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

我在香港英皇娱乐驻朝鲜赌场的4年荷官生活(6)

澳门往事 2020-07-31 16:23:35

06


百家乐是一般的客人都能玩的,21点就比较难点,如果够聪明的老手,赢钱的几率是比较大的。21点是6副牌,如果你记性特好,反映够快,可以大概算还有多少大牌小牌,以决定是否该继续要牌,还是等我爆。21点的标准玩法应该是很高雅的,客人应该只做手势不说话,就是投降,要牌,和不要,都通过手势来表达,荷官根据客人手势来操作。


而轮盘想赢钱,光自己聪明还不够,应该荷官来配合你,就是那个打珠的荷官,而2个人都必须是高手,外国有很多和客人串通做论盘的荷官,然后出去分钱。客人要玩的高明,一般最起码要有5年以上的经验,还要特别聪明,荷官通常也要打珠厉害,不能说想打几就打几,但想打哪个区,大概应该准确,或落在该区旁边,并且每把用力均匀。


只要客人守规则,正规赌场不会为难你。但俄罗斯的小赌场有输不起的,客人赢的有把老板赢跑的,国内地下赌场也有的会不守信用,在美国,澳门,和我们那里,当然已经关门,还有船上,只管放心。但是要小心别的客人抢劫,或社会上的人。在朝鲜,赢多了如果客人需要,我们会派保安护送到海关,出关以后就要自己小心了,一般都有兄弟来接的。客人都要现金,有的拎一蛇皮袋子,确实让人眼红。


有个北京客人穿的也不象有钱人,挂个破兜子,可到台子上掏出饼干好多,还是自己单身去的,赢了很多,也是自己拿现金走的,胆子很大,他去了2次都赢了,但以后没再来,这是我印象里最聪明的客人。


但这样的客人是极少的,大客们都是从辉煌到最后破落。


客人间的争斗挺多的,比如借钱不还什么的,但他们进场面没凶器,都会出去解决,只有一次,和龙二哥,有大哥们也叫他小二,他是走私出身,他没忍住,拿椅子砸了客人,两个人轮椅子打了,一般这样会被禁止再进赌场,但二哥我们H小姐喜欢,帅又会调情,所以还是照样进的。


我们H小姐特喜欢帅男和有钱的男的,她专门往这样的男客身边站。帅的玩的很小她也会让人送个咖啡什么的,然后就过去聊了。她经常给我们洗脑,说不要同情客人,不要给他们指路,特别是那些坐庄手特软的,总翻小点的,她有时候会训,什么是不是同情客人啊什么的,说我们的工资是英皇给的,我们要跟公司一条心。


但她自己会经常给大客指路,这也是为了公关吧,她说完压庄,就盯着我们坐庄的说:小X!你这把要开个庄啊!"我们就紧张啊,祈祷出庄,不然H小姐没面子又不好了。


她50多了,但很年轻,身材还是苗条,特别会穿衣服,首饰也非常多,她结婚过,但好象是老公去世了,我们不敢问,反正就是单身了,爱听人叫她美女。她很爱夜生活,跳舞真的有精神,我们年轻人都有点不是对手。连客人都说,你们那H小姐真厉害,在延吉滚石看见她,跳到快凌晨。杨老板对她也可以,有说笑,对我们L先生就不行了。如果H小姐再年轻点就厉害了。


我在去的第二年开始抽烟了,很多女孩子到那里都抽烟了。我特别喜欢躺着抽烟,眯着眼睛,看着烟雾弥漫开,觉得心情是镇定的,思绪会飘远,可以幻想很多。比如自己穿着自己的好看衣服,坐在贵宾厅,深厚站满了马仔,赢了很多钱,看牌喊一声顶,大家就都帮着顶,客人们也都围过来。那是穿休闲好呢?还是穿裙子好?我会矛盾,西西。。。。。。


或者我已经辞职了,走在中国的大城市,可以再谈场轰轰烈烈,死去活来的恋爱,我们搭着肩膀走在大街上,或者对坐着喝着红酒。。。。。。


上班的时候,很多同事讨厌身边坐抽烟的客人,说实话我不讨厌,我们不能听音乐,我喜欢闻不同的烟味。最喜欢一种卷烟,是散的烟丝,据说是很贵的,闻起来好香啊,有点发飘。。。。。。还有我们杨老板抽的那种特别粗的烟,也很香。


在去年秋天,我戒烟了,除非特别不开心的时候会偶尔抽一支。


北京的那个客人比较高有点胖,是玩百家乐,标准北京口音。


放高利贷的赌场都有,但是社会上的人做,赌场自己是不做的。我们那里也是洗码的那帮人在做。如果还不起,人会被扣在朝鲜,可以往家打电话弄钱,还不上是很惨的。缅甸被活埋的那个就是还不上钱的,我们那里没听说这样恶劣的事情。我知道的出人命的,就是一个输光了在桑拿用睡衣带子上吊的,死了,保安的李组长带人去抬的尸体,说样子好吓人的。还有一个就是我在医务室看见的那个撞头的,是在大堂的酒吧台子那里撞的,没撞死,前面有朋友说什么窗子半开撞了又回来,那是看错我的话了,他不是在房间撞的。那人在医务室我正好看见,头上都是血,穿套蓝西服,还用朝语说不想活了,医生忙给他打针什么的。


赢了就不再来的客人是最聪明的。还有一些客人很有意思。常年住在朝鲜,靠赌博吃饭,他们每天在最小的台子,赢几百人民币就不玩了,天天去,不贪桌。有个长春的高校老师,输的当场得了脑血栓,好了后一个手是不能用了,走路也是一小步的挪。后来就呆在朝鲜了。天天脏兮兮的,住不起酒店,他住在海边的以前的金日成别墅,说是别墅,就是一排小平房,50人民币一晚上,里面是朝族炕,他天天自己买豆腐啊什么的吃,我在罗津的小市场看见过


还有个鱿鱼大姐,她是做鱿鱼生意的,又黑又丑,但还是有点钱的,他们在朝鲜做生意的人,也是小赢点就走,但经常去。她身上天天都是鱿鱼的腥味,还特爱坐我们旁边,呵呵。


轮盘我们那里很少客人玩,都不大会。俄罗斯比较流行轮盘。并且女孩子不适合做轮盘,因为轮盘有很多压法,孤丁,半边,四角,单双什么的。有时候客人可能会中好几门,而每门的陪率都不一样,他压的数目也不同,要快速的晒开所有的码,分别算好再加在一起,用专门的手势推给他筹码,轮盘赔码讲究把一块的20个一柱摞起来,一起推给他,如果只拿现金大码给客人,那是丢人的,荷官可能推码不行,多了就不会推了。


高手客人是先让荷官打珠,当珠子在轮盘里旋转的时候,他根据荷官的手势和力道,敏锐的观察盘心,开始在桌面快速下注。轮盘里面数字和台面的数字陈列是完全不同的,高手首先要背下来台面和轮盘里的所有数字,几挨着几,轮盘底的旋转和珠子的旋转是相反的,客人在作出判断后,快速的在台面下注。


一般的客人是不大会的,玩的都是旅游团去的,他们在导游带领下,觉得很新鲜,会去乱压一下。旅游团去了很有意思,他们人都很多,会盯我们看,我们觉得自己好象动物园的老虎,不过里面要是有美男,我们也爱看,不过也没什么指望,知道他们一会就走了,并且通常不会再来。


女孩子算术天生比男孩子差,好象是这样,轮盘太难算,如果去打珠,手要有力,要会用巧力,如果听见珠子碰撞轮盘的清脆声,那荷官水平不行,优秀的会打出类似风一样的声音,怎摸说呢,就是快到一定程度并且稳,看起来象一个白色的圈,而不是一个珠子,这样也可以给客人更多的时间下注,因为行家会要求荷官先打珠,他才下注。并且这样的珠子落下通常会稳,不会乱蹦,使客人的预算落空。


我们那里开始的时候只有几个男孩子会,女孩子一般不教,浪费人力。最好的是一个柬埔寨人,他做了7年轮盘,是高手。他天天在轮盘,有时候坐的快睡了,因为轮盘没什么人去玩,他就坐着享受了,呵呵。


他经常跟我们说,他想让客人赢,客人基本就能赢,我们都以为他是吹牛,但后来我知道,不是。


在我去的那年秋天,我病了,我的眼睛不能再待隐型眼镜,我禁绝不肯带外戴,我是那样的不想盖住我的眼睛。我戴外戴还觉得很晕。L先生在办公室给我一顿狠骂,我哭了。他最后心软,没有开掉我,同意我不戴外戴,调我去边台,因为做百家乐视力必须正常,给我2个月的时间,如果还不能戴隐型,就回家。我就去了轮盘,同事羡慕我说,可以天天去坐了。


但那滋味不好受,一个新人,有什么资格坐,每次场务走来,我都把头低下,场务又会说,抬起头来,困了吗?


于是我发疯的要学轮盘,那个轮盘老大师兄告诉我,学没什么用,不用我们女孩子做,也没什么客人玩。但我还是坚持学打珠了,整整一个班,我就一直打珠,一直站着,这样我才是心安的,开始珠子会经常非出去,打的手指都破了,师傅说,苯的象猪一样。


然后我又抄了赔率,回宿舍去背,师傅没告诉我窍门,我就傻傻的死背。


后来我问师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窍门,他开玩笑说教了你,我吃什么。。。。。。现在想来,我真正的师傅不是他,是那个赌徒。


我在这安静的夜里,听王菲的笑忘书。多年来,我还是喜欢这首歌,把她放进了我的MP3。也许自己是自己最好的情人,不会背叛,不会忘情。


那个秋天他远远的通过安检走过来。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皮肤白的啊,他有点黑,我喜欢同民族的,而他开口第一句说了朝语。他穿一件短风衣,脱下来,我可以看见他脖子上戴了一个东西。他站在我旁边,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道。有30岁左右。


我曾经想过跟他去浪迹天涯,我不在乎他输光所有的钱,就算是我的。我想跟他去俄罗斯,就算他有老婆。我想我曾经是疯了。然而现在我知道,我不会再见到他,我亦不会去找他。


在这个南方城市,我活的很寂寞也很平静,我想过在海边有个大大的木屋,养很多的狗。。。。。。


毫无睡意。


夜里让我觉得灵魂是自由的。


轮盘不是象百家乐的只是95数。轮盘有自己的不同的赔率,比如孤丁赔35倍,半边17倍,如果客人中了孤丁,半边,四角,那就要把3个的数加在一起,一起给客人,分开给是丢人的,说明算的慢或怕错。


他来的那个深秋,是单身一人。师傅赔钱我打珠。那时候我已经去轮盘一个多月,打珠虽然不好,但对付旅游团还是可以的,旅游团只会压个颜色,单双什么的,压的很简单。他第一句话说的朝语,是对师傅说的,意思是打散,并仍来一个大码,感觉师傅不是朝族,改口说了汉语。他始终没有坐,就站在我的旁边,淡淡的香水味弥漫开来,不是一般男人爱撒的古龙水味道,是淡淡的花香,若有还无,让我想起家乡山上漫山遍野的金达莱,我小时候,家在镇上还没到市里,初春的时候,山上都是金达莱一片一片。。。。。。


他清瘦,眼睛不大但眼神锋利,头发不长有打着哩水,人显得非常干净利索。我站在轮盘边,他冲我微微扬了下下巴,我傻傻的不懂他的意思,等着他下注,师傅告诉我,客人是要你打珠。我心里想他怎摸不下就让我打啊?那些旅游的客人都是下了我才打的。


那次我打的很烂,因为他下注的特别和复杂吓到我了,我知道这个客人他很会玩。我打的珠子转不了多久,有时候他根本还没下完,我紧张,手心开始出汗,而师傅给他的筹码我都反应不过来,还没算好,有时候手出汗滑,珠子开没打就掉了,就捡了再打,师傅是个有点糙的人,照样说我猪一样,我尴尬极了,场务没人看这边,因为她们也不会,要是出错看不出还丢人。


他看了我一下,笑了,那笑有无奈也有明白,明白我是个笨鸟,但他什么也没说。他赢了,那天他玩的时间不长,赢了不到一万美金,但在平常没什么客人的轮盘,已经不少了,他运气好象很好,中了几次孤丁,他中了会拿出一些小散码,在轮盘上敲一敲仍在旁边做小费,但我没有喊恭喜发财,只是小声说了谢谢,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我有难为情,和异常的紧张。


他爱抽烟,嘴里叼着烟,烟雾飘起来,眼睛有点眯,两只手玩着20一注的筹码,弄的哗哗响,但当我打起珠子,他眼神忽然很锋利,他下注只用一只手,别的客人是一下一下的拿起筹码放在号上,他是抓起一摞在台面上撒,手非常的速度,下完后边看轮盘边做小小的挪动。从头到尾,他没有跟我说一句话,跟师傅倒是有说话。我心里很自卑,我想他也许根本就不屑于问我什么。


第二天晚上,差不多的时间他又来了,但是场务调了一个比较会点的男生过去换了我,把我换到了最简单的大小。我远远的能看见他,他的背影,有点庆幸自己不用面对那复杂的轮盘了。不过一会儿他就走了,下班后我凑上去问,同事说他输了,还说这人素质差,骂人,嫌珠打的不好。


第三天我接班前,在休息室大家坐沙发上闲聊,上来休息的加班的男同事上来骂,说轮盘那客人老爱骂人,下的还特多,终于混到换班了,还开玩笑让我下去接轮盘小心点。我下去一看,果然还是他。我的心就又紧张起来。那天他开始赢了,后来输回去了,但没有说什么,只摇了下头,开始不下注,把把就下个10块钱随便仍个单双,让我打,但他始终在看我打珠。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怎摸想的,脱口问了句:延吉下雪了吗?


问了我就后悔了。


他一楞,随即答:下过小雪了。你家是延吉的?


当时是11月了,我去了大半年还没回家过,疯狂的想家,在百家乐,人多,也紧张,又不允许,没想过跟客人说话,但这时候,他只下10块,我打完珠就站着发呆,我们聊天了,师傅过后也没说什么,毕竟是男生,不象女同事那样很敏感。虽然我知道不许跟客人来往,但我就是想跟他说话,我们只是一会儿说一句,他就说说家里的天气,还有自己是在俄罗斯做生意的,给我讲了下俄罗斯的样子。


那时候老员工总欺负我,上不了百家乐我又很失落,能有一个人跟我这样说话,我心里有欢喜,在那淡淡的香味里,我忽然就想,就这样站着,不下班也可以的。 然而他却又开始正常下大注了,并且到我下班时候他又赢了,虽然不多,就2000多美金的样子。


后来我知道,在我打珠特别凌乱的时候,他不下注,只下10块观察我有没有价值,当我跟他聊天后,心都没放打珠上,但却因为轻松渐入佳境,居然比较有了规律,比如正打零区,隔一把反手后,下把还是在零区0,36附近。


那天我下班的时候,他跟我说,你打的不错,好好做,以后会打的更好。


他在酒店呆了快10天,我每次上班他都会下来,有时候并不玩,想跟我聊天,往往就把把随便下个10块,呆一会儿就走,他说来朝鲜是有事情的。有时候就正经玩,我特别爱看他下注,那锋利的眼神,和一只手铺码的样子,连师傅都说他玩自己都不觉得累,他很懂。有点熟悉了,我就试着给他赔钱,往往是我还没算出,他倒先说出来,还笑,那样子有调皮。然后师傅就说:猪啊,还要客人告诉你,然后我们3个人都笑。


那是让我十分快乐的日子。他也爱跟师傅切磋,师傅可敢跟客人随便说话,因为他是轮盘老大啊,都给他面子,他除了L先生,谁也不怕,后来特也升了,有时候场务过来看下,他就说:来,算一下,场务就跑掉了,呵呵。师傅跟他有点惺惺相惜的样子,他说他20岁就在俄罗斯开始玩轮盘,玩了9年了,我心里就想,28岁啊。。。。。。师傅也开始狂吹,说自己在泰国做啊,做了多少年啊什么的,还跟他探讨压哪里,他赢了师傅就说小费给多一点,他给了,师傅还要,总嫌少,我在旁边哭笑不得。


那些天他总的来说是赢了,师傅其实也有点吹牛,荷官打的好,也不能绝对打准,不然干脆让亲戚朋友来下好了,只能说基本的发挥好的话,客人脑子也够快,有运气的话赢的几率是很大的。


那些天我上班觉得特别有劲,早早的就起来梳头,认真的化口红,还对着镜子笑,同寝的问我干什么这样高兴。我不说什么,我心里有了秘密。


他告诉我算轮盘有窍门的,问我是不是太着急了算的才慢,还告诉我转盘心用力要均匀,不要太快,打珠不要胳膊太使劲,要手腕和手指用力,要转出象风的声音。


后来他告诉我,他在19岁就开始在俄罗斯做轮盘荷官的,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相信他,我不想怀疑他说的任何一句话。


他走了以后,我很失落。后来我的眼睛好了,继续做我的百家乐。但因为我已经比较会了点轮盘,平常有客人的时候,也经常调我过去,加班的时候,我也经常被安排在轮盘坐,但我宁愿不坐,我拼命的练打珠,我想打出风一样的声音,我不在乎当不当场务,不在乎加班要上12个小时,我心里想着家乡,想着他就在我身边下注,想着有一天他会突然通过安检向我走来,当他听到珠子象风呼啸而过,他该是多摸的欣赏!


然而快过年了,他还是没有来。因为去工作要交给中介公司6000块,前3个月按合同我们也没小费,妈在信里说,半年的假就别休了,还能多赚钱,等一年再回来。我开始憔悴了,我学会了抽烟。当我已经能把珠子打出一点风声,转的象个白圈时,我终于忍不住要求休假了。我想他早已不在记得我了,他也不会知道我的内心对他如此的崇拜和冲动过,一切都都过去了。


然而在延吉的第6天,回朝鲜的前夜,我和女朋友在酒吧遇见了他。当一只手拍了我的肩膀,我回过头去,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刻的感觉,我相信我跟他有缘分,就象他说的,我很旺他,我跟他合财,他有这个感觉。


我没有问过他,是不是真的喜欢过我,我怕他撒谎,又怕他说真话,虽然后来我很想问,但我情愿不知道。我没有说过我爱他,没有说过我是那样想永远跟他在一起,我心里的汹涌他知道吗?还是装作不知道。。。。。。


所以那位喜欢澳门男生的小姐,如果你将来对他真的有诚意。那就多跟他谈谈天气,谈谈他的家乡,不要问他怎样好赢钱,如果他喜欢了你,也许会伤心的,也许会感觉你想跟他交往,是因为他是荷官,你是赌徒。


那一夜我扔开朋友,我们谈到酒吧快关门,第二天我回朝鲜,我心不再凄凉,因为我有了期待。。。。。。


很不好意思,我觉得在这里晒自己的感情其实不大好,我选择了这个时间,你们应该都睡了,我们后来有过继续,在朝鲜苦闷的岁月,他深深的安慰了我。虽然后来他甚至惊动了L先生,使轮盘规则改变,要求他先下荷官才打珠,我心里有过点点不安;虽然后来女孩子们都开始谈论他注意他,让我有自豪也有过酸意,虽然在半夜下班后,我不顾一切的打车跑到罗津去见他却发现原来他吸毒;虽然他说会带我去俄罗斯,会尽快接我走但却突然没了音讯。。。。。。但这些重要吗?


在05年,师傅已经回了柬埔寨,04年就开始分批的培训轮盘员工,我不敢称自己是优秀的。但是当05年那个动荡的风波来临之前,我分明听见了自己手下的珠子象风一样的呼啸,在轮盘上呼啸,也在我的心里。


平壤有赌场,听说是何的。


朝鲜应该就只有我们和那一家。


我们的管理是澳门,香港,马来西亚请的,在05年弄走L先生一帮后,也有2个大陆的管理,就是厦门人,我们叫大小陈。


因为2个先生都姓陈,并且很帅的。小陈是打篮球出身,身材十分挺拔,长才行刀削发,他们来的时候L先生还没走,知道他们是来阴自己的。看小陈的头发不顺眼,命令他去延吉剪了,因为大小陈名义上是L的副职,给小陈气的。


不过小陈先生我们不喜欢,他太傲慢了,天天不认真看场面,就知道跟公关调情,他家里有老婆,还说自己是单身,他俩以前是海王星的,那是很大的船,待遇很好的。他不爱笑,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牙黑,一笑就不帅了。


L先生一帮走后,酒店的那个老总很有手段,没有再让香港任命新的赌场经理,杨老板是比较给他面子的。老总让简小姐和苏先生轮班做老大,一人1个月,大小陈做副职。


大陈先生很厉害,广东话,英语都很好,自己还会闽南话,上班8小时很少休息,一直站着看,并且他对员工很公平,对女孩子也不因美丑而偏心,对工作要求特别严格,但生活中没有架子。但英皇正直肯干的人未必被重用,05年出事后,英皇派小陈上了公主号,大陈却一直在家,后来他生气跳槽了,去了澳门的船。


小衬工作不怎样,但有一点绝对厉害,就是拍马屁一流,酒店那老总对他,就象自己儿子样的好。


简小姐和苏先生快50了,都没结婚,简是据说年轻时候伤了心,她对男生可不好,不象H小姐,苏是太花,延吉还有个女朋友才20岁,还天天跟我们吹牛说女的爱死他了,苏会跳钢管舞,开KTV有秀过,还有点那意思。


我们没提成,任何正规赌场都一样,荷官没提成。其实我们看客人输了也不忍心,再说输了没小费,我们吃什么。但公司是需要客人输的,所以才弄风水啊,换庄啊什么的。


说实话我们也有特别不喜欢的客人,客人喊9,我们就在心里喊公,呵呵,想想也挺过分的,不过有的客人骂人太难听了,输了拿我们撒气,我们其实也理解,但骂的有时候让人受不了,什么苦瓜脸啊,回延吉XX你啊。。。。。。


朝鲜的小孩子最可怜了。朝鲜没看见柳树,满山都是松树。我们那里的都是渔民,渔民很苦,天很冷还下海。有次我看见一个才6,7岁的孩子背个小不点的孩子,穿的少有破,都没穿鞋,天都快黑了,在海边走,肯定是等大人回来吧,那天食堂有鸡腿,我还拿了一个出去给大孩子,他们国家穷,我们看着可怜也是没办法,也不计划生育。


朝鲜男人最讨厌,一个个的大男人主义,随便骂女的。以前有个平壤来的保安组长,狂妄的要命。我们的休息室,他跑去沙发睡觉,他们的休息室没长沙发。我们进去说话,他嫌吵,坐起来用手指着我们十分不屑的骂,意思让我们闭嘴,太吵!我们气的告L先生了,L先生也是无奈,安慰我们说国情不同


朝鲜女的也是挺那个,客人有的常年在罗津做生意,在场面就说过,朝鲜女的拦车,让她上车捎她,就随便怎样都行,是夸张点吧,但朝鲜女人肯定是很没地位的。


小费的问题,还闹过风波。


我们那里是所有员工分百分之55,少数的高管拿45,但我们的55不光是我们荷官的,还要给帐房,上面监控,场面保安,保安拿的是很少,就给一点意思下。


我们是最累的,做一年以上的是拿1。1 ,帐房拿0。8


,监控也是0。8 。就是我们拿110块,他们就是80,但后来他们的老大硬是争取了0。9,他们老大对他们就是好,特别帐房,可以吃零食,听歌,披头发,天天坐着,没有加班,没有罚款,我们就不行了,经常签单,细节特别多,一点毛病就罚,有时候罚完了还没他们赚的多。


05年L先生走后,挺混乱的,其他部门也开始敢追场面的女生了,因为本来不许谈朋友就是L先生定的,H小姐在北京带来那4个女公关,她们的小费很多,就她们几个分,交公司一部分,其他的几个人分掉,然后还来分我们的。


其实她们4个已经影响我们小费了,客人给了她们,就比较不大爱再给我们,也以为我们也分的,当然给到美女手里更舒服了,帐房和监控又争取到1。0,基本跟我们一样了,所以我们开始拒绝要小费来抗议,


客人给了也推回去,因为我们一个月损失几千,高管就是几万,弄的先生们急坏了,场面没一个人喊恭喜发财,客人们都奇怪,大家特别团结。


天天气氛很紧张。


但老总真的很强硬,一个月了也不妥协,天天下来阴着脸看,人家有钱,我们没钱,他是不怕跟我们靠吧,反正最后我们失败了,没办法。


其实客人们在背后也议论我们,我们也知道,都是洗码的传到前台什么的,再从宿舍传我们这里,客人还给我们起绰号,什么灭绝师态,职业杀,四大金刚,这四大金刚是评出的最丑的四个女的,其实也不大丑,主要是胖,有的到了朝鲜特别贪吃,因为闷又没吃的,有人特贪吃,到现在我一见苹果和饼干就烦,就是在那没什么零食,吃这2样太多了。还有萝卜,我们去朝鲜人家买,还差点让狗咬了。


延吉有个比较有名的搞建筑的,姓李,听说女人世界就是他盖的,他玩的其实不错,但每次遇见职业杀发牌他就输,这外号就是他给取的。全场面都知道职业杀就克他,而每次他来了,接班就安排职业杀给他坐庄,每次都被他骂。


后来他也知道了,职业杀的班他尽量少玩,但他那人也挺倔的,04年冬天时候,气的就100,100的下跟职业杀看牌,还是输,不能说把把输,但结束了是没赢过,给他气的直骂苕帚星,那年春节他没回家,30我们开KTV的时候,他跟个洗码的进来了,本来是不许的,但高管都去唱歌呢,他们不爱摇头,他还特意找到职业杀跳,说过了新年了,以后别杀了,不过后来还是不行。


每当场面来了大客,或客人特别多的时候,我总是习惯上去冲一大杯咖啡,因为没有时间慢慢喝,只能冲好了再加一点冷水,这样5分钟的时间,上厕所,喝咖啡都够了。


不过很好,加了冷水的咖啡丝毫不会影响我兴奋,它让我的内心更加的汹涌,我最喜欢在3号台做庄,3号台是每注50美金起,并不大,但3号台有个特别之处,就是只有一个荷官在做。它是一个比较大的半圆的台子,最两边是荷官的侧视极限,荷官既发牌,也要赔钱,并且庄闲不象别的台子那样范围分明,很容易出错。所以新手不会安排这里。


这里是一个任便在做,身后一个员工和一个监场在看,我喜欢做3号台,客人多的时候,他们没有座位的,就都站着,有时候不止站一层,大多是男人,他们抽着烟,烟雾象我喷来,混上咖啡的兴奋,我觉得有点飘。


客人们的眼睛一般不看我,都紧张的盯着牌路,或太面我的手,我的手喜欢涂浅粉的指甲,带一条珠子,一块表,不过是几百块的便宜表,其实我一直想买块好表,但直到最后也没舍得,因为一块好表的钱,能为我家里解决不少事情的。


我喜欢3号台下满注红,站着的客人没位置下,都挤挤的压在线上,当他们赢了的时候,我一个一个的晒开赔给他们,算的非常过瘾,在摞起筹码推给客人的时候,我偶尔也会看下客人,他们的目光是贪婪的,非常兴奋的,


其实对输赢,情绪表现的特别明显的,大多是生意人,可能生意人赚的都是自己的心血钱,挺不容易的。


前面说过的沈阳的那个大家庭,那个三姐,我记得是叫她三姐,到底是老几也不敢十分的肯定,他们家是见过世面的,缅甸,美国都经常去,但输大注的时候,那个三姐仍然是十分焦躁的,她不问身边人,也不问我们压什么,她是个很有主意的人,她的眼睛会死死盯着记录盘,手一伸,深厚洗码的王XX就会马上递来一些泥码,三姐最喜欢王,不光因为他长的好看。主要是特别会来事,非常懂她的心意。


她会手不停的摆弄筹码,紧张的准备拍下大注捞回来,她一般只说;杀死我了,杀死我了。。。。。。


还有个长春的李公子,他一起来的朋友都这样叫他,他年纪也有30多了,但穿的非常花哨,很敢穿,每次我们开牌,他都会叫,想吓我们,把我们的点儿叫小,他每次一输钱,那神情暗淡的好象一下子老了一样,他不骂我们,但会对着台子骂X你妈啊!而当官的客人,比较起来就不会那样明显的。


当官的,远处的我们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官,吉林省的一般就都知道了。他们相对来是或,穿的很低调普通。都是爱才换西装衬衫,印象里就XX市交警对队长穿的比较时尚,不过他长的真难看,大鼻子小眼睛,高个子,脸上有坑,人也非常色,他经常带一对女孩子去,那2个女孩子长的有点象,都爱穿黑色,发型身材几乎差不多,他自己说是延边艺校的学生,


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学生啊什么的,前面提到的那个大客基则自己也说过,女孩子过了18他就不喜欢了,嫌老。。。。。。无语。 不过这个交警队长也太那个了,听说他是跟2个小姑娘睡一个房间啊。


长春那个知名的国企的老总,玩的是很大的,蔡毫文实在比不了他。那家企业在全国也是有点名气的。他拍饼干输了,有时候还笑呢,他1000的筹码用码盘装。


他们来有的是去2号台。记者偷拍,却不知道有个2号台吧,那才是真正大客玩的地方。它不在场面,表面是一个酒吧,就是客人要的咖啡什么的,招待从那个门端出来,但它其实是贵宾房,当大客进去后,闲杂客人是不让进的,外面根本看不到。那见屋子里面有点阴冷,光很强,上面监控一刻不会离开,其实监控是扫描的,不是每个地方都盯的过来,但对重要的地方,是一分钟不会忽视。


有的客人喜欢安静,特别是做官的,所以选择去2号,但也有的大客喜欢在1号,因为1号感觉比较舒服,2号有点阴的感觉,他们也喜欢热闹,赢的时候客人都跑去看,羡慕的要命,马仔们也全是讨好的笑容,格外殷勤,大家都帮着吹顶,声势也压过我们,他们喜欢,呵呵,再说很多做生意的,人家玩的大有钱,那钱是自己赚的,也不怕什么的,还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玩的大呢。


有的当官的不去,可老婆去。女人做了官太太,悠闲啊。XX市公安局长的老婆,个子很矮,短头发,擦很红的口红,她运气不行,经常输,但还是几天就一次。还有XX市最知名的医院,院长老婆,那女人很有魄力,听说她自己也有做生意,在韩国也做过。她很敢下,输了也不象别的女人那样酸脸,她老公很斯文,戴个眼镜,都40多了,还总用怜爱的目光看她,他老公经常陪她来,但自己从没玩过,特别宠她,我们都挺羡慕的,女人做到这样,也是有福气了。


最小的注可以下10美金,甚至有人没钱了就搭注,把几块搭在别人的注上,因为不够10快不能下,输到那样的人很可怜,不管刚来的时候多有钱,后来讨好别人搭注的很多,但我们也不会太鄙视,因为他可能很快就赢起来,吉林市的李老三,社会上的人也许知道他,40多吧,个子不高,他就曾经用10块钱打,一夜的时间供到1万多美金,这成了很多小客人的兴奋剂


我见过的本钱少赢的最多的,就是珲春一个姓金的,他用5000人民币的本钱,赢了130万美金,那天客人们都围满了,如果有珲春的客人应该会知道这个事情。他是做小生意的,朝族,没什么钱,但是命运跟他开了玩笑。那天是我的班,我在5号台赔钱,做庄的就是那个职业杀,她是我们排名前三位的,手气特硬,我们接班的时候,金已经赢了,那是刚过中午,他已经要走了,我们下去就听同事说他的神话。他的筹码已经换现金了,装个黄兜子里。


因为有的客人还在贪玩,要等他们导游才能走,所以他也特意留点散码小玩。但是在我们接班的40分钟后,他输的一个角子都没了,真的,珲春洗码的都知道这件事。他开始输了那点散码后不甘心,因为他一把也没赢我们,他就叫洗码的帮他换了点大码,后来输的失去了理智,把把推饼干,那130万要输太容易了,他最后那把把2个小角仍上去,我说,对不起,角子不能投注,他表情僵硬,身后洗码的帮他拿下来的。 晚上听说他在珲春住院了,应该是后悔吧,因为本来他已经发财了的。


还有延吉什么花园的老板,我忘记那个名字了,我见到他是05年,但听说他在开业的第一年就输光了。这人个子很矮,发型有点象李小龙那样的,他够厉害的,听说他在第一年输了那个什么花园,跑到广东去捞钱,05年他卷土重来,赢了上千万。不过他不听劝,就是不收手,最后破产了,我们1号台的青皮树就是他来了开始摆的,以前没有。我被他骂哭过,很多人被他骂哭过,他是客人里最能骂的,不光骂,还比化着打,他专门坐在庄旁边,我们一翻大了,他的手就扬起来,没真打过,我想他还有理智,毕竟那是朝鲜,但我们受不了啊,他还爱操烟灰缸比化,烟灰撒下来,真是。。。。。。


他能骂人直骂祖坟,什么坑人鬼啊,很多,一直骂,他在我们特别不爱去。不过后来洗码的说,他自己说的其实不是真想骂我们,他只是觉得给我们骂的害怕,我们手气就差了,赌博让他的理智都乱了,最后我们看他瘦的有点脱相,挺吓人的。




Copyright © 香港腕表价格交流群@2017