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寻访即将消失的记忆】修表匠等来了春天却没了种子

商丘日报 2021-10-15 13:44:45


阅读提示


商丘网讯 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这“三转一响”,曾是被追逐了一个时代的家庭梦想,曾是一代人关于“奢华”的记忆。很多不再年轻的过来人说,当年工作后要奖励自己的第一件奢侈品便是手表。

故事后来发生了变化。随着电子表、BP机、手机的热销,手表不再那么“金贵”,细心呵护手表的人渐渐少了,热闹的修表摊前变得冷冷清清,修表匠们也纷纷另谋生计。

如今,潮流变换,名表再度成为时尚,沉寂多年的修表匠也迎来了“春天”。可是,这并不是说修表这个行当就要再度兴盛。修表匠曹纪新心里明白,修表这行没“种子”了。


曹纪新的修表摊

这也是祖传的手艺

睢阳古城,归德府商品大世界入口处,并肩而立两张方桌。

方桌有很多抽屉,半开的抽屉里装着复杂的修理工具和零散的小配件。桌面上还有各种精巧的工具,螺丝刀、吹嘴、放大镜、镊子、起子……还有装着透明液体的瓶瓶罐罐。桌上架着板板正正的玻璃框,框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手表、配件,这是标准款的老式修表摊。

两位修表匠年龄有异,年轻点的那位是现年50岁的曹纪新。已经修表30多年的曹纪新仍坚持每天到老摊位,开始时而忙碌时而悠闲的工作。说起自己的手艺,曹纪新有着足够的自信。

在古城,曹家已经三代修表。据介绍,曹纪新的爷爷曹鸿显在解放前就是一名修表匠,曾与法国人有过合作,在大隅首还开过一家名叫“瑞华钟表商行”的商行。曹纪新的父亲、叔叔干的都是修表这行。到曹纪新时,他从7岁便跟随父亲盘弄大大小小的钟表,14岁高中毕业后(曹纪新说自己小学上了4年,初高中各2年)以待业青年的身份在街头摆出了修表摊。

曹纪新后来在原商丘县仪表厂做过钟表技师,20岁出头就到八六第一期全国钟表专业学院、上海钟表研究学院进修。后来他出来单干,正赶上修表行业的黄金时代,凭借出色的手艺,也曾引领了不少风骚。

查找“病因”

塌方只在一夜间

遥想那个阶段,曹纪新还是满满的回忆。

20多年前,归德府商品大世界入口处摆着一二十个修表的摊子,每个摊子都有干不完的活。曹纪新当时能一天连着赶工十来个小时。虽然当时修块表不过“块把钱”,但因为修表的人多,修表匠每月仍会有相当可观的收入。曹纪新说,大概在1992年,为了组织和规范修表行业,古城里还成立了钟表协会,由他担任了会长。

热闹了好一阵子,还没进入新世纪,修表行业却无声无息地突然“熄火”了。先是电子表、石英表的流行分化了市场,传统的机械表受到了物美价廉且使用方便的电子表、石英表的巨大冲击,佩戴机械表的人开始减少。修表行业也受了些影响,但并不严重,毕竟电子表、石英表也是表,也需要找修表匠维修、保养。真正对行业产生致命影响的是兼有计时功能的电子通信设备的出现。

大概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BP机、手机的大流行使得手表不再是生活必需品,修表行业的业务量和效益毫无征兆地一落千丈。归德府商品大世界入口处的修表摊子开始四散飘零,古城钟表协会的人员也散落了,最后无疾而终。坚持了几年后,曹纪新也挺不住了。2000年前后,曹纪新开始转向其他行业,修表变成了偶尔为之的小打小闹。

曹纪新戴上了小小的专业放大镜

没了“种子”还怎么发芽

时尚潮流是个难以琢磨的东西。在沉寂了多年之后,“穷玩车,富玩表”的潮流风再次打开了高档机械表的市场。曹纪新前几年复出,又戴上了小小的专业放大镜,拿起了细细的镊子。

还在归德府商品大世界入口处的老摊位,曹纪新现在的生意又进入了黄金期。在采访的那个上午,曹纪新最长不过有十几分钟的休息时间,其余时间他都在接活、干活。曹纪新说,现在戴表的人多了,修表的人少了,加上名表店里返厂维修费时费钱,所以一名技术过关的修表匠现在仍能有十分可观的收入。

戴表的多了,修表的收入也不低,为啥修表匠没有多起来?

曹纪新掏出几十个不同规格、不同形制的工具。“这些都是开手表后盖用的,要是配全套修表工具,少说上百件……”曹纪新又掏出一把专用的镊子,“这样一个镊子要500多元,修表全套工具少说得一两万元。手艺丢了想再拿起来就难了。”

老师傅重开张难,新人想入行也不容易。据曹纪新介绍,在修表行业遇冷后,全国范围内的钟表维修技术培训机构几乎消失,新人入行已难找到学习技术的专业学校。老带新的传统培训方式也在新形势下遇到了难题。“修表这行可深可浅。学俩三月会换零件算是修,学七八年能处理各种问题也是修。现在的年轻人哪有七八年的耐心去学这个?没下到功夫,只会换零件的人是没回头客的。”曹纪新说,“修表工具的投入又那么大,费时费力高投入的行业对年轻人没有吸引力。”

修表是在方寸间的艺术创作。每次动手,修表匠都要用镊子夹着薄如蝉翼的轴、轮、齿这些零件在狭小空间精确定位,一个闪失便可能毁掉手中的精密零件。“修表眼力得好,耐力也得好,十七八岁的孩子学个几年正是能干的时候。不过现在年轻人不学了,我自己的孩子都不学这个,修表这行算是没种子了。”说这话的时候,曹纪新的语气和表情一样沉静。

修复表盘

修理手表内部

用仪器测量电子元件

记者 贾若晨 张 辉

编辑:小丘

商丘日报,商丘权威媒体

ID:shangqiuribaoshe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