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香港散记(下) 从哈港到平常心

田野亲历的远方 2021-09-11 06:21:54

大中华旅行文萃第二部 浪遏华南9 香港散记(下)从哈港到平常心

 

     上次的文章发布之后,很多不太了解我的朋友都讥笑我的哈港举动,甚至呼唤我为“精港”分子,其实 事到如今,我早已移情别恋,将专注从香港转移到日本和欧州中去,只不过年纪大了,情感也成熟了不少,那样带着谄媚的“哈”似乎再也提不起精神,对待欧洲和日本,更多的只是一种旅行和宗教上的迷恋,而不是从内到外,如之前哈港那样的仰视。也许按照奎妮的说法,香港我还是“跳一跳够得着”,而日本和欧洲我实在是“够不着”,并且也无法煞有介事的装作当地人来招摇过市吧。无论如何,我现在对待香港的态度,就是一座文化迥异于内地,风貌脱离于大陆,只是行政上同大陆半遮半掩的独立国际性大都会而已。虽然中港发生了太多不尽如人意的过往,但是香港早已不是当年的香港,而大陆却依然是当年的大陆,也许假以时日,引以为傲、引领着中国几十年流行休闲尖端的香港,就真的会渐驱同内地整合,消弭于单纯的泥屎森林之中。

让我将注意力从香港转移出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澳洲接触的香港年轻人,让我深切感受到香港的后继无人。也许我有些夸大其词,但是从这些年轻人反应出的优哉游哉、鼠目寸光以及锱铢必较,让我觉得这座城市的未来充满忧虑。澳洲对世界大多数地区的年轻人都有“working holiday  visa(打工度假签证)”,都是不限名额的,但是对中国大陆却严格要求每年5000名额,并且还要提供雅思成绩。所以30岁以下,在本土没有找到好工作的年轻人纷至沓来,充斥着澳洲的街头巷尾。这些年轻人普遍英文水平很差,也无法找到什么体面的工作,在澳洲华人生意中充当劳力。这些人充其量只可以在澳洲打工两年,而他们为了避免回国,逃避人生,甘愿每年上万澳币在澳洲混一个野鸡语言学校,一周挂名一两天仓皇度日,继而再暗无天日的打工。人们所从事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局限着他的人生格局,然后他的人生格局再逐步限制他的生活状态,这样的恶性循环,让这些年轻人逐渐变得势力,但是又沾沾自喜。老香港人那一代的奋斗精神,以及家国情怀和政治认同,在新一代面前早已灰飞烟灭,这不得不令人扼腕长叹。我们不能批判任何人的生活状态,但是看着他们整日给澳洲政府甘之如饴的缴纳的巨额学费税收,怀揣着不切实际的移民梦想,更谈不上买房置业,融入主流,也不愿回到本土给自己一份适合自己人生发展的职业规划,就这样日复一日,老大徒伤悲。


我不愿居高临下的说三道四,因为我自己的格局也小的可怜,也不是什么前途光明的成功人士,只不过我根深蒂固的觉得,没有了经济基础,走在哪里都是寸步难行。澳洲不像亚洲那样阶级分明,大家其乐融融,却是无差,但是对待没有身份的外来客,立刻暴露了其“资本主义”的丑恶嘴脸,从税收、福利以及诸多生活政策上盘剥压榨。通过留学和商业移民,最后在澳洲买车买房,是一条正路,因为你会很快的融入澳洲社会,起码在金钱上也能换取你相应的地位,但是希望通过打工在澳洲取得身份,然后过安稳平顺的生活,不免有些痴心妄想。从这十年来日益严苛的移民政策就可以看出,澳洲需要的是为国家创收的人才,而不是脱国家后腿的平庸之辈,不懂英文,无一技之长又身无分文的人,就想在澳洲拥有平等的权利,这岂不是痴人说梦?奉劝那些打工度假的香港青年,眼界应该放诸长远,而不要故步自封,人的青春有多少可以虚度?在澳洲这样漫无目的的打工度日,出卖的不仅是自己的劳力,挥霍的更是自己的前途和梦想。

 

在世界玩耍了太多的主题公园,最喜欢的莫过于洛杉矶的环球影城,听闻明年北京通州的环球影城就要宏大开幕,我应该又会贡献一份门票收入。香港的海洋世界也是名声在外。2015年,对于一个还没有去过美国的我,海洋世界也是一个让我流连忘返的地方。经过14年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体事件,香港的旅游光景已经大不如前,海洋世界竟然见不到熙熙攘攘的游客,不过这反而让我有了更为美妙的旅行体验,我似乎还要感谢当时抗争的年轻人,为我的行程扫清了人海障碍,但是更多的见到东南亚的游客成群结队的出入于此。也许近年来东南亚经济也在发展,话几千港币到香港几日游,也并非难事了吧。一进入海洋公园的大门,就会被眼前大大的章鱼雕像所吸引,按照现在的网络流行语来说,就是可爱呆萌,让人忍俊不禁,小朋友一见到这样的表情,立刻就会被他吸引到。我不由的联想到澳洲黄金海岸的海洋世界,虽然占地面积差不多,但是却远没有香港这样细心,澳洲的感觉,就是那样平常,一个平凡无奇的主题公园而已,但是亚洲人,却是能将不将可爱,美观,玩乐同科普聚在一起,寓教于乐其乐无穷。我处处在“暗黑”我的第二祖国,不过我说的却是实情。


 海洋公园收藏的动物,大部分都是那样肥胖滚圆的大型肥佬,熊猫自不必说,就是海狮海象,都是那样傻愣愣的隔着玻璃看着你,然后不屑一顾的揉动着自己肥硕的肚皮,滚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安然入睡。即便是冷若冰霜的人,也会被他们的憨态忍俊不禁。之前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这些海洋生物,今天不仅弥补了我的空白,也学到了更多关于海洋生物的知识,了解到环保的重要性,真是一举两得。

 海洋公园的另一部分,就是大型的娱乐设施,我和张表弟都是胆小之人,玩一个过山车都会尖叫不已,其他类似跳楼机这样的惊恐之作,看上去都会不寒而栗了。我和他玩了两个水上项目,一个激流勇进,一个水上快速漂流,虽然毫无惊险,但是也浑身湿透,在这样的炎炎夏日,也是乐在其中。


我们也只有在最后等待缆车的时候,排了四十分钟的长队,也许大家都赶着下山回家,并且不知道隐秘的海洋列车的所在,以至于堵在缆车站前无可奈何。这样的队伍中,大陆客应该不到一半,张表弟讲,之前在迪斯尼,基本上大陆客会占到百分之八十,现在锐减于此,开始史无前例的冲击第三产业,尤其是位于深港边境的商户,业绩真是大幅度下滑。昨天我和张表弟在“占中”的中心中环附近饮咖啡,想到去年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听着张表弟讲述当时亲历者的点点滴滴,也不禁会心一笑,怎一个呵呵了得。

香港人对宗教的虔诚可见一斑,街头巷尾充斥着大大小小的佛龛小庙,因为受西方殖民的影响,基督各派宗教在香港都牢牢扎根,在香港很少有无神论者,大家都会将自己归属于某个派别之中。信仰对于一个社会的稳定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当传统文化信仰在中国荡然无存之际,只有港澳台还努力保留着炎黄一脉。香港作为国际化大都市,不仅有其繁荣的一面,香港独具特色的历史文化,也是值得大家深入了解和旅游观光的靓点。天坛大佛和大澳渔村,是香港两大旅游名片,虽然鲜为大陆人知,但是酒香不怕巷子深,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也会在香港旅游市场上大放异彩。


  搭港铁东涌线,出了青衣,就可以看到两旁的海岸与青山,今日天气阴沉不定,号称sunnybay的欣澳绝无阳光,但是可以看到山水的羞涩之美,就像一个害羞的中东少女,轻轻用云朵遮住她青涩的微笑。从东涌搭昂坪360的缆车,本来还是在密不透风的缆车站内室,等到车厢启动,眼前豁然开朗,立刻就被脚下一片汪洋大海深深吸引。今日海风甚大,吹得缆车左右摇摆,但是却丝毫看不到风雨掀起的浪花,只是灰悠悠一派祥和,平静的似乎有些可怕。缆车走过一阵,就可以远眺赤腊角国际机场,远远看见一架架飞机在跑道上慢慢滑翔,然后最前面的突然冲刺,飞入云霄,冲破云翳,消失在雾色之处,亦觉有趣。走过机场,就是一排群山峻岭,缆车在嵯峨的山壁间穿行,不由得让人倒吸一口冷气。人在旅途,见过的山峰实在太多,但是除了普陀山之外,却很少看到山海同景,如果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想必这种海天佛国的盛景,应该会更加好。今日阴天落雨,大风咆哮,多了一层担心,而少了一分轻松。


 由于阴天,所以大佛更多了一层缥缈的神秘,好比是灵山圣地,总有祥云缭绕。天色尚早,左右都是些虔诚的阿婆,提着素斋去为佛祖上供。刚下缆车,远远就看到不远的山峰上坐立着一尊佛像,面带微笑,右手高举,赐福众生,雾气微微穿行其间,更增一分庄严,我的心一下沉静下来,先前那些杂念统统抛诸脑后,只有一颗清净心,为佛祖献上一片真诚心。

 从大雄宝殿出来,天气突然一阵大变,一阵狂风裹挟着云雾,铺天盖地的向大屿山扑来,虽然没有落雨,但是天色忽然昏暗下来。抬首望去,近在咫尺的大佛突然看不到了,我一阵忐忑,不知道是不是佛祖降怒,还是天有异兆?正兀自胡思乱想间,突然佛光普照,云层中露出了大佛的头,不怒自威,伴着寺庙中的大悲咒,更加显出佛祖的肃穆与神圣。我心下大释,望着佛祖在空中的头,不由得阿弥陀佛,佛祖在云翳中这样显示神迹,也许我就是有缘之人吧。


 我一级一级台阶走上去,每走一步,好似云雾就散掉一层,待我走入半山,天光大亮,佛祖依然端坐莲台之上,半笑着望着世间众生。我的双腿不由得一阵战栗,俯身下拜,对着佛祖祈求平安喜乐。

 站在大佛身侧,远望群山瀚海,不由一阵心动,口占七律一首,以飨那日情趣。

 

风破平湖雾婆娑,不见群峰太嵯峨。

晓瞰山港升缥缈,疑是瑶池落长河。

冷月若解林下曲,孤云难掩目中佛。

莫笑诗翁多痴情,一页轻舟梦南柯。

大澳位于大佛的附近,从大佛坐小巴就可以来到,如今仍然保留着二百年前,香港作为一个渔村的历史记忆,让你绝对想想不到,一个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的都会,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个渔歌唱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悠远之地。大澳渔村的棚屋区是一大特色,这些房屋不同于现代建筑,仅靠木板搭建而成,但一样坚固异常。虽然外表简陋,屋内却别有内涵,村民们会用各种各样的创意物品装饰其中、为生活增添乐趣。


隐藏在大澳渔村中的草根美食也一样充满诱惑力。其中最受推荐的当属大澳特大爆趣鱼蛋!当然,超大卤水墨鱼也毫不失色。一整只墨鱼沉浸于特制酱汁中,啧啧,逛得饿了的时候看到这简直要流口水,酸甜滋味回味无穷。


说到饮食文化,我不得不“吐槽”一下香港市民饮食文化的特色。香港人继承了广东人饮茶的习惯,所以大大小小的茶餐厅充斥街头巷尾,但是一到吃饭时间,路边上的平民茶餐厅都会人满为患。在香港吃饭,尤其在旺角,铜锣湾等人口稠密区,你自己独霸一台是万万不能的。你顺着人流冲入一家餐厅,老板听闻你是一个人,绝对会在招来一个小凳,让你在一张桌台前坐下,与其他素不相识的人一起同台进食。你不要嫌弃这样太过局促,在香港这个地方生活,个人空间都是非常之小,你看外表上那些高楼大厦,但是一般平民百姓只可以分到人均不到10米的公屋。人口的爆棚,必然导致在饮食文化上的拥挤。在台湾吃饭,不论夜市也好,或者餐厅也罢,都会有些悠然自得的场景,而在香港就是甚是快捷。萍水相逢的人坐在一起吃完河粉,来不及倾计,吃完之后匆匆跑路,形成了一道独特的快餐忙碌风景线。这样的速度,也造就了香港快捷高效的优势,所以说失之东隅得之桑榆,香港能够形成如今的规模,饮食的快捷文化也是功不可没的。


也许我对香港的这一份平常心,让我不会再对她如之前那样痴情,不过每次进出内地,大概都会借道于此,每一次的旅行都会有不同的体验和收获,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刻,我又会同之前的情感不期而遇吧。在此缅怀一下我对香港曾经的记忆,对粤语曾经的痴迷,以及对香港的他们,那一份纯真的感恩。

————201858日晨于澳洲忘言草舍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