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女子下雨天睡觉忘关窗,结果一男子爬进来非说要躲雨!

九妹深情好歌单 2018-07-02 06:24:38


第一章 捡了个便宜老婆!


“结婚?我还不知道她什么星座呢…”

萧正置身在熙熙攘攘的路口,迎着烈日眺望街对面的明珠大厦。肠子都悔青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睡一觉就要负责?还逼婚?

搁在封建社会,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就该浸猪笼!

明珠市的七月又潮又热,转了两趟公车的萧正遍体大汗,皱巴巴的衬衣如保鲜膜死死黏在身上,难受之极。

嗓子冒烟的萧正拧开矿泉水,一口气灌下大半,又从兜里抽出几张被汗水打湿的报纸,反复确认招聘板块实在没有自己能够胜任的工作,这才淋上水,蹲在地上拭擦挤公车时被人踩脏的皮鞋。

明珠大厦别名帝国大厦。高达一百零八层。是明珠市最富盛名的精英集中地。市民以在帝国大厦工作为荣,企业也以能在大厦租几个单位彰显财力。萧正头一回踏足帝国大厦,不想被那群优越感爆棚的商界精英看扁。努力完善着自己的外形。

“诶。那谁谁谁。”

萧正刚到大门,一名身穿制服的中年保安闪身而出,轰赶道:“这里不是你乘凉的地方。赶快离开。”

眼神轻蔑,满脸鄙夷。如同赶苍蝇,不耐烦挥着手。看来在这炎热的夏季,已经不止萧正一人试图混进去蹭冷气。

“乘凉?”萧正双眼一瞪,训斥道。“你长眼睛没有?我像这么不要脸的人?”

保安耻笑道:“那你来做什么?上班?谈生意?收购企业?”

保安见多了浑水摸鱼的家伙。还真没见过混得这么恬不知耻的。忍不住揶揄了两句。

“佳人有约。”萧正一本正经的理了理衣领。一副成功人士做派。

“哟。就你这模样还佳人有约呢?说说都约了谁?”保安不留情面的嘲讽道。“要不要我帮你把林画音和沈曼君叫下来陪你喝杯冻饮,聊聊人生。顺便指点一下江山社稷?”

保安所提二女是帝国大厦公认的冰火双娇。一个冷若冰山,生人勿近。另一个则热情似火,狂野妖魅。满足了大厦职工对女性的所有渴望。还能单双日交叉幻想。

听保安这么一说,萧正歪着头发呆:对我死缠烂打的会不会就是其中之一呢?

天地良心,前晚萧正喝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一觉起来连女人的长相也没记住。酒吧的灯光昏暗模糊,更不可能看得清。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稀里糊涂的夜晚,非但终结了萧正回国后的初夜,还惹上在道德层面无法拒绝的麻烦。冤到姥姥家了。

“想什么呢!?”保安怒目圆睁。一副铁杆粉丝的正义嘴脸。“赶紧滚蛋!否则别怪我动粗!”作势去拔别在腰间的橡胶棍。

“怎么回事?”

争执间,一名身穿银灰色OL装的妙龄女郎走了过来。

步伐沉稳凌厉,迅捷却不显急促。光听脚步声,就能判断此女心性骄傲,精神世界强大。

抬头一看,只见这位OL女郎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瞥视二人。脸蛋白净如玉,高挺精致的鼻梁下拥有一双热情似火的红唇。胸脯饱满高耸,直欲破开衬衣。

“红姐。”保安点头哈腰的解释道。“这小子想混进大厦,被我识破了诡计还在狡辩。我正要把他赶出去。”

气势冷厉的红姐也不吱声,面无表情的打量被拦在门外的萧正。

形象邋遢,气质颓废,仿佛几天几夜没睡好似的,双眼布满血丝,脸色呈现病态白。就连最能体现男人品位的手腕上,也只是戴着一块不超过一百块的白色电子表。整体看上去如同一个困顿已久的落魄大叔。置身于精英成群的帝国大厦内,显得极为格格不入,令人沮丧。

“你是萧正?”红姐提心吊胆的问道。

“嗯。我就是。”萧正不着痕迹的收回逗留在红姐胸部上的视线,礼貌的问道。“小姐贵姓?”

前晚共度良宵的女人就是她?

身材火辣,脸蛋也不错。虽然和萧正幻想中的倾国倾城有较大出入,但领出去也不算丢人。更不担心被人惦记。

嗯。算是中规中矩的对象吧。

萧正努力缓解着巨大落差带来的失衡心理。

“你不必知道,跟我走吧。”红姐心灰意冷的转身,朝大厦内的中央电梯走去。似乎失去了最后一点耐心。口吻生冷如冰,令人不适。

“看见没有?”

萧正顺手点了一支烟,趾高气昂的斜睨保安:“她就是和我有约的佳人。收拾一下行李吧。明天你会收到一封沉重的辞退信。”

保安呆若木鸡,三观尽毁。

叮咚~

电梯在八十八层停下,红姐抢先一步钻出电梯。仿佛一秒钟也不想与电梯内令人绝望的萧正相处。

紧随其后的萧正双手抄兜,为了防止即将到来的尴尬,他若无其事道:“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吗?环境不错。一个月能赚一万块吗?”

“我拿的是年薪。”红姐也不回头,凌乱而急促的步伐出卖了她不堪的心情。

“年薪多少?”见对方肯配合,饱受找工作之苦的萧正故作轻松道。“怎么也有五万吧?现在市场萎靡,工作越来越难找。像你们这种年轻女孩要找一份不受歧视的工作更是难如登天。”

“两百万。”红姐口吻冷漠的说道。

“两百万!?”萧正虎躯一震,瞠目结舌。

不用回头,红姐也猜得出萧正复杂的面部表情。心中更生出一丝报复的快-感。

落魄成这样也敢瞧不起女人?让人发笑的大男子主义!

红姐心头正舒爽着,身后却毫无征兆的传来一把蕴含着恼怒与愤恨的质问:“你都富成这样了,还让我垫付房钱。有你这么办事的吗?现在你就抠成这样,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我对你太失望了!”

红姐娇躯一颤,险些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垫房钱?

过日子?

红姐羞恼之余,更为受人敬仰的总裁即将和这种奇葩男人在一起而感到绝望。

“首先,我瞎了眼也不会看上你。”红姐缓缓转过身,目光冰冷无情道。“其次,要见你的人不是我。而是我们的大老板。”


第二章 契约婚姻!


萧正脸庞上三分错愕,七分惊讶。端的是精彩纷呈。就在红姐打算再落井下石一番,出出恶气时,萧正复杂的脸色骤然一敛,‘啪’地点了一支烟,一脸庆幸道:“我就说那晚只是喝大了,又不是猪油蒙了心,色鬼遮了眼。再饥渴也不至于这么将就。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不等红姐爆发,萧正推门而入,丢下一句吩咐:“咖啡不加糖。谢谢。”

萧正记得门口的牌子上标记着‘总裁办公室’五个大字。也就是说,在屋里等候自己的是红姐的顶头上司。身家好多亿的女富婆…

这种上流社会的名媛、女富婆不是应该换男人如内衣,夜夜做新娘吗?怎么会睡了一晚就黏上自己?难道,我不经意间的某个小细节出卖了自己高尚的人格与灵魂?

办公室很大。左侧是一排巨大的实木书架。琳琅满目的摆放着闻名于世的珍藏书籍,许多还是孤本。右侧有一个小型会客区,沙发茶几的摆放角度充满敌意。没有烟灰缸,没有杂志,连喝水的器具也找寻不到。加上这里的地毯明显新于其余地方,萧正甚至可以断定,办公室主人从没在这里招待过任何客人。

但此时,会客区的单人沙发上,赫然坐着一个身穿工作装,冷到骨子里的极品美女。她洁白如雪的美丽脸庞上仿佛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一双黑白分明的秋水美眸投射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寒光。也许正是因为她的存在,这间宽敞的办公间气温骤降,与室外形成冰火两重天。

萧正注意到,美丽女人的旁边站着一个约摸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西装笔挺,皮鞋铮亮。可那张颇为儒雅的脸庞上却闪烁着若隐若现的不安与紧张。很明显,与冰山女人同处一室对他而言是一件十分折磨人的事儿。尤其是站在她的旁边。

“站住!”

就在萧正朝会客区走去时,冰山女人冷不丁开口。口吻强硬,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就连她旁边的中年男子也肃然起敬,如军人一般挺直了腰板。颇为滑稽。

反观萧正,却不急不缓的大步朝前,一脸从容的坐在了女人的对面。中间仅隔着一张不足一米的钢化茶几。肆无忌惮的近距离欣赏这幅美景。

女人美得惊艳。

五官如雕刻而出,巧夺天工,弹指即破的肌肤嫩如蛋白。红唇丰润如花瓣,两排洁白如贝壳的牙齿闪闪发光。眉宇间经久不散的萦绕着冷傲之色。让绝大多数男人只看一眼,就会不由自主的自惭形秽,生出强烈的自卑心理。

但萧正却自动屏蔽了冰山女人释放出来的锐利气势,认真端详了片刻之后一脸释然,正襟危坐道:“我终于找到那天晚上酒后乱-性的原因了。如果时光倒流,我想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和你开房。哪怕那是五星级酒店。”

冰山女人那一汪秋水似的美眸瞬间从寒冰变为烈焰。直欲喷在萧正身上,把他烧得尸骨不存,挫骨扬灰!

知晓内情的中年男子却对萧正的逆天言语充满无尽的敬佩与——同情。

得罪谁不好?竟敢得罪帝国大厦的头号女强人?明珠市异军突起的新锐女富翁?

谁不知道这位新奥集团的掌门人出了名的憎恨男人。您老倒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趁着冰山美人喝多了拉去开房。

小兄弟,知道死字有几画吗?

林画音胸腹宛若有烈火焚烧。情绪几度跌宕,终是依靠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住游走于崩溃边缘的神经。咬牙道:“邓律师,把资料和合同全部给他。”

“是。老板。”邓律师心虚的点头,从文件包取出昨晚临时准备好的资料和合同。

“什么资料?”萧正娴熟的弹了弹烟灰,飞得满地毯都是。

这个粗鲁而无礼的举动再次牵动有严重洁癖的冰山女人的敏感神经。但她再度强行压制下去。冷艳俏脸上却微微爬起几丝迷人的红晕。明显是处于崩溃边缘了。

“老板的个人资料。以及你们的婚姻契约。”邓律师耐心讲解。“介于你们的情况比较特殊。这份婚姻契约虽然没走民政局的程序,但在协议期间内,也是具有法律效应的。任何一方违背协议的条款,都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以及赔偿。”

萧正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随手抓起冰山女人的个人资料,一面翻开一面说:“我既然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你的霸道要求,自然会遵守信用。没必要向我提供你的全部个人资料吧?坦白说,就冲你这张脸,我根本不介意你是诈骗犯还是仙人跳。”

他这般说,视线却迅速落在了冰山女人的个人资料上。

“林画音,女——原来你就是林画音啊。”萧正唇角微翘,继续往下看。“二十七岁——你都二十七岁了?居然比我还老两岁。嗯,哈佛出身,还拿了工商学的硕士学位。女学霸啊。新奥集团首席执行官。喂,你二十七岁就当上CEO了,家里很有背景吧?走后门了吧?”

萧正一边阅读林画音的个人资料,一边恶毒的点评这位明珠新锐女富豪。流露出基本上演变成癌的仇富心理。

林画音的脸色在萧正恶毒点评的过程中忽明忽暗,忽白忽青。一双素手死死攥成拳头。分分钟能气出个三长两短。

但她还在忍。她也必须忍。因为萧正还没签字,她的契约婚姻还没正式生效。

“咳——”

邓律师察觉到林总蠢蠢欲动的怒焰,干咳一声道:“萧先生,您先看看婚姻协议吧。如果没有问题。签个字就会生效。”

“嗯。我也不想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萧正拿起婚姻协议。随便扫了一眼。提出自己的异议。“大部分条款我都能接受。但其中一条我觉得有欠考虑。”

邓律师目光一闪,暗忖这小子又要整什么幺蛾子。谨慎问道:“萧先生。请问您觉得哪一条不合理?”

萧正抽了一口烟,一本正经的说道:“第九条:协议期间,双方虽有夫妻之名,但不必履行夫妻义务。我觉得这一条有点不近人情。”

“有什么问题?”邓律师抽了抽嘴角。暗感大事不妙。

“邓律师你也是过来人,相信能够明白我的苦衷。”萧正神情严肃的说道。“像我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平时呼朋唤友喝个酒,吹吹牛,讲几个荤段子,这情绪一上来,总得想办法解决不是?你这倒好,一方面用道德约束我的行为。另一方面又不能行夫妻之事。这不是成心要憋死我——”

啪!

忍无可忍的林画音猛地掏出藏在身上的裁纸刀,浑身颤抖的指向萧正,如盛怒的雌狮子尖声怒斥:“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第三章 你是什么星座?


林画音仿佛火山喷发,彻底暴走…

她真的被萧正气疯了!

这年头哪有这么极品的男人?穿着风格贴近上世纪八十年代,古板落伍。嘴巴恶毒尖酸,素质低下恶劣,眼睛红肿得好像三天三夜没睡觉。浑身透着轻佻孟浪的气息,颓废如街边流浪汉。

这就是即将与自己签订婚姻契约的男人?

想到那晚居然和这么一个人渣败类同床共枕,还夺走了自己珍藏二十七年的宝贵初-夜,林画音简直怒火攻心,生无可恋。

众所周知,这位鼎鼎大名的新锐女富婆出了名的厌恶男人。平日别说与男性过多的接触,连多看一眼都嫌恶心。好几个垂涎林画音美色的纨绔公子不信邪,制造各种偶遇与之见面,最终都被一瓢瓢冷水泼得偃旗息鼓,一蹶不振。

而新奥集团上千余职员之中仅有不足五十名男性,一度被誉为男人的天堂,由此可见林画音对男人排斥到何种地步。

但如今,头顶明珠第一美人光环的林画音非但被萧正夺走最宝贵的东西,并迫于无奈与之签订婚姻契约。还被口无遮拦的萧正恶意中伤,数落了个遍。如何不让身为天之骄女的林画音彻底失控?

林画音十四岁那年家庭破碎,小小的心房埋下了对婚姻的恐惧以及对男人的敌意,之后这十三年,她非但没对婚姻和男人的态度有任何好转,反而愈发严重。甚至一意孤行的决定一辈子不结婚,不组建家庭。全身心投入事业。可偏偏事与愿违,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因情绪低落,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的跑去酒吧借酒消愁。结果碰上这么个极品,并在烂醉之后与之发生关系。

最致命的是,在咨询了医生,并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推算之后,林画音确定,那一晚,是她当月受孕成功率最高的夜晚。

“只要男女双方身体健康,怀孕的几率高达九成。”

医生给出的笃定结论将林画音推下万丈深渊,方寸大乱。

怀孕?生子?

如果一切顺利,她注定要走上结婚这条不归路。

童年的阴影让她恐惧婚姻,对男人更是深恶痛绝。可若是真的怀孕,她也必然要给后代一个完整和睦的家庭。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辙,生活在无尽的痛苦深渊。

所以她绝望的找到了一夜春宵的萧正,提出签订婚姻协议的要求。并将期限定于保守的两个月。如果没怀,合约将自动失效,二人各奔东西,互不相欠。如果怀上了——

林画音就认命。与这个比普通男人更让她厌恶反感的男人组建家庭。为孩子提供一个美满幸福的童年。

林画音已经憋屈的满肚子苦水了。可那个极品男人还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她的底线,对她进行言语上的挑衅,眼神上的戏虐。这让久居高位,办事向来雷厉风行、不屈不饶的林画音恼羞成怒,大有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架势。

既然你要羞辱我,那我就豁出一条性命,和你同归于尽!

林画音随身携带的裁纸刀将她偏激的本性展露无疑,亦宣告了她誓死不受辱的底线。

见老总拔刀,邓律师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两步,怕殃及池鱼。萧正却似笑非笑的盯着娇躯乱颤、脸色铁青的林画音,由衷赞美道:“连生气都美得另辟蹊径,我想我已经不可自拔的被你勾引了。”

“我跟你拼了——”

啪!

也不见萧正有什么动作,那把被林画音死死攥在手心的裁纸刀凭空消失。没了踪影。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玩刀实在影响美感。”萧正没收了裁纸刀,没心没肺的说道。“好了。我们言归正传。协议条款我都接受。给我一支笔。”

林画音见状,浑身发抖的坐回沙发,冷冷道:“邓律师,笔。”

缩回身子的邓律师连忙取出签字笔,递给萧正:“萧先生,你在最后一页签字就可以了。”

萧正接过签字笔,龙飞凤舞的写下大名。

邓律师见谈判总算告一段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小心翼翼的问道:“萧先生。我们老板已经把个人资料全部交给你了。希望你也准备一份个人资料给我们。毕竟,这份协议时限为两个月。双方多了解一点,总会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我的个人资料啊?”萧正摸了摸下巴。如数家珍般脱口而出。“身高一米八。腿长占一半。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

萧正点了一支烟,继续道:“平时喜欢种种花,养养小动物,得空练练书法,读几本世界名著。像路见不平一声吼,拔刀相助救美女这种老掉牙的往事,就让它随着我的记忆消失在历史的漫漫长河之中吧。嗯,简而言之,用这句话来形容我最贴切不过: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

邓律师觉得自己就是嘴贱,太贱了。没事问这孙子个人资料干什么?林总也没事先交代啊。真是多嘴!

“你有工作吗?”林画音强忍着万马奔腾的怒火,冷若冰霜的质问。听语气,像在审犯人。

“目前有好几家猎头公司在与我接洽。他们提供了诸如CEO、COO、CFO等职位供我选择。但就我个人的生活习惯来说,我不太能接受太累太辛苦,没有私人空间的工作。所以还没正式给予答复。”萧正一本正经的说道。

“也就是没有?”林画音一针见血道。

萧正强调道:“只是暂时的。”

“邓律师,查一下公司有什么空缺岗位。”林画音冰冷道。

“喂。你这是干什么?瞧不起我?施舍我?我还没做好当小白脸的思想准备呢!”萧正振振有词的辩论。却没得到任何回应。

邓律师迅速过滤了一遍公司的实缺岗位,详细说道:“人事部缺一个培训经理。财务部缺一个出纳。保安部缺一个保安。这是公司目前最迫在眉睫的三个实缺。”

“我从小就展现出了优秀的领导才能。是一个天生的指挥家。”萧正干扰着林画音的决断。“培训经理这个职位于我虽然有点大材小用。但勉强算是三个职位中最接近我真正实力的。”

“没有别的岗位了?”林画音蛾眉微蹙。可以看出,她并不认为萧正能胜任以上三个职位。

“营销部的清洁阿姨因为儿媳妇怀孕辞职了。最近部门员工对工作环境颇有微词——”

“喂!我堂堂八尺男儿怎么能当清洁工?你们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萧正激愤道。“就算你们想让我从基层做起,顶多不给我培训经理的职位,我去财务做出纳总可以吧?实不相瞒,小学五年级那年,我还拿过全市珠算大赛一等奖!”

不知是对萧正的喋喋不休感到厌烦,还是‘儿媳妇怀孕’五个字刺痛了林画音的敏感神经,林画音冷冷道:“去保安部报道吧。今天正式上班。”

萧正长吁一口气,暗自侥幸。虽然没如愿成为培训经理,但保安也不错。工作清闲,无拘无束。符合萧正懒散的生活状态。

可瞧着冰山女人对自己流露出来的不屑、厌烦,乃至于憎恶的眼神,萧正心里颇为窝火。不就是睡了一觉吗?又没谁强迫你,你要不乐意,我还能霸王硬上弓不成?至于把我当成十恶不赦的大变态看待吗?

萧正知道林画音给自己这份工作的动机,就是怕自己玩失踪,偷偷跑路。饱经找工作之苦的萧正也不推辞,干脆来个顺水推舟。成为这间被誉为‘女儿国’公司的光荣保安。

不过出于不忿,萧正好整以暇的坐直身体,神情肃穆的望向满面冰霜的林画音:“既然咱们现在都成为合约夫妻了。不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说。”林画音冷冷道。

“你是什么星座?”萧正好奇的问道。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戏虐之色。

林画音脸色微怔,对萧正的提问万分费解。但为了尽快打发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混蛋,随口道:“处-女座。”

“你已经不是了。”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谢谢大家)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