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对香港“最美搬运工”的热炒很低级

谭吉坷德 2022-08-18 08:44:24


 


(图片来自网络)

香港一位叫做“小珠”的搬运工女孩这几天在内地火了,媒体甚至为其冠名为“最美搬运工”。有媒体更评论这是:能量超正,体现出一种自强不息的奋斗理念。甚至认为这就是陶行知先生那首著名的《自立歌》的香港践行者。

且慢,先让我们看看主人公小珠自己是怎么讲的。小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不可以倒下,因为我倒下就没有人撑我”。就是这样饱含心酸的语言,有些媒体居然能够把它放大到是一种奋斗理念,是在追求奋斗中获得快乐。这不是无知,这是无耻。这不是歌颂,这是深入骨髓的嘲讽。

因为父亲生意失败,高中毕业的小珠必须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她所受过的教育使她只能做酒店保安、文员、销售员、清洁工、救生员。小珠离开看起来轻松的酒店工作是因为“不管是不是做错事,老板都会骂你,客人又会骂你”。事实证明做一个女搬运工并非小珠的首选,更谈不上从中追求什么快乐,而是生活所迫。这和某媒体“最美搬运工,美在奋斗中”的意思大相径庭。凭空给小珠这个香港女孩子添加上这样厚重的教化义务也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小珠生存已够艰难,她不能也无法承担这样的的社会责任。

媒体似乎要兴奋的为内地和香港青年树立一个励志榜样。兴奋之余却忘记了内地和香港是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在价值观念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资本主义传统劳资关系在两地虽然趋同,但理论上讲仍然是两个东西。价值观的分歧是两地的先天性矛盾。有些媒体努力的要把两种不同社会伦理基础的劳动伦理说成一个东西,,,估计他们自己也很难搞得清楚。

我不否认小珠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是令人尊敬的、是人们应该学习的东西。我对这个坚强的女孩子从心底有一种深深的敬意。但是铁的事实告诉我们,小珠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社会不公平。因为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还是其他的什么社会,让小珠这样一个纤弱的女孩子因为生存承担如此繁重的体力劳动都是社会的耻辱,也是制度的耻辱。小珠没有媒体赋予她的高尚觉悟,她辛勤的劳作只是为了“有汗出有粮出”。她疲劳的时候会感到“脚软”,她跌倒的时候会感到疼痛,她对自己大腿及胳膊的肌肉“我都惊太MAN”。她双腿大大小小的淤伤记录的不是媒体评论的那样是一种自强不息的奋斗理念,而是“我不可以倒下,因为我倒下就没有人撑我”的艰辛和残酷。

 


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劳动者并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体。这个社会的榜样不是小珠,而是李嘉诚、龚心如、李宗盛等等等等。反正你就是把百度搜到底,你也绝不会找到小珠。面对着无数香港各行各业的榜样,媒体试图把小珠打造成香港精神领域的“成功人士”,说好听点是专业水准欠缺,说难听点是一种意识形态“乱伦”。这种“树榜样”的惯性思维就是“鸡同鸭讲”,是典型的“拎着猪头走错了庙门”。看看李嘉诚资产大转移的“英国情結”,看看香港的富豪们有哪一个没有大英帝国国籍或其他帝国国籍。就在这样一个地方,试图到香港去寻找内地曾经有过的“劳动精神”、劳动光荣和劳动快乐,是一件错得很离谱的事情。

贫富悬殊一直都是香港突出问题。哪怕到今天,香港的贫困住户仍然高达100万人以上。有香港特色的“棺材房”“笼屋”同香港摩天大楼靓丽光鲜的外表形成鲜明对比。香港穷人住房状况恶劣震惊世界。香港的生活成本居于世界最高之列,大量的人们过着无可奈何的低质量生活。小珠是否在这个行列之中不得而知,但是如果失去了劳动能力,她和她的家庭会咋样?这是一个很黑暗的问题。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最美搬运工,美在奋斗中”,需要什么样的弱智才能说得出口。

小珠是值得尊重的,就像内地的农民工一样值得尊重。因为他们才是这个社会运行和发展的终极力量,是人类创造的主体。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他们一直在劳动最不光荣的氛围中处于“倒下了就没有人撑我”的危情状态。改革开放中私营企业能够发展起来,外商投资者愿意到中国办企业,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份报告显示从1992年到2004年珠三角外来工平均工资仅增长了68元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在劳动者阶层日益商品化的今天,媒体大费周章的在精神上激励他们,不如寻找一下这后面的社会根源,尽可能的修复社会的正义性。使小珠和内地的农民工们倒下去的时候能够有人撑,或者在要倒下去的时候有人能够扶一把。

有些媒体有一种很不好的做派,我称之为“经营苦难”。这是一种毫无底线的对穷人的嘲弄,是一种揭开穷人身上的创伤再撒上盐水的变态。客观的说,并非所有的媒体都在这样做,有些媒体出发点可能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能量超正”。可是他们却从来不正视雇佣关系下价值观念的变化和劳动者的悲伤,一直用公有制的语境和价值观念去评价和解释社会。他们一边要求雇佣关系条件下的个人道德化,。这无疑是一件想揪着自己头发上天的事情。这种传播不但无法解释社会,反而会在更大的背景上造成思维混乱。不但不能凝聚人们的共识,反而会使自己快速的边缘化到一文不值。

。他们早已就切断了与这个群体的“脐带”。这些在老百姓心目中走下神坛的媒体,当他们一边在高楼大厦中吹着冷气,一边臆想和制造小珠和农民工们在炎热天气中劳动的快感和神圣,试图以此拓展意识形态的社会性。这种乱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堕落。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