪录片......

也纷纷报道这位29岁中国小伙子放弃高薪,

在非洲为中国、为全世界做的事情。


他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行动,

让更多人知道:

中国人热爱动物,

并且一直在为之奋斗;



连世界上最著名的野生动物学家,

珍妮·古道尔都钦佩的握着他手说:

“You are my hero。”



很多人却还是不能理解,

就这么几个人,

在异国他乡为了野生动物到处奔波,

真的值得、有用吗?


要知道,

毕业于常青藤名校的黄泓翔,

大可以一毕业就去大公司做金融、咨询,

过体面的生活;


黄泓翔在纪录片《中国人在非洲》回应说:

“虽然这样赚到了钱,但是其实没有意义。

因为你没有给世界提供一个,

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至于一个人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他赞同珍妮·古道尔说的:

“你要相信,

每个人就是都很重要,

每个人都能发挥作用,

每个人都能带来变化。”



黄泓翔也坚持,

如果我们都有这样一份坚持和心意,

我们就是改变这个世界的重要一部分。


“因为世界不是被作恶者摧毁的,

而是被看到了邪恶却一言不发的人摧毁的。”



黄泓翔《我为什么要去非洲保护野生动物》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