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若你不弃,此生不离

放牛娃的秋天 2020-11-15 06:38:29

在簇拥的人群中,有一位着白色棉质连衣裙的女子特别扎眼,她长的很漂亮,钧白瓷般的皮肤里透着自然粉,水灵灵的大眼显得那样灵动。她站在落地窗旁,一边看着起落的飞机,一边哭。

    忽而,一位顶着啤酒肚的秃发中年男子,手里提着简便的行李朝她走来,“小姐,时间快到了,登机吧。”

    曾唯一立即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吸了下鼻子,她眼巴巴地凝望着大厅里的人群,试图能找到自己所能熟悉的影子,终究眸子暗淡下来。

    啤酒肚的秃发中年男子许元宝是曾唯一的管家,效劳曾家二十多年,看着曾唯一长大的,他还不知自家小姐想些什么?他有些不忍地说:“老爷和太太会去温哥华找小姐的,小姐先上飞机吧。”

    曾唯一点头,即使高挑的身材也给人一种楚楚动人的模样,这是在以前的曾唯一身上看不到的。曾唯一一向是清高地睥睨着旁人,盛气凌人的姿态过着大小姐该有的骄纵。

    那年,她净身离开香港,离开之前,她并不知道自己怀有身孕。

    在国外待了不到半个月,传来她父母因破产双双自杀的消息,曾经香港十大财阀之一曾家一夜轰塌,曾家小姐曾唯一下落不明。

    ***

    2006年,香港国际机场门口,站满了记者,几乎扎堆在等待谁。一架私人飞机停在S停机位上。S停机位是专门给香港大财阀私人专机所设,目前能在S停机位停的私人飞机只有香港十大财阀,其皆已有自己的飞机场了。

    “BOSS,今儿为何要把专机停在国际机场?”戴黑框眼镜,一脸白净,着深蓝西装的助理Bartley看着门口立着的记者不胜头疼。

    他前面的一位男子,海拔比他高些,一身黑色西服,嘴角噙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在考察你的能力。”说完便朝那扎堆的人群走去。

    Bartley垮下肩膀,一脸无奈地望着自家BOSS,这真是让人头疼的考察,尤其是那群娱记,比苍蝇还难缠。本来商人招揽不出娱记,奈何BOSS魅力无边,与那有全港第一美腿著称的名模关心灵闹出了绯闻,才涉足到了娱乐圈里来。

    其实,BOSS确实与关心灵的关系匪浅。

    一辆黑色高级轿车停在门口,戴着黑色墨镜穿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恭恭敬敬朝来人鞠了一躬,打开后座门,顺便阻拦蜂拥而至的记者。记者见采访没戏,只好把目标锁在身后的助理Bartley上,Bartley哭丧着脸眼睁睁看着自己掉队,被记者挤到一角落问长问短。自家BOSS则面无表情地进了车,留下有着最俊美之称的侧脸给娱记们拍。

    万恶的BOSS啊,受苦受累的永远是他这位助理。

    纪齐宣双手交握,打开车上随身笔记本,看下最近公司签下的项目。坐在副驾驶位的男子是纪齐宣的保镖邱楚,他忽而转头对纪齐宣道:“纪总,关小姐问你今天有空没?”

    纪齐宣稍稍抬下眼皮,但眼神似乎并没有打算离开电脑屏幕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今晚八点,深湾游艇会见。”

    “纪总是自驾还是?”

    “叫导航员吧。”纪齐宣关上电脑,捏了捏额角,倚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邱楚也适当闭上嘴,回头看司机开车。

    其实邱楚对一向不谈感情只谈生意的纪齐宣居然与花瓶关心灵拍拖这事颇为好奇,也不知那种须有外表的女人哪一点吸引了自家BOSS,大老板为BOSS选的名媛千金可比那关心灵好多了,无论出生还是学历更或者说外表。

    ***

    在某一屋村菜市场,一位衣着极其拉风的高挑女子很是引人注目,穿着纯白色小西装,鲜黄的超短裙,白色高跟鞋,配上她那一头茶色波浪卷和笔直让人流鼻血的长腿,很扎眼。她捏着一条翻白眼的石斑鱼,戳了又戳,脸上倒有嫌弃之色。

    卖菜大婶有些不耐烦了,“美女,到底要不要买?你跟这鱼有仇啊?戳这么久?”

    曾唯一抿了抿嘴,有些犹豫,她再戳了下那条鱼,觉得那肉没弹性,红豆说挑鱼要看鱼眼清不清澈,再者就是鱼身戳起来有没有弹性。她挑了那么多鱼,就属这条鱼鱼眼清澈,只是这肉没什么弹性。

    正在她犹豫之际,一只肥胖的手把它拿起来,“老板娘,包起来。”

    曾唯一一听这声音,好似遇到救星一般笑颜如花地转头,“红豆。”

    红豆人如其名,圆滚滚的身材,黑红的皮肤,由于肉太多,五官都被肉挤的变形了,不过她眼眸明亮,嘴角带着乐天派的笑容,并不因自己的容貌而难过。红豆的腿上被人抱着,是一位皮肤白里透红的,有着圆溜溜大眼,即使年龄不过五六岁,但鼻子已经显得很英挺,加上消瘦的锥子脸型,长大一定是个美男子。

    这莫不是红豆基因突变,生出这么一个俏儿子?只见那漂亮的男孩朝曾唯一做了个鬼脸,“妈咪,买条鱼都这么磨磨蹭蹭,丢脸。”

    曾唯一脸一羞红,不去搭理他,挽着红豆往外走。三人便走出菜市场了。卖菜的大婶一直发愣,旁边老伴感慨,“红豆旁边那位是谁啊?我们屋村怎么搬来这么一位漂亮的少妇?”

    买菜大婶撇下嘴,极其不屑,“外国回来的亲戚,一看就知道是下不了厨房的少奶奶。都当人妈了,穿的还这么招摇。瞧瞧,这么大佬小仔子眼睛都直了。”

    老伴呵呵大笑,立即把自个目光收回来。

    买好一些家常菜,红豆终究忍不住对曾唯一说:“唯一姐,屋村鱼龙混杂的,你还是不要穿的这么高档招摇,屋村人仇富很厉害,见不得有钱人的。”

    曾唯一微笑,“红豆的意思是让我穿朴实点?”

    “红豆阿姨,我妈咪在温哥华的工资百分之五十为她服装做贡献,百分之四十为我服装做贡献,剩下百分之十才用来吃饭,我妈咪衣服从来是在高档百货商场购买,没有朴实的。”说着,还很是不满的白了一眼曾唯一。

    曾唯一敲了下自家儿子的头,略显尴尬。

    红豆一脸无奈,曾唯一不做大小姐都这么多年了,除了性格平易近人外,生活习惯还是追求高层次,难怪在温哥华过不下去,卖掉她父母给她唯一的财产一栋大别墅跑回香港来。

    红豆是许元宝的独女,相依为命。她一直是个胖丫头,曾唯一对谁都摆出一副大小姐模样,唯独对红豆好的没话说,这是谁也料不到的。也许是爱屋及乌,曾唯一极其尊重她的管家许元宝的原因。不过,最后她家垮台,那些以前趋炎附势的齐体四散,唯独许家给他们诸加帮住,虽是杯水车薪,但也表现出一番情意。所以,曾唯一的父母才放心的让许元宝送曾唯一出国避难。

    许元宝自曾家倒台以后不再做管家了,现在在开出租车,一般到晚上十二点换车回家。平时就红豆一人在家靠着一架老式缝纫机缝做衣服赚点小钱。红豆因为有肥胖症,身形庞大,工作很难找,也找不到婆家,也许自身也有些自卑,很少出屋村,屋村的老居民都认识红豆。

    红豆带曾唯一各地转,一来是让曾唯一熟悉下环境,二来,是教曾唯一怎么在屋村生活。

    屋村不比富人住的那些浅水湾,设施齐全。它是政府提供给收入低于政府所定标准的人的福利性出租屋,房间小,人流量混杂,很少有巡警巡逻,市井生活强,小偷、抢劫也多。

    红豆很担心曾唯一,主要是她着装在屋村显得格格不入,很容易成为目标。曾唯一本来也想换些平常朴实的衣服穿,可逛了几下服装店,下不了决心,实在是穿不下手。曾唯一是一个极其爱美的女人,她容不下自己有一点不得体,简单来说,她是以貌取人的肤浅之人。

    曾唯一的儿子曾乾对红豆摆摆手,“红豆阿姨,别逼我妈咪了,穿成这样,她会自杀的。”

    曾唯一一个爆栗砸在儿子头上,“有这么说妈咪的吗?”

    “我说的是事实嘛。”曾乾眼里包起一泡眼泪,闪烁地看着曾唯一。红豆一愣,这曾乾是模样是越来越像那负心汉了,她一直无法理解,唯一为何要给那个男人生孩子?爱美如她,也不怕身材变形?好在眼前美貌依旧的曾唯一保养的好。

    曾唯一和儿子是暂居在红豆那五十六平米的房子里。回香港也差不多将近两个星期了,曾唯一现在忙于三件事,一是自己的工作,二是住宿问题,三是儿子教育问题。

    曾唯一对于儿子的教育问题早就选好了目标,那自然是香港顶级幼儿园——皇家幼儿园了,那是她小时候的幼儿园,如今香港早回归,她记得走之前名字还没有改,听人说现在改成榆林幼儿园,不过实质还是一样,能在那里读书的孩子不是有钱家的就是有权家的,极其难进。

    红豆知道曾唯一的想法,不禁翻白眼,“我说……唯一姐你现实点,你现在可不是当初十大财阀的曾家大小姐了,那所幼儿园你想都别想了。”

    曾唯一忽而拿出一本杂志,翻出一篇专访皇家幼儿园的现任校长的那页,指着上面的人物,“瞧,这是谁?”

    “赵素颜?”红豆也感到颇为吃惊。

    赵素颜是当年十大财阀之一赵家的二小姐,一直是曾唯一的小跟班,曾经那会儿贵族群里,两人关系还算不错。红豆一下子沉默了,看照片,赵素颜虽然在微笑,但完全感觉不到亲和力,也不知念不念旧情。红豆虽有一丝忐忑,但曾唯一似乎很在乎这次的契机。

    红豆说:“希望不要碰上什么钉子。”

    “我又不是让她免费让我儿子进学校,只是想通过关系进去而已,这点忙都不帮?”想当年,赵素颜的现任老公李大公子还是她让给她的,要不是她让给她,什么时候轮到她做李家大夫人的位子了?曾唯一心里嘀咕着,倒有一派天真的模样。她觉得赵素颜这点忙应该会帮忙的吧。

    找名人的电话永远比找普通人的电话简单的多。曾唯一不消两天打听到赵素颜的电话,便打了过去。事情似乎比曾唯一想的还要好些,当赵素颜得知是曾唯一,虽吃惊了好一会儿,但毕竟见过世面的夫人,二话不说,连忙答应了,还邀请她参加朋友聚会,说是曾经的朋友都想念她,叫她务必来。

    曾唯一本想不去的,但也不好驳了赵素颜的意思,毕竟人家愿意帮忙,该给个面子。她只好答应了。聚会地点——胜凯撒。

    胜凯撒几乎是当初他们那一伙财阀子女常常聚会的地方,设独立包厢,环境极其优雅,可谓是当时九龙地区最好的典雅之地。曾唯一刚听到这个地方,是颇为吃惊的,她未料,都这么多年了,他们现在还常常在胜凯撒小聚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也没变化吗?

    红豆得知曾唯一要去聚会,心头涌上一股担忧。富豪排行榜上,曾唯一的儿时玩伴皆在里面,那些高高在上的有钱人会情谊大于利益吗?曾唯一虽为人母,心境还是那般浮躁,她能沉住气吗?

    而且……

    纪齐宣会在。

    林穆森已经离婚了。

    红豆终究是担心地睡不着,轻轻碰了下睡在她身边的曾唯一。曾唯一扭了下身子,有些不情愿的侧着身子继续睡。

    “唯一姐。”红豆再次碰了一下。

    曾唯一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看向红豆,“怎么了?”

    “你有想过见到纪齐宣会怎样吗?”

    曾唯一那双迷雾般惺忪的眼终归听到“纪齐宣”三个字清澈起来。她说:“他现在应该很风流了,我韶华已逝,可没本事拆散人家了。”

    “……”红豆一口气没上来,傻逼样的盯着一脸严肃的曾唯一。曾唯一冷笑,“我生下他的孩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红豆静默,似乎在耐心等待她的揭晓。她忽而抬起眼看向天花板,“我要气死他,自己孩子的母亲是他最讨厌的女人。”

    “这样对乾乾不公平。”红豆略有迟疑的停顿了下,而后还是说了,“林穆森离婚了。”

    红豆明显看到曾唯一的手有些抖,呼吸比刚才快了点,不自觉地开始咬嘴唇。这是曾唯一紧张的惯有的现象。红豆不禁叹息,果然,她只要一提她最爱却得不到的男人,她就会紧张。

    红豆再问:“你还要那么做吗?不要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了。”

    曾唯一忽而翻个身,不再说话。红豆望着曾唯一的背影,想起她那么迷恋林穆森那段时光。

    “凭我的魅力,一定可以搞定林穆森。”那时的曾唯一是那么自信,那么美丽。

    ……

    “为什么林穆森明明喜欢我,却不向我表白?难道要我先吗?太没面子了,我不干。”那时的曾唯一第一次面带愁容,却依旧有小姐的骄傲。

    ……

    “他明明喜欢的是我,怎么可以和别的女人订婚?”那时的曾唯一既气愤又委屈,但一直保持着自己的骄傲,从不低头。

    ……

    “我一定要比他早结婚。”那时的曾唯一参加他的订婚,语气带着倔强和不服。

    一个美丽十足的女人,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男人,眼睁睁地看他和比自己丑的女人结婚,严重伤害了女性的自尊,尤其是像曾唯一这样众星捧月的骄傲公主。

    岁月如梭,曾唯一虽与曾经不同,但那样的好胜,能变吗?

    chapter.2

    曾唯一今天穿的很美。她有一双让所有女人都艳羡的修长美腿,穿上紧身连衣裙,更凸显她的身材。她的皮肤钧瓷般白皙,穿上黑色,加上自身的气质,带着高贵。

    她不喜浓妆,这次聚会,只是略施粉黛。俗话说人的长相三分靠容貌,七分靠打扮,可曾唯一是个例外。她有着最完美的五官,重组在一起,就好比上帝精心雕刻的完美杰作,化妆只是稍稍锦上添花而已。

    曾唯一以前喜欢一头的直发,那样显得清纯。如今,她的一头微卷,成熟的打扮,倒显得妩媚了。她对着镜子把额前的头发挽在耳际后面,细细打量起自己。

    “红豆,我是不是老了?”

    26岁的岁月在曾唯一脸上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只是曾唯一的心境老了许多而已。红豆坐在凳子上,摘豆角的青筋,她随意的抬起头,轻描淡写地说:“那我岂不是人老珠黄了?以前的那些富家子弟见到你照样如从前一样脸红心跳给你写情书。”

    曾唯一便不再说话。她随意的敷衍笑了几下,唇抿的很紧,呼吸略有急促,红豆都能听见她的呼吸声。红豆知道她又在紧张了,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纪齐宣而紧张,还是因为林穆森。

    “妈咪,你照镜子都快半个小时了。”曾乾抬起自己手腕上的电子表,好心提醒发愣的曾唯一。

    曾唯一这才把目光收了回来,走到自己儿子面前,捏了捏他的小脸,“妈咪一定把你送到榆林幼儿园。”

    “其实我不需要,我想上小学。”曾乾把头撇过去,阻止自己的脸继续受虐。

    “你虚岁才六岁,年龄没到。”曾唯一反手拍拍他的脸蛋,立正身子,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拿起包包准备出门。红豆适时唤了她一声,“唯一姐。”

    曾唯一转身看向红豆,疑惑的看向她。

    “你等等,我爸送你过去。”

    正说完此话,门被打开了,许元宝顶着他那陈年不变的啤酒肚,对曾唯一憨厚一笑,“小姐,我送你过去。”

    曾唯一心头一暖,微笑点头。她知道人心险恶,大多数人见风使舵,像许元宝一家,也许是她在香港唯一的避风港了。见曾唯一离开,红豆不免担忧的叹息。

    这次聚会是福是祸,一切未知。不过她唯一知道,要是纪齐宣知道曾唯一为他生了个儿子,不会无动于衷,善罢甘休。

    晚上六点半。不夜城的香港灯火通明,霓光霞影。曾唯一自来到香港很少出去过,此时她坐在车后,歪着脖子看向车窗外,不禁笑起,“我爹地一直担心香港回归以后香港就完了,现在看来,反倒是更上一层楼了。”

    “是啊,这些年来,香港发展很快。尤其是资本家们。有钱的更有钱,没钱的倒也能糊口。”许元宝通过后视镜瞄到曾唯一眼中一闪而过的暗淡,马上禁口。许元宝知道曾唯一这几年怎么过的。曾唯一本是个千金大小姐,不会以什么“寒窗苦读考取功名”这种学习增强自身的素质来提升自己,她的出身就是一种资本,所以她并不会花时间好好去读书,而过世的老爷也不强求这些,以致曾唯一没有很高的学历。

    如今事实难料,没了出身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又没有很高的学历,在外国生活定是举步维艰,所幸样貌出众,进入一家上市公司在公关部从业,收入可观,奈何曾唯一大手大脚花习惯了,总是“月光”,以致一次火灾便走投无路,把残败的房子卖了,回到香港。

    许元宝不禁问起,“小姐,工作方面有什么打算?”

    曾唯一说:“想过很多可能,但是都PASS掉了,真懊恼以前不好好学习,如今也不用愁找不到工作了。”

    许元宝建议,“香港的公司也很多,可以考虑跟温哥华一样。”

    “嗯,我会考虑的。”曾唯一对着后视镜微笑。许元宝通过后视镜见曾唯一微笑,虽与六年前的笑容差别很大,但还是毋庸置疑的表现出,曾唯一是个迷人的女人。

    在胜凯撒外停泊的车子都是国际名牌高级轿车,承载曾唯一的出租车停在门前,倒显得很滑稽。当曾唯一这样气质的女人从出租车里走出,更是觉得是一种幽默了。

    要是以前那样爱面子的曾唯一,一定会直接暴躁的找个地洞钻起来。然而,人总是在不断的改变,尤其是在生活的变迁中。曾唯一还体贴地叮嘱许元宝,“许伯伯,路上小心点,今天别太晚回家了。”

    许元宝报以微笑,手指做出一个“OK”。曾唯一便提着对自己而言算是品牌的包包走进胜凯撒。曾唯一不知胜凯撒不是以前那种对公众开放的餐厅,已然变成只对会员开放的私人俱乐部。曾唯一进去前被人阻拦在外,要求出示通行证,这把曾唯一的老脸弄的通红,一时有些无措。

    正在她有些尴尬之余,从门口走来一位着酒红色对襟开领子连衣裙,高跟鞋的“噔噔”声在偌大的大厅里分外响亮。

    赵素颜热情吆喝一声,“唯一。”

    曾唯一只是朝她笑了笑。从赵素颜靠近开始,曾唯一便能闻到一股属于花类的清香。曾唯一只是觉得有哪些不妥,又想不出是哪里,就是觉得这香味有些怪怪的。她朝赵素颜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赵素颜上下打量曾唯一,她似乎很意外曾唯一还能如往昔一样光彩照人,嘴角噙着笑说:“唯一啊,我们都被岁月摧残不行了,你怎么一点也没变?真不公平。”

    赵素颜这话倒说的真有水准。赵素颜虽不及曾唯一,但毕竟年龄不过三十,还处在女性最美时期的巅峰,怎么摧残也不会摧残到哪里去,她这话不过是看不惯曾唯一还是如以前一样,艳压群芳罢了。曾唯一性格变了许多,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冷嘲热讽的反唇相讥,而是笑了笑,“你也没怎么变,还是一样那么漂亮。”

    赵素颜冷冷笑了起来。忽而想到什么,她立马换了一张脸皮,“走走,那群被宠坏的少爷们肯定等的不耐烦了。”说罢,便拉着曾唯一往里面走。

    刚才拦着曾唯一的保安,此时却对她面带微笑,目送她进去。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门被赵素颜打开了,她一把把曾唯一推进去,欢乐地对里喊:“瞧,谁来了?”

    原本就很安静的屋里,更是鸦雀无声。在这打着冷色调灯光的屋里,一排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是赵素颜的老公李大公子,李萧山,另一个是曾唯一不怎么想见的纪齐宣。

    由于灯光比较暗,曾唯一见不到他此时的表情,只见他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红酒抿了一口。李萧山显然是错愕了,他微微张着嘴,盯着曾唯一道:“天啊,一一!”

    赵素颜立即推曾唯一到他们那边坐。曾唯一不大情愿被赵素颜推到纪齐宣旁边的位子上坐下。她还没坐到两三秒,纪齐宣便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喷嚏,实在受不了便从衣兜里掏出一块蓝色方格手帕开始擦鼻子。曾唯一略有失神的望向那块蓝色方格手帕。

    赵素颜立马抱歉道:“哎呀,齐宣,我忘记你有蝴蝶兰花粉过敏症了,抱歉。”她立即把披在身上的披风压在沙发底上,再偶尔看向他手里的那块手帕,又做出惊讶状,“咦?这手帕不是唯一送给你的吗?还留着呢?”

    纪齐宣不紧不慢地解释,“这是我自己买的,那块早扔了。”

    赵素颜便把目光投向曾唯一,曾唯一只是笑而不语。曾唯一以前是个霸道的女人,她要求身边的人都要按照她的去做。纪齐宣对蝴蝶兰花粉过敏,随身总会带面巾纸以防万一。曾唯一觉得一个大男人带面巾纸不雅观,便买了一块方帕,要求纪齐宣随身带着。她一直觉得纪齐宣自身上下有着高贵气质,唯有蓝色条痕的手帕才配的上他的气质。

    眼前这个男人,因岁月的变迁,似乎气质更浓了,浑身围绕着一股浓郁的雾气,反倒让人琢磨不透,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是面无表情,没有以前那样好掌控了。

    曾唯一暗暗耸肩,时间真能改变一个人。

    “唯一,你嫁人了没?”赵素颜忽而这么一问。

    曾唯一愣了一愣,忽而笑道:“这真是个敏感话题。”

    “有什么关系,你和齐宣早就解除婚约了,都是自由身哦。你瞧齐宣,都泡上港台名模了。”赵素颜低头微笑,倒不像是在八卦,而是在提醒曾唯一,她可是没机会了。

    曾唯一不以为然,反而对身旁的纪齐宣说:“恭喜。”

    纪齐宣手中把玩的高脚杯明显不动了,他顿了顿,抬起头看她,面带微笑,“谢谢。”

    这时,有人敲门。一位着白色T恤的男子走了进来,笑道:“不好意思,迟到五分钟,堵车太严重了。”

    来人,林穆森。

    他还是没变,阳光明媚的笑容,嘴角带着酒窝,喜欢穿净白如雪的衣服。

    曾唯一一瞬不瞬地盯着林穆森看,眼里流转着当年那般的爱意。她以为她早就忘记这份激动了,可当见到他以后,她还是忍不住。林穆森似乎也见到曾唯一了,他有些吃惊,竟呆若木鸡几秒,随后似乎有些躲避她而选择离她最远的沙发坐下。

    曾唯一低着头,随手也拿起茶几上的酒杯抿了两口,目光瞟了下坐在旁边的纪齐宣,他面无表情,并没怎么留意来人。要是以前,曾唯一只要用稍稍迷恋的表情看林穆森,纪齐宣总会醋意大发,对她这种行为表示极其不满和抗议。如今,他的不介意,想必是真的不在乎了。

    如此,曾唯一反而舒心了许多。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