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香港:衰落城市和堕落青年

大浪淘沙 2020-07-31 14:16:10

直到我毕业,他们再也没有闹过什么幺蛾子了。

 

 

(二)

 

虽然有种说法是蠢就是坏、坏就是蠢,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区分一下这二者,绝大多数的香港年轻人不是坏,而是蠢。区分一下的必要就在于,蠢还有挽救的可能,而坏则不一样了。

 

毛主席有一句诗“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讲的就是要正确区分“蠢”和“坏”。郭沫若看完了《三打白骨精》之后义愤填膺,觉得唐僧蠢到爆,真该肉体毁灭,遂成一首诗,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咒念紧箍闻万遍,精逃白骨累三遭。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教育及时堪赞赏,猪犹智慧胜愚曹。”毛泽东看完之后感觉不对,写了一首和诗:“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这首诗的每一句都很重要,不过本文我们单拎出来颔联谈一谈。郭沫若不是说要千刀万剐么,毛泽东说不对,唐僧和孙悟空直接只是人民内部闹矛盾——“僧是愚氓犹可训”我们要挽救他、教育他、改造他,把他拉到正确的轨道上来;而我们和白骨精则是敌我矛盾——“妖为鬼蜮必成灾”,要彻底消灭干净。老毛的政治智慧在短短一句诗中就体现的淋漓尽致。

 

以我在香港的经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香港的年轻人当中,愚蠢的唐僧是大多数,而邪恶的白骨精是极少一小撮。当然,唐僧问题也必须要重视,如果不能教育改造好他们,那就会是“精逃白骨累三遭”——依旧造成很负面的后果。

 

我刚去香港的时候,经常跟朋友们说,这里的本地年轻人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智障气息。后来想了想智障这个词用的太不友善了,于是就改成了“浓浓的天真气息”。比如在学生会中一些一本工作问题的处理,大陆学生明显要表现的比香港学生更合理、更有效率;再比如对一些文史哲和社会基本常识上,就像我文章开头举的那两个例子,双方已经产生了本质性的差距。

 

我有一套不成熟的理论,我认为大陆香港青年之间的差距,是人均资源占有量差异导致的(这里的资源不是狭义的自然资源,而是广义的社会资源、经济资源、教育资源等等)。从根本上讲,大陆人口人均资源占有量低,而香港经过了数十年的繁荣,人均资源占有量毫无疑问远大于大陆。也正因为此,香港青年不需要过于拼搏向上、过于努力奋斗,就能获得自己相对满意的资源占有;而对比人口众多、上升渠道狭窄、社会资源并不丰富的大陆,需要的竞争则要激烈和残酷许多。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感觉到香港青年中浓浓的“天真”气息,因为整个社会的塑造并不需要他们进化的多么“成熟”。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这一次港中大撕海报,大陆女生无论在英语口语、逻辑思维、表达气场上,都秒杀了香港女生,就是可以从人均资源占有量整个理论来解释:大陆人要去香港读个书,真的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层层选拔层层筛选,只有变得更优秀才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占有;而相比下的香港,人均资源占有量高——这里具体体现为教育资源的占有量——虽然港中大是一个优秀的高等院校,但是香港人去港中大毕竟要比大陆去容易得多,这就体现出了人均资源占有量不同下,走到了同一社会位置年轻人,会有怎样的差异。

 

同理,在每次帝吧远征时,大陆的网络表情包秒杀港台,也是这个道理。想想大陆网络多少人啊,能从论坛、天涯、贴吧、人人网、微博这种血雨腥风的地方混出来的,哪个不是人精?岂是港台这种几百万就到头的网络生态体量能比的?

 

所以说这就牵扯到了另一个问题——由竞争带来的社会良性发展。整个大陆网络生态领先于港台乃至日韩等地,跟不断竞争带来的蓬勃发展是密切相关的。本文的题目叫做“衰落城市,堕落青年”,其实这二者不是互为因果,而是一组共同的结果——在社会资源高度发达后,共同的结果。

 

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是,会出现经济增长动力的匮乏,向更加先进、更有活力的经济体系转变的成本增加,城市的衰落在所难免。我之前的文章《驱离的世界》《向左走日本,向右走香港》中讲的都是这个道理;同样,当社会资源丰富、人均占有量高之后,青年发展动力会受挫,他们不需要过多的竞争就能获取令自已(相对)满意的资源,因此缺乏学习新技能、新思想、提升自己的动力——不止在香港,日本的宅男、欧美发达国家吃福利不工作的年轻人都是不同国家文化中青年选择的共同表现。


(三)

 

我们再回到香港问题中。《毛选》开篇第一卷第一篇第一句:“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毛主席还说过:“政治就是把我们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很显然,一棒子打死所有香港青年是极其愚蠢的斗争策略。

 

绝大多数香港同胞是讲道理、认朋友的,只不过他们在弥漫着浓浓腐朽与堕落的社会气息中,无法得到正确的、有效的信息。就比如说我那位对港英时代、女王总督一窍不懂的香港朋友,我们现在的关系还很好,你只要把道理给他讲明白了,他是认的,上个月他还跟我说他正好有事去深圳顺便买了我的书。对于大多数香港青年,我们要区分人民内部闹矛盾和敌我矛盾,绝大多数人就是“僧是愚氓犹可训”;但是也要警惕“妖为鬼蜮必成灾”的一小撮分子。香港的形式非常复杂,可以说是国际反华势力影响中国的桥头堡,各路妖魔鬼怪你方唱罢我登场。还有一些人基本就放弃拯救吧,基本也浪费精力:


————————正文分割线————————


新书已出版:《生而贫穷》正式出版,感谢大家支持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