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全球首发!洋中鱼文化日记(2018年3月)

墨湘书院 2020-11-20 14:34:47




二O一八年三月十六日 星期五(丁酉年乙卯月丁未日农历正月廿九日)阴有阵雨


凌晨梦见自己跟小女在一起追逐,一会儿草地,一会儿沙滩,一会儿公园,一会儿广场,很有意思。有时候放风筝,有时候打球,有时候买小吃。最后,被一个烧烤摊子上的辣味刺醒了。

上午参加一个活动。某人讲话时不但有点结舌,还掉书袋,把屈原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念成了“路漫漫,修远兮”,漏了一个“其”字。另一人普通话很不错,把“政企银”念成“进食赢”,我跟坐在后面的人笑得够呛。十一点,回到办公室写稿编稿。

中午饭后,与蔡再明散步去市政府附近,看见湘江边的嫩绿柳枝,很有感触。下午在办公室编好环球博览之后,研究资料,鼓励大女儿写点关于衡阳的文章。下午五点,接到梦天岚微信,他在来永州的路上,来参加永州诗歌学会成立。自己跟他解释要回家了解拆迁情况,计划明天晚上请他吃饭。好久不见他了,十分想念的。想起跟他在省文联同事,转眼十五年了。时间过得快啊!

回到家,发现母亲因为担忧茶饭不思。自己劝了很久,老人家才用开水泡饭吃。


二O一八年三月十七日 星期六(丁酉年乙卯月戊申日农历二月初一日)雨转阴


凌晨梦见与张伟、成少华、何深华等人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此处省略112字)醒来一看,凌晨三点十七分。之后,一直睡不着。因为窗外下着大雨,自己看了一会儿书。之后,

写打油诗如下:

有感

凌晨四点雨淋漓,

菜农挑货去进城。

永州官吏百千万,

谁将百姓记在心?

(此刻窗外春雨潇潇,父母起床在把散放在地上的蔬菜装进货篮,准备挑到街上去卖。这样的情景已几十年了!)

写完,将打油诗发给李鼎荣。李鼎荣于05:02分回复:悯农,感同身受!

半小时后,又写诗歌《乡愁十四行之石城村》。

由于拆迁在即,自己为众多书报发愁,于是上午在家清理书报,清掉五六百本书刊,还有几十斤报纸。这是今年第三次清仓。父亲卖货到十点多才回,外面是春雨潇潇,老人家太辛苦,让我这个做儿子的惭愧万分。

由于在家清理东西,没有去蘋岛参加湖南诗歌学会永州分会成立仪式,也没有陪长沙来的梦天岚等人,心中甚是歉意。下午三点十分到达凤凰园家里。刚进门坐下,收到李鼎荣微信,邀请到零陵太谷酒店聚会,自己因为昨晚没有睡好,跟他解释。又,微信联系梦天岚,请他来冷水滩吃饭。他说那边已经有安排。

下午在家写作。


二O一八年三月十八日 星期天(丁酉年乙卯月己酉日农历二月初二日)阴转大雨


早上八点,朋友在微信群里探讨一首现代诗,自己看了摇头不已:中国新诗,写到这种地步,不死才怪!天理难容啊!这是艺术吗?老百姓会怎么想?转发给李鼎荣,他回复:诗坛为什么流行这类作品?这种趣味为什么成为当代诗坛的价值趋向?

是啊,我始终认为:艺术脱离群众,就是孤芳自赏,就是死路一条。所以,我绝不写老百姓看不懂的诗歌。不是我不会写,而是我绝不写。诗歌可以朦胧,但不能晦涩、低级趣味!

上午在家编稿,蓝山的三条稿子两条重复,又浪费许多时间和精力。

中午,接到曾武青电话,匆忙炒了一点菜蒸了饭留给小女,然后去他家里聚会。一周起聚会的有周卓敏、蒋正洁、刘晖、饶勇、毛铺酒梁忠文、易小兵、黄利军,还有一个广电退休的。大家聊起喝酒,刘晖说文三毛是被张卓琳捧杀的,捧杀比棒杀更可怕。

饭后,蒋正洁邀请我们(刘晖、梁忠文、饶勇和我)去区政府他的办公室,送给我们每人一套冷水滩往事及一本《愚溪文学》杂志。

下午等到四点,田人才发来他在张华兵基础上写的通讯稿《潇湘有诗,于今为盛——湖南省诗歌学会永州分会成立侧记》,足足1200多字。由于孙存准对王跃文的专访就有900多字。自己跟饶爱玲商量。她让我将田人的稿子发给她,她改成五百字的消息发给我要我编上后台传给她,自己照办。

老婆与原红太阳大酒店的同事合伙开茶麸护发养发洗发店,费时半年,今天转让出去了,结果没亏没赚,累了两个月。看见老婆因为开店而失眠的样子,让我心疼。现在解放了,开心啊!

晚上,研究文献资料,写作。


二O一八年三月十九日 星期一(丁酉年乙卯月庚戍日农历二月初三日)雨


春寒料峭,雨水潇潇。

全天在办公室编稿。原想编一期《潇湘文学》,首选兰忠武的译文,感觉不错。再选唐友冰的散文,无奈是写秋天的;道县唐小峰的散文,是写过年的,都不好用。市建行文爱华发来六首七绝,有三首不符合格律。于是改编《潇湘他乡》,从这样(杨延春)以前发来的诗歌中选了一组四首、加上湛江袁志军的两首,散文选用紫云英(王)推荐的《父亲如山》,曾凡忠的《风琴》,因为不够,临时向刘忠华、王忠民、杨峻等人约稿,收到王忠民的《折柳送别总关情》、杨峻的《大理的云》两篇稿子。

下午在办公室研究各地报纸副刊。接到文紫湘电话,下班后赶到东安味道666包厢(原定在永邵土菜馆,但没开门),参加市作协宴请自长沙归来的王青伟,自己之前致电李鼎荣,他带了李小雅来。晚上一起就餐的有王青伟、王小云、刘翼平及司机、李鼎荣、李小雅、凌鹰、蒋平、韩立军、王竹林等人。席间,大家调侃凌鹰,刘翼平说凌鹰眼睛眯眯,却有两个特点:只要王青伟说凌鹰这篇散文写得好,他眼睛会马上睁开;此外就是美女作者来找他投稿。谈到喝酒与痛风,刘翼平说曾痛风成医,吃了很多药,最后下决心不吃药,结果就好了。  

晚上阅读《当代》和《湖南文学》杂志。


二O一八年三月二十日 星期二(丁酉年乙卯月辛亥日 农历二月初四日)晴


凌晨梦见自己跟刘翼平、彭楚明、黄志新等人外出采风(此处省略102字)恍若烟雾。于是,醒了。

全天在办公室编稿。由于受寒,头昏沉沉的,精神不振,状态不佳。中午回家吃饭,用养生桶蒸脚,效果还是不明显。下午,饶主任说,兰忠武的稿子没有把握,不好用,说用凌鹰的《灯笼上的美丽》代替。

下午在手机上读小小说选刊和微型小说选刊。

网信办微信群里转发一张图片,是江华涔天河林业局的公告,内容如下:
     通告

禁此电鱼、电蛙、挖笋乱砍、乱划以及破坏森林育林,为者后果自负!

举报电话:15807472216

                            涔天河林业局宣

短短的四十六个字居然有好几个错字,实在是滑稽。自己傍晚转发给张华兵,他说这个昨晚在微信上出现,今早六点林业站就去把牌子拔了。还说,这牌子作改错字病句的经典案例,未必有几个打满分的。

晚上读《当代》杂志。


二O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 星期三(丁酉年乙卯月壬子日 农历二月初五日)晴


上午在办公室编稿。原发改委主任陈明喜送来他手写的几首诗,虽然比较粗浅,但老百姓看得懂,我觉得比那些晦涩难懂的诗歌珍贵。将今天的诗歌版链接发到一些QQ群,不少外地同行及作者纷纷点赞,说内容好版式漂亮,还有不少人纷纷加我QQ并发来稿件。跟刘忠华在QQ上聊起今天版面,他很惊讶田人为什么没有给诗歌。我说反复争取他的稿子,他忙不过来。

中午回零陵一趟。饭后在到金水湾的车上,致电贺义辉处长,请他了解一下百家渡的情况并加以保护。他很重视,要我发微信给他看,并马上查资料,后来告诉我那是第一批区级文物保护单位,说转告零陵区文化局李局长处理。

下午编好文体新闻之后,于四点二十赶到戴斯酒店,跟陈军屹商讨“潇湘意·永州发现”合作事宜。为了提高市评协的影响力,自己打算让市评协参与,为此报告了郑山明和陈仲庚,他们表示支持。

晚上杨昌义来电,说在南津渡大桥上遇见了胡明高。自己建议他多写稿子来,努力推介村里的文学新人。他很高兴,并说找机会向小峰要到他养女的电话。尽管村里的人眼里只有钱,有的人对我们家怀有妒忌之心,但我还是十分热爱村里的。只要有机会,有条件,我就会效力村子,以表达自己的赤子之心。晚上,与小女去政府广场散步,看见跳舞的市民和愿景国际广场外墙霓虹灯舞蹈般的变化,有感,回来之后写十四行诗一首。


二O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 星期四(丁酉年乙卯月癸丑日农历二月初六日)晴


早上坐公交车上班。到办公室看报纸,发现本周四天了,自己编的七八个版,就是昨天发了一个诗歌版。孙存准问起,自己说没有版面。刘晖来电,邀请我去黄阳司送温暖,自己说不便离开。他就问我要刘思宁的号码,原来接刘思宁是真,邀请我是假。这小子!

乐虹微信邀请我周六去双牌参加桑显瑛组织的读诗活动,自己告诉她,母亲那天生日。中午吃饭时,毛激流邀请我周六参加舜帝庙村采访活动,自己也婉拒了。

中午饭后散步,电话联系道县蒋铸友,请他介绍一些在外地的永州老乡来投稿,还有本地的文学新人。我说,去年编副刊,最引以自豪的不是发了多少名家,而是发了五十多个人的处女作。我觉得一些常年占据的老面孔,应该为新人让一条路。蒋铸友十分赞同我的观点,他说曾有两个作者给他写信,因为回复迟了,一个走上了文学之路,一个没有,而走上文学之路的人,一辈子都会记得帮他发处女作的编辑。在滨江公园遇见永州新闻网原来的同事唐波涛、刘颖,还有一个新来的小女孩。他们骑自行车,唐波涛说我走路很快,他们在报社门口看见我,等他从前面调头过来,追上我时就到了二办公楼。

戒毒所刘洁发来一首40行纪念他父亲的诗歌,感觉不错。

下午下班后,到零陵古城韵味餐厅跟海天老师、李鼎荣夫妇、成爱军聚餐。因为家里停水,自己叫来妻子和小女,恰巧大女也赶回来。自己争着做东买单请客。海天老师谈了他在海南过春节的感受,说真的放下了,很轻松;海南也有千年古村,只是未及去探访;海南的导游很黑,远看像洋人,近看是土著。我重复以前的话说,海天老师在海南夸三亚和其他地方,但从不夸海南的省会——夸海口。李鼎荣说,海天老师也可以夸海口,用双腿跨,跨越海口。我跟他们讲了自己每天做梦的事情,特别是今天早上做贼和昨天早上被拉去枪毙的事情,他们都觉得很有趣。海天老师说我和李鼎荣的日记他都认真看过,很有价值,将来会成为研究永州文化的史料。至于我的梦,很有特色,可以单独列出来结集出版。

晚饭后,我与妻子及二女去李鼎荣家里拿《永州地名志》两本书作参考,请妻子和两个女儿到“一品豆浆”吃豆腐脑,祝她们开心。回家的12路车上遇见曾武青。曾武青是一个很热心文化的人,令人尊重。

今天是世界水日。水是一切生命之源,也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宝贵财富,可是有的人并不在乎,甚至恶意污染。建议大家树立爱水惜水观念,特别是位于湘江上游的永州人,更要有一直“水纯洁”情怀,尽自己的能力保护好湘江水,留给下游人民一江清水。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  星期五  农历二月初七日  岁次戊戍年乙卯月甲寅日 晴


早上乘12路公交车上班,看见形形色色的乘客,其中三个印象颇深:一个是李达中学(在市地税局下的)学生,他一直在看手机视频,到了兴奋点,他忍不住地叫喊起来。而且,原本站立的他,在梅湾小学站找到座位之后,三四次低头吐痰;有一个梅湾小学的小女孩,估计是一年级的,很小很小,在母亲的呵护下坐在司机背后的铁箱上,车过潇湘大桥时,她看见玻璃窗上的朦胧水,忽然用小手指画了一个圆圆的娃娃脸蛋,煞是可爱。之后,又把脸蛋涂掉,使之变成一个圆,再在周边画上光环,俨然成了一轮太阳。更有趣的是,真正的阳光,从玻璃外射进来,照在她稚嫩的小手和脸蛋上,很是美丽,让我的心情顿时愉悦了几分。我本想用手机拍照写诗歌的,因为她母亲在旁而罢。

上午在办公室QQ上跟刘忠华讨论他的诗集《时间的光芒》版式问题。编稿子。

中午吃饭时,跟田人商量清明节诗歌排不下的事情。他说刘洁的诗歌发给他看了,很好,放在前面发,他推荐的发一首就可以了。饭后,去江边散步。中午在办公室处理材料。

今天一天头都有点疼。由于母亲明天七十大寿,妻子和大女先回零陵去干活。自己下班后,做饭菜照顾小女。无奈她肚子不适,晚上没有吃什么。

晚上阅读。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四日  星期六  农历二月初八日  岁次戊戍年乙卯月甲寅日 阴


今天早上,小弟弟带着小侄子回到永州。自己七点四十五买了包子,去火车站接他。刚上14路车,司机就不走了。原来,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没有带老年本,也没有投币。司机要她投钱,她说忘了带本子。司机不肯走,很多乘客讲起那个女的来。我因为赶时间,就催司机开车并代老人家投了一块钱。那个老妇人也真是受得了,后来在煤勘三队站下车。自己见现在的人对于一个老人多有批评谴责,少有同情心,很有感触,于是写十四行诗一首。

接到小弟弟后,我们一起回零陵。在公交车上,想起母亲生日,写十四行诗一首。

九点四十到家,刚进门,就被沙沟湾社区的人请到社区办公室商谈拆迁的事情。

由于母亲低调,七十大寿如同散生日。尽管妻子和大女昨天就回了零陵,帮忙做准备。母亲还是没有声张,连两个叔叔都没有通知,只有两个舅舅舅妈、姨妈和继红表妹表侄、妹夫,继权表弟及表侄,坐了两桌。气氛比较冷清,让我愧疚不已。

饭后,写诗歌《感恩十四行之――献给七十大寿的母亲2》。

下午,谢绝两个饭局,在家阅读《湖南文学》2017年12期上的中篇小说《陀螺》。

晚饭后,与妻子及两个女儿回冷水滩。

刘忠华昨天写了我们诸葛庙村的诗歌,今天发来给我看,让我高兴不已。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  星期天  农历二月初九日  岁次戊戍年乙卯月丙辰日 阴


上午在家编稿子,看书。想起昨天看到的李沉简的辞职信,于是写十四行诗《赞美十四行之李沉简》。

下午与妻子、大女去逛街。

昨天永州书协微信群,罗峰林批评湖南科技学院的校园文化“高等院校要有高等水平,院校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的设计、书写、制作,都要起标范引领潮流。不再像湖南科技学院的校园文化一塌糊涂,既土不土,既洋不洋!”“永州两座高等院校的校门设计、书写,既没文化,又没特色。从这个角度,可看出领导者的水平!”

今天,市美协在零陵召开2017年年会暨2018年工作推进会。

晚上阅读,写作。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  星期一  农历二月初十日 岁次戊戍年乙卯月丁已日 阴转多云


凌晨做两个梦,其中一个是噩梦。

全天在办公室编稿子,版面发不出,有些无聊,于是研究来稿。怀化吴群芝发来一组诗歌,有《月岩石洞》《上甘棠》《女书》三首,而命名《上甘棠》(组诗),自己告诉她这三个地方在不同的两个县,建议改为《永州行》,又把其《上甘棠》中的一些误处改过来:“一声蝉鸣,落入永名湖”改成:“一声蝉鸣,落入谢沐河”,“(周公)立在驿站崖石上,喊了一百年”改成“(周公)立在驿站崖石上,眺望了千年”等等。金砖兄是一个值得自己好好学习的热心人,他在写《潇水流域文学作品与作家(绪论)》,自己看了初稿,把柴画(蒋桂华)的资料发给他,请他补录进去。

中饭后,散步到远志新外滩市邮政储蓄银行取稿费。返回时接到小弟弟电话,说杨克明母亲胡玉秀老人昨天去世了,要我们明天回去吃酒。想起老人家做六十大寿时,在村里放电影两部,其中一部是《董小宛》,给我的印象很深。转眼间,时间过去三十年了,村里的许多老人像成熟的庄稼一样被岁月收割了一茬又一茬。

下午从QQ上追来郑适关于市美协年会的稿子,编发之后,又发给红网永州站和永州新闻网,不知能否发得出。自己只要做得到的,还是很热心永州文艺宣传的。唐曾孝老先生下午到办公室找我,送给我一本他新出的小说《白毛男》,要请我吃饭,自己拒绝之后,他将我拖到门卫室,神秘兮兮地交代我,要写出“双胞胎”的味道来(他的《白毛男》之前以电影剧本的形式发在去年的《电影文学》上)。我答应回家之后,为他写新闻,争取马上编发。

晚上,与妻子一起研究零陵文献事宜。十点多,接到金砖兄电话,为他的精神点赞。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 星期二 农历二月十一日 岁次戊戍年乙卯月戊午日 晴


早上骑自行车上班。七点半行知潇湘大桥,被前面两个并排骑行的中学生挡住,自己超越之后,一个中学生又追上我,说:“叔叔,撑脚!”我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单车撑脚没有打上去,如果不小心,左转时容易触地,于是心中充满了感激。

上午,凌鹰追我要两篇小说。自己将几年前的小小说《捕蛇人》《养鱼》发给他。他说这两篇小小说很好,语言很有特色,近似聊天,又有哲理,发给任何刊物都可以发表。没想到他对我的小小说评价如此高。我让他推荐,他开玩笑说请客,我说肯定要。

中午散步到世界城售楼部,往返七千步。下午在办公室读材料。下班时,到食堂买米,坐车,恰遇唐曾孝老先生。

乐虹将她朗诵我前天写的十四行诗(献给母亲七十大寿)录音发给我,感觉挺不错的。刘忠华上午在QQ上发来他诗集的清样,感觉也不错。魏剑美到今晚23点,接连两天没有发微信,让我想念。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 星期三  农历二月十二日  岁次戊戍年乙卯月己未日 阴有小雨


早上七点二十下楼,等车来不及,于是骑自行车上班,感觉汽车尾气较浓,特别是在步步高附近和潇湘大桥上。骑车比坐车快,七点五十八分到了办公室,没有迟到。自己总怕被巡视组查到迟到不好意思,而单位很多人都是八点以后才来的。

上午在办公室,先为礼让司机写诗歌一首。之后编稿,无奈没有本地文体新闻,就编副刊《潇湘·清明节特刊》。邮箱里有一篇江永刘建衡写的《回乡的路》,自己感觉有点味道,于是修改编发。至于诗歌,选了广西贺州王忠民的《中国清明节》(改名《清明时节》)和辽宁周铁钧的《清明雨》。

女儿的散文《微信识人品》在《黔西南日报》副刊发出来了,感谢编辑文建秋先生。

中午打饭回去给小女吃。小女吃东西没有截止,发胖厉害,生活没有好习惯,让我担忧。照顾好之后,自己骑自行车到办公室,感觉中午骑车比较好,车少人少,很快。到了办公室,着手写微电影剧本。

小弟弟陪父母到区政府旁边治疗风湿。自己下午编好稿子之后,去戴斯酒店找陈军屹签合同。联系张建利、刘斌,敲定了一些细节。

省作协主席王跃文今天发微信说:

有人发来网络截图,问我什么时候改行做企业培训师了?我知道舌灿莲花的培训师是办不了企业的,而我凭嘴巴功夫饭都混不上。我向培训师们致敬!神奇的百度百科:王跃文是个多义词,但多义应该各有照片呀!

自己读了,觉得很有趣。这社会,有时候太搞笑了。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星期四  农历二月十三日  岁次戊戍年乙卯月庚申日 阴有小雨


全天在办公室编稿。中午与欧春涛撑着雨伞去散步,走到市政府返回。

下午比较忙,开始编稿子。今天报纸副刊发了永州一中唐助国老师推荐的其学生蒋祎的作品《春来了》,唐助国高兴之余有点遗憾,因为报纸没有注明指导老师和学生班级。我跟他解释了原因,说按规定只能在《天天向上》小学生作文上注明。晚上电告李鼎荣,李鼎荣十分高兴,祝贺我又“开处”了。自己说要大力培养文学新人,并请他大力推荐。他说,哪天一起去四中找语文组长,这是天大的好事。

妻子今天中午启程去江西,自己留下来照顾小女。大女晚上打来视频电话,说明晚回来,自己十分高兴。

晚上,读《苏轼评传》。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 星期五  农历二月十四日  岁次戊戍年乙卯月辛酉日 雨转多云


凌晨梦见许多怪事,不可思议。特别是跟儿时的同学一会儿在船上颠簸,一会儿在山上奔跑,爬树、捉迷藏,被大人打骂,被老师表扬。总有对立面,总有穿越感。

早上六点就起来做早餐,安顿好女儿之后,七点出发,赶往零陵,生怕耽误采访。原以为堵车很慢,哪知道八点十分就到了市博物馆。在区教育局下车时,下雨,走在人行道上,感觉路面质量比较粗糙。

上午参加全市文物工作会议,除了文物处长贺义辉、副处长彭维之外,遇见了赵荣学、杨宗君、徐海斌等熟人。九点半,刘斌来电,片刻来接我。自己跟他的车到戴斯酒店,参加十一点的媒体通气会。

会后,回报社写稿编稿。在滨江广场下车,步行去报社,看见江边渔船油污,有感,到了办公室写十四行诗一首。

收到湖北荆州杨章池寄来的诗集《小镇来信》,颇为高兴。下班后骑自行车去梅湾市场买粽子和包子卷子。

晚上,惦记父母,先电话问候二老。之后,研究文献资料。

刘忠华今天写诗歌《女书赋》。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 星期六  农历二月十五日  岁次戊戍年乙卯月壬戍日 多云


昨晚想的事情太多,压力太大,难以入睡,于是看《当代》,读了两个中篇小说:周云和的《仇人》和卢岚岚的《我的逃跑日记》,以及贾平凹的《人家》。贾平凹的文笔老到,啰嗦而不讨人厌。周云和的与其说小说,还不如说散文,叙事平淡,只是题材让人感到有些酸楚。卢岚岚的感觉也是少了些愉悦。

凌晨两点才睡,大约是昨晚担忧小女过甚,真的梦见小女淘气,在我面前撒娇,还用铁丝来穿我的耳朵,说烘腊鱼。等我追她,她一下子就躲到油菜花里去了。我追进去,却被密封蛰了一下,就醒来。

上午先完成建斌交给我的任务,虽然没有任何报酬,我想这是一个村民应尽的义务。三十年来,诸葛庙村的干部太不作为,那么好的条件,没有为村民做出什么实事,特别是带领大家共同富裕。把他发来的900字稿子扩充成2200字之后,发回给他。

之后,修改微电影,把两个故事去掉一个,加上旁白介绍。写好之后,发给对方。因为收到了零陵宣传部袁忠民寄来的稿费360元,其中有60元是雷荣铃老师的。自己联系李鼎荣请他转交,哪知道他正好在花桥,而且刚去了雷荣铃老师家。自己转给他之后,他说委托他的哥哥弟弟转给雷老师。

中午,做饭菜招呼家里的小皇帝。小女儿很顽皮,吃了饭就出去玩。自己下午在家编写材料。由于很投入,到下午三点半,接到快递公司电话,才想起廖云剑和刘晖曾邀请我下午三点去嘉隆参加广告协会的活动。因为耽误时间太久,只好作罢,心里对廖云剑说声:对不起,请原谅。下午五点二十,去报社取快递,差点吓了一跳:因为寄件人是广东东莞的谢雪碧,收件人是永州日报的雪碧,而电话是我的。我开始揣测: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毒品之类的陷阱?打电话问女儿,才知道是她卖给我的皮带。

今天是三月的最后一天,想起自己即将被拆迁的房子和父母亲的健康及心愿,写十四行诗一首。

晚上,看见王跃文、王惠、杨晓澜等众多文人的微信:文学评论家雷达于3月31日下午去世,享年75岁。

今年对于文艺界特别是文学界来说,真是一个大灾之年,才短短的三个月,就有陕西省作协副主席红柯(2月24日)、谢璞(3月7日)、龚湘海(3月15日)、李敖(3月18日)、洛夫(3月19日)和雷达(3月31日)等名家去世,实在是不祥之兆啊!

自己为雷达写十四行诗一首。

三月,在悲伤中结束。


【作者简介】


杨中瑜,笔名洋中鱼,永州零陵人,毕业于南华函授学院中文系、毛泽东文学院作家班,曾任湖南省文联财富地理杂志社编辑、记者,财富地理文化丛书主编;湖南经济报编辑、记者,《绿色湖南》周刊主编;中国内刊联盟网总经理、总编辑;永州新闻网总编室主任、新闻部主任。


现任永州日报副刊编辑。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永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永州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永州市柳宗元研究学会理事、永州市直书画协会理事。


洋中鱼自幼爱好文学创作,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迄今有300余万字作品问世。作品散见《散文》、《中华散文》、《散文百家》、《美文》、《创作与评论》、《椰城》、《湖南日报》、《广州日报》、《香港文汇报》、《三湘都市报》、《南方都市报》、《燕赵都市报》、《海峡都市报》、《贵州都市报》、《南方周末》、《东方周末》、《重庆青年报》、《安徽青年报》、《青年导报》、《今日女报》、《家庭生活报》、《幸福》、《现代青年》、《新青年》、《台湾湖南文献》等数百种报刊。


有作品被《青年文摘》、《青年博览》、《中外文摘》、《小品文选刊》、《新世纪文学选刊》、《知音文摘》、《家庭文摘报》等近百种报刊转载。


有作品入选《影响当代人阅读的散文经典》、《中华散文百年精华》、《亲情永恒》、《感动中学生的100个故事》、《感悟父爱》、《世界上最爱我的人走了》、《生命能创造奇迹》、《家有河东狮》、《五十年花地精品选小小说卷》、《画图识零陵》、《零陵山水散文选》、《永州当代文学作品选》、《话说沅州》等文集。


著有长篇小说《见习记者》、《陶铸传奇》,散文集《梦的窗帘》、《鱼眼观柳》、《李商隐与永州》,诗集《鱼化石》,新闻作品集《中瑜访谈》、《中瑜访谈零陵文艺家》、《中瑜访谈永州老年书画家》、《潇湘风流》等。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