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树大招风》:香港遗少的自渎

霍老爷 2020-11-08 16:01:32

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举行颁奖典礼,《树大招风》拿到影片、导演、编剧、男主角、剪辑五个最佳,算是最大赢家。


说一下这部电影吧。


树欲静而风不止。风是时代。

这不是你的时代了。卓子强、叶国欢、季正雄三大贼王或早或晚都认识了这一点。



叶国欢单枪匹马用一把AK47掩护兄弟们撤退,镇定自若,有张翼德长坂坡之风,可是这样的英雄豪情,在一艘往大陆走私家电的渔船面前被击得粉碎。一趟船,比兄弟们出生入死流血流汗要赚得多,“发过周润发”,叶国欢身为大贼的骄傲一下子崩塌了。

时代变了,叶国欢跟着改变。

他学着去做一个商人,倒卖家电,在90年代的经济大潮里,他做的不错,有铺面有人脉,甚至还有了靠山。然而他做的不开心,工商局的一个科长,海关的一个科长,公安的一个局长,都能让叶国欢点头哈腰,击溃他心理最后一道防线的是他被大陆一个不知名的小贼抢劫,叶国欢彻底失去了理智,咆哮着:

然而,公安局的宋局长却不屑一顾的反问:你是谁?

“你是谁?”的问题同样困扰着卓子强。卓子强也不开心,他绑架香港最大的富豪之子,勒索创吉尼斯纪录的金额,当着警察的面示威,卓子强一下子到了人生巅峰之后再也找不到从业的“成就感”,他是一个有理想的大贼,让他抢劫更小的目标,他的人生失去了意义。


季正雄带着两个一心要吃“大茶饭”的大陆仔,却发现自己落魄潦倒的手下宁愿过贫民窟的小日子也不愿意跟自己扯上关系,而在金店外面,季正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大茶饭给大陆仔,金店外他看着赌马几秒钟抢的钱胜过自己周密策划的抢劫行动,而那些荷枪实弹的警卫们是他绝对不敢正视的。他不甘心,但这就是时代,这就是风。在金店外面,他一定想过很多,绰号是“商人”的他,也思考过精明的自己未来或许会落到他手下的那步田地。

出来做贼,做大贼,大家都以为自己只是要钱的,等有了钱,才发现,大家要的不仅仅是钱。

叶国欢要尊严,卓子雄要成就,季正雄要安全。而选择以九七香港回归为背景的三位香港导演,当然也不是在说三大贼王的故事,他们要说的是香港,是香港回归之后的失落彷徨和不甘。

影片里三大贼王于回归前一天落幕,结束了大贼们叱咤风云的一生,似乎香港也结束了自己最辉煌的岁月。



香港电影最擅长的题材莫过于警匪片,而在97之后,连抢劫都这么难了,身为业界翘楚的三大贼王都活得如此憋屈,那么香港的普通人更是雪上加霜,这大概是电影的暗喻。

TVB里有句十分烂俗的台词,几乎被所有TVB里的三姑六婆,俊男靓女都说过: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言外之意,不开心,大不了不做咯。大不了下面给你吃咯。话语间,透着港人的自信。

然而这种自信,港人却再也没有了,风暴来临之时,港人只能憋屈地活着,并把羡慕嫉妒的目光投向大陆。

风中风中 心里冷风
吹失了梦 事未过去 就已失踪
此刻有种种心痛
心中心中 一切似空
天黑天光都似梦
迷迷惘惘 聚满心中
追踪一片冷的风
各种空虚 冷冷冷
吹起吹起风里梦
过去的心 火般灼热
今天已变了冰冻
记忆中 突然又痛
只因空虚再作弄
你似北风 吹走我梦
就让一切随风




在大风的撩拨之下,没有树能纹丝不动。

《树大招风》的英文名Trivisa指佛教三毒贪、嗔、痴,即世间众生之所以沦入苦海不得解脱的根源。

风无处不在,风是躲不过去的。风起自青萍之末,也起于港人的内心。


季正雄占一贪。他的精明都是为自己,自私的他,连旧日手下的女儿都要利用,给他的钱,都要刻意把有血的给人,而他对那两个大陆仔,从一开始大概就存了黑吃黑的心态,这样的人,难怪路越走越窄。

叶国欢占一嗔。他虽然做了正行,却还是想着做大贼的骄傲,他要做叶国欢,做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叶国欢,而不是藏头缩尾,让小公务员灌得喝酒喝到吐的叶国欢,不是那个被海关临时人员拍手臂的叶国欢,不是那个小资的叶国欢,香港警察一句大陆客让他怒发冲冠。

卓子强占一痴。他执着于搞一票更大的买卖,在自己的业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此不惜重金悬红,找出叶国欢和季正雄,殊不知,这纯粹是痴心妄想。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心动。

香港的传奇,来自于全国的精英在一个特殊的年代里汇聚在这个弹丸之地,这是特定历史的产物。

那时候,香港汇聚了黄霑、金庸这样的人才,也汇聚了卓子强、叶国欢、季正雄这样的“精英”,才铸造了香港的传奇。影片中的三个大贼原型,是季炳雄,张子强,叶继欢,其中叶继欢是大圈仔,季炳雄本是广州扒手,张子强的父亲是逃港一代,都不是产自香港本土,就连大贼,都不是香港的本土产物,正是因为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才有了香港的传奇。 

有了大陆风暴的因,才有了香港传奇的果。而在港人却认为是理所应当。


他们本生于风暴,却不甘心死于风暴。他们不知道,他们如香港一样是风暴的产物,风向转换,自然摔得粉身碎骨。

这三人在香港这个和平合法,安静稳定的地方,警察也不敢越雷池一步,才能恣意妄为,成为三大贼王。而到了大陆,只能夹起尾巴,因为这里有更强力的组织。

这部影片透露的港人心态十分值得玩味,这是香港遗少借对香港遗老的怀念而产生的顾影自怜。

贪嗔痴三念不除,迟早也是命运坎坷,这不只是说三大贼王,还是在说所有港人。贼王的故事已经结束,而香港的故事没有。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并关注

与我一起成长

后台回复“100”可以提取我的文章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