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小哆与香港房客的日常(二)

小哆 2020-11-20 16:21:31

有(一)必有(二),外加上今天刚解了足禁,以及听朋友讲香港妹子好看可爱有趣听到耳朵快起茧了,emmm毕竟是小哆选中男儿哆要追的姑娘啊hahaha,那就来更新Ling退房前的续集吧,感恩那些美好的相遇!!

-----------------------------------------------------------------------------------------------------

-------------------------------------5.一定要在家上的厕所-----------------------------------

-----------------------------------------------------------------------------------------------------

第五天早上,Ling在解决掉让她“吐血” 的梨之后,简单收拾就出门了,我说了一句“玩得开森”,想着晚上才能见了。结果我吃完早餐,从半睡眠状态到完全清醒状态后没多久,她就回来了,问是落了什么东西嘛?

Ling说:“不是啊,回来上厕所啊?”

我看了一下时间,感觉她出门有一个多小时了,至少不在家附近了吧,但是……,因此张大嘴巴发出了很大的一声“哈??!!???”。

她跺着脚回:“我要上厕所啊”,

我:“你可以去就近的商场或者肯德基啊,为什么一定要回家,不累哦?”。

Ling:“不行啊,太脏啦”,“我踩单车回来,一定要回来上厕所的”,“我和你讲,我这几天就只有第二天在外面上过一次厕所”,说着她用手指比了一个"1"在我面前,“四天就一次,当时在KTV我去了,结果太脏啦,好恐怖的”。

听完Ling的话,我的脸快笑变形了,真的没有同情只有“难以置信”的笑,她“哎呀…”一副我不懂的表情急匆匆去洗手间了。从她回来到再次出门,十分钟都不到,等她离开后我才开始同情,这样岂不是玩不远了,亏得南京的景点多半是在市中心,很多走路或骑车可达。

-----------------------------------------------------------------------------------------------------

--------------------------------------6.素食主义者和龙虾宴---------------------------------

-----------------------------------------------------------------------------------------------------

第五天晚上,因为赵先生拿回来很多龙虾,真的很多,中午消灭了1/3后还剩下大概十斤多,想着不尽快处理就坏了,于是发朋友圈邀请朋友以及告知当天在住的房客晚上龙虾宴。

晚上八点多,大家正在吃龙虾的时候,Ling开门回来了,我脱口就是一句“快来一起吃龙虾”。然后,就看到Ling在门口叹着气喊了一句:“我是吃素的啊”,我这才想起她前面和我讲过“自己的素食主义”选择,连忙抱歉说:“对不起对不起,sorry,我忘了你是素食主义者,不好意思……”。

Ling则是快速换好鞋,一路小跑穿过客厅和龙虾宴的我们回了自己房间,中间还指着龙虾说“你们好残忍啊”,“好多尸体啊”,直到我们在客厅吃完龙虾收拾好一切,她才从房间探出头来确认了一下,再出现在客厅。

小哆之前也遇到过一些素食主义的房客,有国外的,也有国内的,基本都是自己在后来的生活中所做的选择。这样的他们在面对非素食主义者比如我时,都会很宽容,不会去强求、干扰和辩解,多半是阐述自己的选择。Ling当然也属于这其中的一员,不同的是当她面对可以自由选择的素食时,她会表现得更加激动和可爱。比如,她会很激动地和我说:“楼下的煎饼好好吃啊”,问她原因则是“可以不要加肉的东西啊,味道还很好”。

-----------------------------------------------------------------------------------------------------

---------------------------------------7.龙虾宴后的客厅--------------------------------------

-----------------------------------------------------------------------------------------------------

龙虾宴之后,Ling坐在沙发上和大家一起看投影。朋友因为得知Ling是香港人之后,高喊了一句“啊,我一直想买黄子华的票,都买不到”,Ling则是用更高的音调和颇为无奈的肢体语言回:“对啊,我们也买不到了啊,都没有了,都被黄牛买走了,黄牛太恐怖了”。由此,客厅的讨论话题从综艺美食变成了内地和香港差异,并从教育到生活、电影到娱乐、美食到物价、认知到环境等大家能想到的方面全线展开,于是你会听到……

Ling:“我有申请清华大学啊,给我录取了,我机票都买好了,然后我爸爸把我拦下来,不让我去啊,说不好,一定要我在香港读大学”,其他人则是一片哗然,“啊,你们是不是考内地很好的学校很容易”,“你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考上”,“你们录取分数线是不是比我们低很多,是一样的吗”,“我们的好难哦”。

Ling:“你们的数学简直不是人学的啊,我们有很认真地学,但是后来发现我们学得很难的原来是你们都会的,很简单的,太恐怖了,不是人要学的”。

Ling:“我朋友,她就是想考我们的大学,但是那边没要她,然后她在东南大学读了建筑”,学渣听到心如刀割。。。。

Ling很费劲地和大家描述了一个不靠脑力劳作的工作,大家根据她描述的猜了半天,才发现她说的是”建筑工地搬运工“,然后就听见她说:“我很想去当搬东西的工人啊,在那里面的,一天700啊,最少700,好多啊“,瞠目结舌如众人,抨击和说教随之而来。Ling更是直接扔出一句“我就是因为想去那里,才学的建筑”。……最原始的驱动力竟如此简单易操作,学渣再次心如刀割。。。

Ling用喜悦的语气大声说:“你们家右手边,那个巷子尽头的拌饭好好吃”,“我去那里吃,点了两份,老板问我吃不吃得完,我当然吃得完啦,那么好吃,还只要17块,在香港都要70了,我吃不完也要带走啊,我打包啊,带回去卖啊”。这句话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还没吃过,下次可以去吃吃看了。

Ling:“其实我能吃很多的,我都会吃光,我们喜欢光光的盆子,每次看到学校里有吃不完的,我都好想去拿过来吃啊,但是不行,那是要扔掉的“,一房客说:“内地有那种习俗,就是碗里一定要剩一点”,其他人群起而攻之,最后“习俗”改成了“面子”,就再也改不下去了。

……

……

最后……的分享…

Ling 纠正了半天口音说“我是妇…妇…妇…妇…女,腐女…腐…妇女啊”,其他人纠正道:“腐女”,又“妇…女,腐女…腐女”,然后就是关于腐女的JQ小剧场和超高分贝的激动尖叫。

-----------------------------------------------------------------------------------------------------

--------------------------------------正式完结---------------------------------------------------

-----------------------------------------------------------------------------------------------------

下次,要不要把龙虾的做法发上来啊,毕竟龙虾宴的朋友圈有问怎么做的,emmm还是说直接发其他房客的内容呢,比如秋招春招PK,“让我kangkang”游戏哥(互怼小悦悦),半家“义工”准新娘等等。算了,不播报了,谁也不知道懒癌患者的不定期更新是在什么时候hahah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